•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76章 彻底的裸官
  • 正文 第1376章 彻底的裸官

    作品:《少年医仙

        现在这些白道的人,都是一个德行:没骨气!

        用刑的手段基本上都是刚开始进行,这些人直接就招了,连挑战刑具的勇气都没有,认罪的认罪,坦白的坦白。这让秦朗猛非常好奇,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那些纪检人员就搞不定呢?

        认罪完毕,审讯完毕之后,对于这些人,秦朗采取了跟以往截然不同的处置方式。以前在平川省,秦朗处置这类人,雷霆万钧,毫不留情。而现在,秦朗只是审讯了这些人,并且对一些人稍微地用刑了,但是秦朗只是象征xing地干掉了几个罪大恶极的白道人物,至于其他人,秦朗审讯完毕,做好记录之后,就将这些人放回去了。

        这倒不是秦朗忽然发善心了,而是在目前的状况下,这样的解决方法可能是最好的。如果秦朗直接像在平川省那样搞,恐怕云海省军政系统都要来一次大换血,这么一来,难免会引起动荡,毕竟平川省是华夏腹地,而云海省却是靠近边境线,任何大动作都可能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另外,葆老爷子和闫上将也希望秦朗用“温和”一点的方式解决问题,所以葆老爷子才对秦朗说,对付黑.道上的人,可以如同“烈火烹油”,而对付军政系统的上的人,最好是“chun风化雨”的方式。

        诚然,这些黑白勾结的人死有余辜,但是一杀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可能引发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将这些人放掉,比杀掉他们对秦朗更加有利。

        为何?

        这些人虽然被秦朗放走了,但是每个人的罪证和“认罪书”都在秦朗手中握着,所以从今往后,他们都要在战战兢兢地状态下工作生活,更加倒霉的是,他们身上的油水都被秦朗的人给榨干了,无论是他们的保险库还是秘密银行帐户,乃至他们的秘密资产和海外帐户,都已经落入了秦朗的手中。没办法啊,秦朗培训出来的这些“特殊人才”当中,有好几个就是善于催眠和jing神潜入的,略施手段,就可以让这些人乖乖地将心头的秘密吐露出来。

        可以说,被秦朗放出去的官员,都变成了真正的“裸.官”。

        数十年的积蓄,都被秦朗榨干了,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帐户、资产,都落入了秦朗手中,现在他们当真是裸到地了。以后,就算是秦朗不威胁他们,他们自己都会活在yin影和压力之中,时刻担心被纪检部门带走。

        至于一些人询问秦朗的来历,秦朗和他手下的人,都亲切地告诉这些人:“我们是华夏ji委的人。”

        既然替华夏ji委的人做了事情,虽然不能从他们拿到工钱,但至少做好事应该留名吧。

        至于那些被审查过的白道人物,他们以后是否会抑郁,是否会自杀,这个跟秦朗有鸟的事情。

        反正,秦朗现在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云海省太平了。

        黑白两道,现在都平静了。

        江湖势力,也归于平静了。

        效果已经达到了,现在秦朗应该换一个地方了。

        不过,在秦朗换地方之前,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秦先生,你应该在云海省吧?我们找个地方见见面吧。”电话是方红月打来的,这女人还是一贯地jing明,但是却没有之前的咄咄逼人了。

        看在这女人如此配合的份上,秦朗决定去跟她见一面,地点就让这女人自己选择了,免得她以为秦朗在算计她。

        两人见面的地方,在昆城的海逸天酒店。不过,不是在酒店房间,而是在酒店的屋顶上面。

        此时,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多了。

        秦朗从楼梯走上屋顶,故意喘着气道:“我说方大捕头,碰个头而已,爬这么高,你不觉得累么?”

        “你这么装,不累么?”方红月反问了一句,然后将一坛酒抛给了秦朗。

        秦朗用手点开泥封,然后隔空吸了一口酒,忍不住赞道:“这可以真正的窖藏好酒!谢了!~”

        “不用谢我,这个是我从段家山庄弄来的。”方红月淡淡地说。段家山庄,江湖上也称“断剑山庄”,算是云海省赫赫有名的江湖势力了,而且有数百年的历史了。

        看来,方红月应该是去段家山庄找了麻烦。

        “酒是好酒。不过,段家山庄的人,应该未必是好人吧?否则的话,方大捕头怎么会去找他们麻烦。”秦朗嘿嘿笑道。

        “这几个省份黑.帮的动荡,跟你有关?”方红月眉毛一挑道。

        “怎么可能呢?”秦朗还是一副嬉皮笑脸地样子。

        “哼!如果跟你没关系,你怎么会在这里?”方红月应该是猜测到跟秦朗有关系,不过她没有实际的证据罢了。

        “我来这里,不过是看热闹而已。”秦朗道,“难道方捕头不让我来这里看热闹?不过话说,最近方捕头的名气很盛啊!”

        “你要是来看热闹的才怪了。”方红月冷哼一声,“虽然我没有十足把握,但是我觉得这些事情一定是你搞出来的,也只有你,才有这样的本事!”

        “你可真是太抬举我了。”秦朗平静地说,“关键是,你觉得现在的局面不好么?黑白两道都安分了,各司其责了。对了,这次你们六扇门也借机立威了,这可是皆大欢喜,难道不好么?”

        秦朗这么一说,方红月也就没话说了,的确无论这事是否是秦朗做的,但是这一次做得真的很不错,将各方面的利益都平衡到了,就算是六扇门方面,也是无话可说的。方红月不得不承认,秦朗这家伙做事越来越深沉,越来越成熟了,此人的确是江湖上新崛起的一个“狠辣人物”。

        “这两天,有些白道上的人消失了,这个不是你做的吧?”方红月道,“侠以武犯禁的事情,你们毒宗最好也别做。”

        “这些事情,跟我稍微有点关系,不过跟毒宗没任何关系,侠以武犯禁的事情,是你们六扇门的禁忌,我可不想触霉头——这个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秦朗将那个“杀人本本”递给了方红月,她作为六扇门的高层人士,应该知道这东西的用途。

        果不其然,方红月眼睛一亮:“上面的人,竟然如此信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