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61章 陶若香的烦恼
  • 正文 第1261章 陶若香的烦恼

    作品:《少年医仙

        “美女,算个命,看个相吧……”

        下班的时候,神情疲惫的陶若香走在街头,一个摆摊算命的人向她招揽生意。对于这些算命看相的把戏,陶若香从来都不怎么相信。不过,那看相的江湖术士却继续道,“美女,我看你红鸾星动,最近应该有姻缘喜事啊……”

        “喜你个头!”陶若香心头哼了一声,暗想自己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还狗.屁的红鸾星动。

        不过,这个念头刚起,陶若香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按下了接听键,里面立即传来一个声音:“死丫头,你死哪里去了?……不是跟你说六点相亲么……”

        这电话是陶若香的母亲打来的,是准备逼陶若香去相亲了。

        “看来这个江湖术士还真是能算?”陶若香心想,但是却看到那江湖术士又在忽悠别的女生,用的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台词。

        陶若香直接无语,知道这江湖术士只是“缺牙齿咬跳蚤——碰巧了”。不过,对于什么相亲的事情,陶若香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果断地回绝:“老妈,这事你就别操心了——”

        “不行!这事我非操心不可!”

        “我已经有男友了,不知道你着什么急呢。”陶若香只能用这样的招式了。

        “有男友了?又骗我是不是?”

        “真的,不开玩笑。”

        “行啊,你不是有男友了么,叫你男友过来啊!就在福记餐厅,反正你老妈连位置都给预定好了,现在退都来不及了,我倒是要看看你男友是怎么一回事!”这一次陶妈妈显然是动真格的了。

        陶若香无奈,如果是别的人,她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对于自己的老妈,陶若香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陶妈妈烦人的本事实在是一流,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得到解决的话,她就会一直不停地拿这事烦扰你,直到你受不了为止。当时陶若香大学毕业的时候,本想直接考入警察系统的,就是因为老妈的“紧箍咒”给念的,所以陶若香真的很怕自己的这个老妈。

        这件事情看来是躲不过了,陶若香知道必须要找人顶缸了,首先想到的就是秦朗。没办法了,陶若香发现自己现在唯一能够信任的男生就是他了,虽然她也不知道秦朗究竟什么地方值得信赖。

        接到了陶若香的电话,秦朗二话不说直接就答应了,这样的事情秦朗自然是要答应啊,要是不答应才是傻蛋了。

        “对了,伯母喜欢什么东西,第一次见面我总得送点礼物吧?”秦朗这家伙可是打蛇随棍上,连“伯母”都用上了。其实,秦朗同学也早就想跟陶若香把关系更进一步了,只不过“陶老师”好像有心结,以至于秦朗同学一直未能成功,两人的关系依然是处于很“微妙”地状态。现在,对于秦朗来说可是一个机会,一个大好机会。

        “行了,你就是一个‘托儿’而已,别那么认真。”

        “不认真不行啊。”秦朗用严肃地口气说,“就算是做‘托儿’,也要专业一点才行吧?要不然被伯母的火眼金睛给看穿了,那可就很不妙了,以后她还得逼你相亲不是。”

        “好吧,那你自己考虑。其实,我妈喜欢什么呢?她就是个特俗的女人,我看她就喜欢钱和金银珠宝什么的!”陶若香用半开玩笑地语气向秦朗道,“所以,如果你是土豪,她肯定会很喜欢的。”

        “那就很简单啊。”秦朗笑道,“我知道怎么讨好未来的丈母娘了——你在哪里,我这就去接你。”

        “你真来啊?”

        “这不是废话么!”

        “……”

        陶若香挂了电话,就在街边上等秦朗过来。

        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跑车在陶若香旁边停了下来,里面有人冲着她道:“美女,上车。”

        陶若香还以为是哪个花花公子呢,一看里面坐着的是秦朗,于是上了车,然后向秦朗道:“你还真是准备扮演土豪了?”

        “只要丈母娘喜欢就行,别说是装土豪了,就算是装土匪都没有关系。怎样,我这派头还行吧?”秦朗向陶若香道。

        陶若香打量了一下秦朗,这货果然是一身名牌休闲服,再加上跑车,怎么看都都像是土豪中的土豪了。看来,要蒙她的老妈应该是不成问题了。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秦朗和陶若香赶到了福记餐厅,随后将车停在了餐厅旁边的街边停车位上。

        下车的时候,秦朗从车后面拿出一束玫瑰,递给了陶若香:“做戏就要做像一点了。”

        陶若香点头,接过玫瑰花,双双走入了餐厅。

        到了二楼的包间,推开门,陶若香顿时诧异了:因为包间里面可不止陶妈妈一个人,还有她姑妈、姨妈们,另外还有她不认识的,一共八个人。

        这下好了,加上秦朗和陶若香,直接凑一整桌了。

        陶若香还没有进来,一个陌生地女人忽地就站了起来,很不高兴地向陶妈妈说:“陶太太,这是怎么回事?你家千斤这是准备脚踏两只船么?陈哲,我们走了!”

        毫无疑问,这女人和那个叫陈哲的人,应该就是今天陶妈妈要宴请的人,那个叫陈哲的家伙,自然就是今天陶若香相亲的对象了。

        秦朗仔细留意了一下自己的“情敌”,发现这家伙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看年龄应该三十来岁,不过应该是那种“社会精英”层面的人物了。而且,这个陈哲应付场面的手段显然比她老妈更加精明,他看到陶若香的面目之后,脸上的怒气很快就消失了,反而笑着安抚自己的母亲:“妈,你别生气,我想陶夫人也应该不知道情况。没关系,现在社会追女生都是公平竞争,只要女未嫁、男未娶,都是有机会的,对吧陶夫人?”

        “哎呀,是啊,小陈就是会说话。”陶妈妈笑着回应,然后狠狠地瞪了陶若香一眼,认为陶若香是故意跟她作对。这个陈哲是陶妈妈物色出来的对象,今年三十二岁,已经是安蓉市政府机关的正科级干部了,听说下一步马上可能升为副处级,政治前途很大的。而且,家庭背景也不错,资产比较丰厚。

        陶妈妈又看了一下秦朗,感觉就不怎么靠谱了,觉得这小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成功人士,八成都是女儿叫来顶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