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57章 和六扇门谈判
  • 正文 第1257章 和六扇门谈判

    作品:《少年医仙

        化龙丹、天地灵根丹,这可都是能够提升潜能、激发天赋的丹药,秦朗之所以给方红月两枚灵丹,也不仅仅是因为避开方红月。如果存心要躲避的话,秦朗还是有办法可以避开方红月的,只不过他知道这女人的个性,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还是直接用灵丹打发算了。

        方红月这个女人,肯定是有来历的,因为这个女人修行是不缺少灵丹的,但是她应该没有化龙丹和天地灵根丹的,秦朗给她这两枚灵丹,就是希望她能够好自为之。这女人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是她身上没有其他六扇门中人的那种腐朽和堕落,因此还不算是完全不可救药。秦朗用了两枚灵丹,就是希望能够“挽救”她,免得这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来找他的麻烦。

        在秦朗看来,这两枚灵丹最差的效果也能让方红月短时间之内不来烦躁她了,毕竟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方红月既然接了这两枚灵丹,那么总会起一些效果的。而最好的结果是什么呢?最好的结果,这就不是秦朗所能够预料的了,他只能尽力地将结果变好,因为秦朗也是江湖中人,而作为江湖中人的他,也是不想真的和六扇门为敌的。

        刚刚撇开了方红月,秦朗接到了蔡飞的电话,说是六扇门的一位大佬到了平川省,希望跟秦朗尽快约定见面地方。

        能够解决问题的人总算是来了,秦朗如此心想。不过,问题会演变成哪样,秦朗却一点把握都没有。

        六扇门或者已经腐朽了,堕落了,但是六扇门的实力依然是很强大的。如果可能的话,秦朗并不想和六扇门之间开战,并非害怕,而是毫无意义。

        和六扇门那位大佬见面的地方订在安蓉市郊外的“林江水乡”,这里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农家乐,平日这里总是非常热闹的,但是今天却是异常地清静,清静得连蝉鸣声都如此清晰。

        这里没有别的人,只有蔡飞引路,带着秦朗前往“林江水乡”的柳树林边上的一个草庐,在那里有一个老头子等着秦朗。

        人到了,蔡飞立即退走,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秦朗走进草庐,向老头子行了一个江湖礼,随后坐在了老头子对面,不过秦朗刚坐下,顿时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威压席卷而来,秦朗知道这是对方的下马威,主要是看看他有没有资格跟人家平起平坐。

        但秦朗坐得很稳,四平八稳,甚至连脸色都没有一点变化。

        那一股精神力威压消失,很显然对方认为秦朗有资格跟他一谈,“本人熊天豪。秦宗主,果然年轻有为。”

        “原来是熊前辈,失敬失敬。”该有的客套话还是要说几句的。

        客套话说了,开场酒也喝了,接下来就是谈正事了,熊天豪向秦朗道:“秦宗主,我的来意想必你也知道一些了,傅名将的事情,你应该给我们六扇门一个交待的。”

        “当然。”秦朗取出了一个手机,里面响起了傅名将的声音,“作为你藐视徐供奉和我的代价,我会夺走你的武魂,好让你以后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等到录音播放完毕了,秦朗才平静地说:“这是一场公平地赌斗,仅此而已。至于傅名将的武魂,这也是他失去的赌注,这就是我跟六扇门的交代。”

        语气很平静,但是却没有一点,嗯,没有半点示弱。

        因为今时今日的秦朗,已经不需要向人示弱了。

        纵然是六扇门也不行!

        熊天豪向秦朗道:“这就是你给六扇门的答复么?”

        “是的。”秦朗寸步不让,“既然是公平赌斗,当然是愿赌服输,傅名将输了他赌注,我如果不取的话,岂不是显得我这个毒宗宗主太弱了。熊前辈,就事论事,难道你觉得这件事情我处理得不对么?”

        “年青人就是年青人,咄咄逼人啊。”熊天豪并未回答秦朗的问题,而是接着说,“六扇门的江湖地位,我这老头子就算是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傅名将和你之间,虽然是公平赌斗,但这事牵扯到了六扇门了,事情可就没这么简单了。如果你不给我们一个交待的话,江湖中人会怎么看我们六扇门?”

        “怎么看?”秦朗淡淡一笑,“关于这个问题,之前我跟方红月捕头说过,现在的六扇门在江湖人眼中,早已经不是那个公平正义、人人敬畏的六扇门了,而只是一个堕落**的官僚机构而已。”

        “住口!”熊天豪冷哼一声,连他面前的酒杯都忽然炸裂了,“秦朗,你可想好了,莫非你们毒宗真的要跟六扇门为敌?”

        “关于这个,我一点都不操心,因为毒宗以前就和江湖正派还有你们六扇门是仇家。现在,如果能化敌为友当然大家都好,但如果六扇门非要继续跟我们敌对的话,我们毒宗也不会退缩的。”秦朗果然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

        “很好!很好!”熊天豪冷笑道,“我今天来这里,本想给你和毒宗一个机会的,但是没想到秦宗主如此狂妄,莫非真的不将我们六扇门放在眼中了?”

        “我觉得真正狂妄的不是我,恰恰是六扇门吧。傅名将的事情,刚才你也清楚了,可以说这都是他自找的。杀手界有一句话,叫做杀人者恒杀之,傅名将的悲剧源自他自己。还有,傅名将私自对付我们毒宗的人,这一点也让我很不爽!熊前辈,我只是希望我们毒宗和六扇门之间,能够像你我现在这样,公平对话,仅此而已。”

        “公平对话?”熊天豪似乎觉得听见了一句很好笑的话,“毒宗,凭什么能够跟六扇门公平对话?六扇门,可是江湖的执法者,而你们毒宗只是被执法的对象,这需要公平么?”

        “如果熊前辈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话,那我们就没必要继续谈下去了。”秦朗道。

        “是啊,也许真的没必要谈下去了。”熊天豪道,“不过,从你离开这个草庐开始,所有毒宗的人,都将变成六扇门的通缉犯。怎样,你现在要准备离开了么?”

        “我要炸了这草庐!”

        随着秦朗一声怒喝,周身气势爆开,整个草庐轰然倒塌,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