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33章 风骚的猪蹄
  • 正文 第1333章 风骚的猪蹄

    作品:《少年医仙

        开什么玩笑?

        任美丽听到秦朗竟然要给自己的父亲送一只“红烧猪蹄”当礼物,这简直就是荒唐至极。

        迎着任美丽那试图杀掉自己的目光,秦朗只能笑着解释说:“送猪蹄,这可是吉祥如意的事情,从古到今都是有祝福的寓意在其中。在古代,猪蹄,就是‘朱提’的意思,古代金榜题名,就会用朱sè的笔在举人的名字上画圈,所以送猪蹄就寓意‘金榜题名’,后来在民间猪蹄有了另外一种寓意,猪和祝同音,蹄和‘体’同音,所以猪蹄就是‘祝体’,乃是祝福身体健康的意思。所以说,送猪蹄绝对是好事情,这绝对是好礼物!”

        “我管你那猪蹄是什么来头,反正就是不准送!你送什么猪蹄,跟个‘哈儿’似的!”任美丽大概是觉得送猪蹄土鳖到极点了,所以坚持不准秦朗送这么土的礼物,甚至她急得连土话都用上了。

        丑女婿第一次上门,就送未来老丈人“红烧猪蹄”,而且还只是一只猪蹄,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且不说丢人不丢人,反正任美丽觉得自己恐怕是没脸上街去了。这行的极品事情,如果是传出去,恐怕都能上八卦头条了。

        “我说美丽同学,送礼物的事情,你就不要cāo心了。古人都说了,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何况我送的可不止是鹅毛,而是猪蹄呢。”

        “我懒得跟你说,我不想理你了。”热美丽嘟着嘴,懒得理会秦朗了。

        不讲道理,这原本就是女人的天赋特权。

        “那你说,我应该送什么礼物去?”秦朗问到。

        “什么礼物都可以!惟独猪蹄子不行!”任美丽气呼呼地说,“你是不是脑袋被猪蹄子给踢了,所以才会有这样愚蠢的主意呢?”

        秦朗真心觉得冤枉,只能接着说道:“再去买别的礼物,都是浪费东西——要不然这样好了,我可以向你保证,保证你老爹一定会喜欢我送的礼物,如何?”

        “你怎么保证?你拿什么保证?”任美丽依然不肯相信。

        不过,前来迎接的老鹤已经出现了,并且告诉秦朗和任美丽,任无法和胡千蝶夫妻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这也就意味着秦朗和任美丽根本没有时间去选购礼物了,秦朗呵呵笑道:“看来没时间去挑礼物了。老鹤,麻烦你来接我们。”

        任美丽哼了一声,直接坐上副驾驶位置,似乎懒得理秦朗了。

        老鹤觉得秦朗和任美丽似乎闹别扭了,于是向秦朗道:“姑爷,您这是欺负美丽小姐了?”

        “怎么可能呢。”秦朗笑了笑,“就是选礼物的事情,我准备送给任伯伯猪蹄子,但是你家小姐认为这个礼物太土鳖了。”

        “呵,送猪蹄,这是送祝福的意思啊。”老鹤笑道,“这也不错啊。宗主和妇人都不是常人,他们自然不会喜欢那些世俗的礼物。”

        “听见没有?听到没有?”秦朗向任美丽道,“连人家老鹤都说了,送猪蹄就是送祝福,自动了吧?”

        “知道你个头!反正我就是不高兴!”任美丽看来是准备将不讲理的情况进行到底了。

        秦朗当然不会跟任美丽生气,况且他知道任无法肯定会对这一只红烧“猪蹄子”感兴趣的。这可不是因为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而是秦朗送的礼物,当真算是一份大礼。

        在渝城市临江的一座中式庄园里面,秦朗和任美丽见到了已经在这里等候的任无法和胡千蝶。

        除了任无法和胡千蝶之外,今天这里没有任何外人。

        当然,老鹤是不算外人的。

        送上茶水之后,连老鹤也离开了客厅。

        秦朗用一个锦盒装着的红烧“猪蹄子”送到了胡千蝶面前。

        “小秦,来就来吧,还送什么礼物呢。”胡千蝶笑着接过礼物。

        “里面就一只红烧猪蹄子而已!”任美丽哼了一声,“他可真是会送人礼物!”

        “猪蹄子?”胡千蝶也不禁诧异,不过随后笑道,“礼到就好了,送什么都不重要,我们又不是那些俗人。”

        “打开看看吧。”任美丽纯粹是要给秦朗作对,主动上前打开了盒子,结果发现这盒子里面还真是一只“猪蹄子”,而且还是烧过的猪蹄子,她简直就要崩溃了,但这时候她却听见了任无法和胡千蝶几乎同时发出的惊讶声。

        任美丽知道,自己的父母一向都是非常镇定的,颇有几分泰山压顶面不改sè的气势,作为魔宗的宗主和夫人,自然是有很广的见识和很好的定力,但是现在居然会发出惊叹声,这可就相当不简单了。

        难道说,秦朗这家伙送的“猪蹄子”是宝贝么?

        任美丽再度将注意力放在这一只“猪蹄子”上面,不过此时她才留意到这不是真正的猪蹄子,而只是像猪蹄子的某种东西,任美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蹄子,但是她并不认为一只蹄子就真的有多少价值。

        不过,理智却在告诉任美丽,这一只“猪蹄子”的确是非同小可,否则她的父母不可能如此失态的。

        “小秦,这……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胡千蝶忍不住问了一句,随后她似乎察觉到这一句话有些不妥,于是接着又说了一句,“小秦,阿姨有些失态了,我们不是关心这东西从何而来,而是想要知道,你还能弄到这种东西么?”

        胡千蝶可是有一颗玲珑心的女人,她知道先前的那一句话可能会引起秦朗的误会,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其是涉及到重大利益的秘密,自然更是不能轻易吐露的。

        而对于任无法和魔宗来说,秦朗的秘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双方之间是否能够在这件事情上受益,胡千蝶可不能让秦朗认为魔宗有吃独食的想法。

        “阿姨,您不用紧张,我知道您的意思。”秦朗笑了笑,“这东西是我偶然中得到的。不过,貌似我已经知道了如何弄到更多的这类东西,所以毒宗和魔宗之间,肯定会有更加深度的合作的。”

        “说了这么多,这个‘猪蹄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啊?”任美丽显得极其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