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27章 和尚出来了
  • 正文 第1327章 和尚出来了

    作品:《少年医仙

        “什么?小秦……她……她是你的未婚妻?”

        陶妈妈的表情简直如同是五雷轰顶一样,在她的心目当中,帅气多金出手好豪迈地秦朗简直就是她心中当中最理想的乘龙快婿了,也是她的梦想和骄傲,但是忽然听见一个“未婚妻”,对陶妈妈来说简直不啻晴天霹雳。

        秦朗赶忙用jing神力给任美丽“交流”了一番,然后说道:“阿姨,她给你开玩笑呢,这位是我的表妹——任美丽。她就在这个学校上学呢,还是个中学生,怎么可能是我未婚妻。”

        “噢,是这样啊,把阿姨给吓了一跳呢。”陶妈妈松了一口气,然后向秦朗道,“小秦,没事过来多玩玩啊,阿姨给你做点好吃的,我看你最近都瘦了……”

        “好的,多谢阿姨,我和表妹准备去一趟渝城市,那就改天再见了。”秦朗好不容易蒙混过关,可不想节外生枝了。

        “好,既然你们有事情,那就赶忙去做事。”陶妈妈挥手跟秦朗告别。

        秦朗带着任美丽溜之大吉。

        上车之后,秦朗才向任美丽道:“我得感谢你刚才的‘不杀之恩’了。”

        “哼!说得自己挺可怜的,结果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惹下的风流债。”任美丽哼了一声,“况且,我也是实事求是嘛,我本来就是你未婚妻。虽然你认识陶老师在先,但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未来老婆,你知道?”

        “我知道。”秦朗哄着任美丽道,“所以,我现在不是对你很好么?我不仅关心你的学习,而且还关心你的生活,关心你的感情……”

        “感情你成我爸了?”任美丽道。

        “我比你爸还关心你。”

        “哈哈!~”任美丽大笑起来,心头的一点不快霎那间烟消云散。

        秦朗心头暗叹一声,以为这下应该是万事大吉了。

        不过,秦朗显然是低估了陶妈妈的智慧,就在秦朗和任美丽离开不久,陶妈妈来到了任美丽学校门口的保卫室旁边,里面的保安立即凶神恶煞地问她干嘛,并且告诉她现在是上课时间,家长一律不能进去。

        陶妈妈早有准备,递进去一包软中华,顿时那小保安就喜笑颜开了,这时候陶妈妈就问这小保安:“刚才从学校出来的那位小姑娘,你认识不?知道接她的男生跟她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就不清楚了。不过,刚才那小姑娘出来的时候叫他‘老公’,我看应该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小保安抽着烟说道,随后又加了一句,“对了,他们还抱着一起了。”

        “什么!他竟然敢骗老娘——”

        陶妈妈当即怒不可谒,但是很快她又自言自语地说,“不行啊!我要是找他兴师问罪的话,他和香儿的事情肯定就黄了。唉,这小子毕竟是亿万富翁啊,他的公司都成了平川省的明星企业……不行,这事不能直接闹翻,否则那些姐妹们不得看我笑话啊。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让她们都羡慕的金龟婿,可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是啊,现在的有钱人,尤其是男人,那都不是三心二意的么?最重要的是让香儿早点跟他结婚,锁定他的一部分资产就好……嗯,对的,这才是最正确的抉择,能够到手的好处才是最可靠的。何况,这小丫头才多大年纪,跟我们家香儿比起来,这身段就是硬伤……”

        陶妈妈这会儿心头有些郁闷,但是郁闷之后,她很快就找到了自认为最合适的解决办法,她决定看在资产的份上,对秦朗的行为进行一些额外的宽恕,同时决定向自己的女儿保密,催促女儿早点跟秦朗确立关系。毕竟,现在女儿跟这请小子还没有正式确定关系,的确没有理由干涉秦小子的生活。

        就在陶妈妈左右为难的时候,秦朗和任美丽已经到了火车站,乘坐火车前往渝城市解决问题。

        上了火车不久,一个戴着帽子穿着一声灰衬衣的中年男人无声无息地走了过来,坐在了秦朗和任美丽对面,平静地问了一句:“敢问是‘独一无二’门下的秦先生?”

        这是正宗的“江湖切口”,所谓“独一无二”,“独字一门”,说的就是毒宗,因为在江湖上用毒的,毒宗自然就是独一无二的,在江湖通天塔之中,“一”字辈就是“宗”之辈。

        “正是。”秦朗点头说,“阁下是‘福’字一门的?”

        对方点了点头,将帽子微微向上提了一下,露出了半个光头和几个戒疤,表明了身份之后,对方继续向秦朗道:“既然秦宗主已经知道我的来历,我也就不多说了,本人佛宗净尘,这是佛宗给两位的礼物。”

        净尘所谓的礼物,就是两张车票——返程的车票,从渝城市到安蓉市。

        “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任美丽向这个净尘和尚道。

        “他想让我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秦朗道,“这是要我们不要插手渝城市的江湖格局。”

        “秦先生果然是聪明人。”净尘和尚道,“久闻毒宗宗主年轻有为,果然是名不虚传,既然秦先生如此知进退,小僧也就不打扰秦宗主了。”

        “等等——”

        净尘和尚正准备离开,却被秦朗给阻止了,“和尚,你误会了。我虽然知道你的用意,但是这两张车票,我却不能收。”

        净尘和尚脸sè一沉:“秦宗主,识时务者为俊杰!毒宗现在已经是平川省江湖道之首了,难道还不满意?”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知道为何堂堂的佛宗会对渝城市的hei帮势力感兴趣,你们是高高在上的神佛,居然会对江湖通天塔最下层有兴趣,这个好像不太符合逻辑。”秦朗平静地问道。

        “没错,我们佛宗不仅仅是江湖通天塔的最上层,而且算是最上层的塔尖了。既然我们是塔尖上的存在,当然就拥有对通天塔的绝对掌控,无论是最上层还是最下层,都必须要在我们的完全掌控之下。在我们看来,毒宗的势力只能在平川省境内发展,而不能超出这个范围。所以,这两张车票,还是请两位收好。否则的话,当心搭不上回去的车了。”净尘和尚的语气当中,已经流露出浓烈的威胁意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