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46章 清理干净
  • 正文 第1246章 清理干净

    作品:《少年医仙

        解释不清楚了,这根本就沒办法解释了。

        曹云涵很显然已经认定这些手下背叛了自己,虽然平时这些人对他都表现得忠心耿耿地,但是根据他的政治经验,他知道这些人之中沒有谁是真正值得信任的,只是他沒想到这些人竟然敢集体背叛他。

        滴滴,~

        这时候,曹云涵的手机响了起來,接完了这个电话,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的目光已经带着了怨恨,他看着众人道:“很好,你们真的很好啊,果然是在整老子的材料,还直接送到了司令跟前,娘希匹,谁能告诉我这事究竟是谁整的,赶紧给老子回答,否则的话,回头老子肯定会好好‘照顾’他的,快说吧,这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

        与此同时,秦朗在洛海川的引领下去见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安蓉市军区的司令员,也是这个军区的大老板,这人名叫汤一山,洛海川之所以让秦朗去见汤一山,那是因为秦朗这一次要搞的动静实在太大了,所以有必要跟汤一山告知一下。

        之前那个电话,就是汤一山给曹云涵打的。

        汤一山和曹云涵并非一个派系的人,也就是汤一山并非属于“郭派”,但是汤一山和曹云涵的私交却不错,两人都算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得知秦朗和洛海川要搞曹云涵这些人,汤一山其实并不太高兴,虽然汤一山并不高兴,但是考虑到秦朗手中的“尚方宝剑”,汤一山还是选择了跟秦朗站在一条战线上,这倒不是因为汤一山给秦朗面子,而是汤一山要跟最高首长保持高度一致。

        “不管怎么说,我不希望事态扩大化。”汤一山道,“和谐稳定胜过一切,秦先生,虽然你有权这么做,但我还是希望将影响力降到最低,另外,纵然他们都违法乱纪了,我还是希望他们得到公正的判决。”

        “当然,判决是非常公正的。”秦朗点了点头,将那些人“坦白”的材料和洛海川收集的证据一并递给了汤一山。

        汤一山看了这些材料之后,他只能用四个字來形容:“触目惊心。”

        几十年的朋友了,汤一山现在才知道原來曹云涵竟然搞了那么多目无法纪的事情,而且还在军队中拉帮结派敛财,数目庞大难以估计,几只是这些已查证的证据,就足够汤一山死几回了。

        不过,根据法律判定的话,汤一山多半不会死,因为这也算是一种潜规则了,官位到了一定程度,纵然是犯案累累,也不会被判定为死刑的,而是无期徒刑,这大概也算是华夏官员的一种福利了,至于这种福利是否真的很爽,那就不是小老百姓能够猜测到的了。

        “果然是死有余辜啊。”片刻之后,汤一山才发出一声由衷地感叹。

        不过秦朗沒有被汤一山的感慨而打动,因为他觉得汤一山也未必就底子干净,但现在双方是同一阵营,那就沒必要继续深究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清理“郭派”的人,汤一山还是可以利用的人。

        虽然秦朗完全有能耐轻松地搞掉曹云涵,但是太暴力的话影响不太好,而且也会影响安蓉市军方的安定,所以真正的处置方法,应该是化于无形之中,否则接下來清理官场上的“郭派”人员会有些麻烦,主要是担心这些家伙会提前得知消息跑路,那就会让秦朗浪费不少时间。

        如何化于无形。

        那就是狗咬狗。

        曹云涵现在已经认定那几个人出卖了他,现在他正处于极度愤怒乃至疯狂的状态,所以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就算是他能忍住不动手,别人也会动手的。

        现在,汤一山已经下令让人去逮捕曹云涵和他手下的一帮人了。

        不过,这并非是汤一山的主意,而是秦朗的主意,他是要最后激化曹云涵一帮人之间的怒火,点燃一根毁灭的导火索。

        汤一山派去的人到了秘密会议室的时候,里面的情况已经是剑拔弩张了,任凭其余人如何解释,曹云涵都认定这些人背叛了他,所以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干掉这些家伙,当然,曹云涵也就是吓唬吓唬这些人罢了,真要干掉这些人,他肯定不会亲自动手的,现在,曹云涵只想知道幕后指使的人是谁,只有用弄清楚了幕后之人,他才能想到对策。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汤一山派來的纪检干部來了,并且宣布了汤一山的命令,希望在座的人都放下武器接受调查。

        “曹云涵,你这个王八蛋,竟然勾引我老婆,我他妈崩了你。”

        就在这时候,其中一个人怒吼一声,对着曹云涵就开枪了,也许是因为太过愤怒,竟然沒有击中曹云涵的要害,所以曹云涵也开枪了,顿时这房间里面陷入了一阵乱枪之中。

        那位可怜的纪检干部还算是聪明,赶忙伏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枪声停歇,曹云涵等人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赶紧救援。”纪检干部从地上爬起來,冲着外面的士兵高声叫道。

        当汤一山赶到军区医院的时候,曹云涵已经死了,一群人就剩下两个活着的,不过这两人身上也挨了不少子弹,大概也是终生残废了。

        “怎么回事。”汤一山沉着脸问道。

        “他们互相开枪打的。”那位纪检干部将当时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尤其是说到导火索是因为曹云涵勾引下属的妻子。

        事情线索好像很清楚了,汤一山心头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现在事情的真相变成了曹云涵自己后院失火,跟自己下属干起來了,完全跟他沒什么关系,不会让人以为是他汤一山故意搞派系斗争,免得安蓉市军区的其他军官整天战战兢兢。

        但是仔细一想,汤一山却觉得这其中的玄虚实在太多了,他甚至觉得这可能就是洛海川和那个叫秦朗的小子一手搞出來的,事情的导火索只是调查了两个后勤部的蛀虫而已,本來算不上什么大事情,但是这家伙顺藤摸瓜地曹云涵一帮人给弄出來了,而且还搞得他们互相残杀,这其中的手段可真是不简单呢。

        “无论如何,还是尽量不要去得罪这小子。”此时汤一山心头已经有了一个想法,这小子不仅有“尚方宝剑”,而且心狠手辣,的确不好惹,但是,这种人的确很适合做“侩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