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92章 白衣女子
  • 正文 第1292章 白衣女子

    作品:《少年医仙

        峨眉秀色甲天下。

        秀的是山,美的是水。

        即便是初夏的天气,从山间流淌下来的水也是有些冰冷的。

        这里不属于峨眉派山景区,而是峨眉众多没有开发的群山之一,山林中有一条溪流缓缓流淌穿过,这一条溪流是前方瀑布冲击形成的。

        在溪流的旁边的石头上,坐着一个长发白衣女子,这女子的脸色也很苍白,此时她看着溪水发愣,一脸愁容,不知道在想在什么。

        就在这时候,溪流的上流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水流飘了过来。

        白衣女子扭过头,目光落在水中漂浮之物上面,顿时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几个纵跃,落在了那漂浮之物旁边,只见溪水之中竟然是一具“尸体”,白衣女子苍白的脸多出了几分惊讶和担忧,她慌忙将手摸在了这“尸体”的脖子处,终于她的脸上的紧张渐渐消失,因为她感受到了一点点微弱却有力的脉搏。

        毫无疑问,这一具“尸体”还没死,依然还保留着强大的生机,尽管其身上有很多伤,甚至连身体皮肤都被泡得发白了。

        白衣女子将这个人身上的残破衣服剥掉了,然后将其挪到了树林边上,那里有一座简易的小石屋,似乎这白衣女子临时的落脚处。

        ***

        秦朗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一堆干草中,这里是一个很简陋的石头屋子,这样的情形就像是他刚被人“强.J”了似的。不过,秦朗相信自己没有被爆.ju,因为就算是基佬也不会喜欢虫妖这样的人。

        满身都是伤,这是跟那金袍道士决战时留下的。虽然秦朗用“金蝉脱壳”的办法从金袍道士手中逃脱,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金袍道士全力的一击可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而且爆气丹虽然为秦朗提供了保命的力量,但是他也为之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秦朗用“龟二”的命逃过一劫,让其成为金袍道士泄愤的目标,而秦朗则以诸天黑暗轮回观想法封闭了自身气息和力量,沉入了山间的水流之中,因为受伤很重,所以秦朗干脆服用了一枚龟息丹,打算用“龟息”的方式来迅速恢复自己的伤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要想办法恢复元气,又要避开金袍道士的感应,秦朗就只能让自己处于龟息状态,将身体的状况降低到最弱的状态。

        现在,秦朗的身体逐渐恢复了生机,龟息丸的效果也过去了。他相信那位金袍道士应该认为他已经逃离了峨眉山,所以现在他的处境应该不会很危险。

        只是,是谁将他放在这里的呢?

        远处,脚步声逐渐响了起来。

        秦朗闭上了眼睛,重新将自己伪装成龟息的状态。

        一个白衣女子出现在秦朗的精神感应之中,他能感应到这个女子对他没有什么敌意,但是这个女子给他的感觉有些陌生,又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熟悉。

        “难道我曾经认识她?”秦朗有些纳闷,却没有出声。

        白衣女子看着秦朗,丝毫不避讳他的赤.裸之身,开始将疗伤的药物涂抹在秦朗身上,她的手有些凉,但是却很温柔,似乎害怕弄疼秦朗的伤口。

        在她小心而温柔的手掌抚摸下,秦朗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因为她也算是秦朗的恩人了,但秦朗却还在占人家便宜。

        既然卑鄙了,当然要卑鄙到底。

        秦朗一直坚持到这白衣女子给他的身体抹完了药,又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秦朗才装着醒来的样子,低声向这白衣女子道:“咦……我这是在哪里?你……你是谁?”

        “你醒了。”白衣女子看着秦朗,无论秦朗是清醒还是昏迷,她看秦朗的裸身似乎都是一样,“看来你的伤势恢复得不错,或者明天一早就可以离开这里。”

        “是姑娘救了我?多谢了。”秦朗向白衣女子道。

        “不用谢。”白衣女子道,“我自己不想看你死而已,所以你不欠我什么。”

        “这女子真是奇怪。”秦朗心想,莫非此人是峨眉派的人不成?如果她真是峨眉派的人,那该怎么办呢?他之前还想着将峨眉派彻底摧毁呢。

        “请问姑娘也是江湖中人么?”秦朗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我不是峨眉派的人。”白衣女子似乎猜到了秦朗的怀疑,“我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大家萍水相逢,我心情好顺便救了你一下,仅此而已。”

        白衣女子轻描淡写地说,但秦朗总觉得她是故意如此说。

        不过,既然对方不说,秦朗也就不好问。

        白衣女子的话不多,秦朗和她之间似乎没什么交流,这女子似乎对什么都冷冷清清的。

        秦朗的伤势还在恢复中,不过这一次受伤实在太重了,所以短时间恐怕是难以完全恢复,最重要的是不能在这里恢复,否则引起天地灵气的强烈波动,恐怕就会给他自己带来麻烦。

        就这样,秦朗呆到了第二天早上,这期间跟这白衣女子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十句,不过秦朗总觉得这女子对自己看似乎无情却有情,好像流露出那么一点点关心的意思,但旋即秦朗又觉得自己是在幻想,他现在的身份可是虫妖,哪个女人会对虫妖有兴趣呢?何况,这白衣女子的容貌和身材都是很好,让秦朗想到了《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然而小龙女终究是喜欢杨过那样的帅哥,而不会喜欢一个“臭虫”一样的虫妖,也许人家对他只是一种怜悯。

        别把怜悯当喜欢,这是很多男人都容易犯的通病。

        秦朗很快冷静下来,挨到了第二天早上之后,这女子丢给秦朗一套衣服,然后说道:“后会有期了。”

        “请问恩人姑娘高姓大名?”秦朗总还是希望日后有机会报答人家。

        白衣女子却是一个不留名的雷锋,直接转身走出了石头屋子,然后消失在树林之中了。

        秦朗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心说莫非自己太丑了,将人家吓得名字都不留了,穿上了衣服之后,秦朗开始下山。

        下山途中,秦朗却感觉到那白衣女子似乎还在留意他,看样子她依然在关注秦朗的安危,直到秦朗完全离开,白衣女子的精神力才完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