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15 魔种
  • 正文 第1215 魔种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的精神力修行已经到了极其高深的境界,而且还有得天独厚的第二精神世界,但即便如此,秦朗也未能找到潜伏他体内的魔种,如果不是这个信息出自任无法的口中,秦朗恐怕都要认为自己身上根本沒有魔种了。

        在这件事情上,秦朗相信任无法是不会骗他的,魔种必然就在他的身上,只是不知道以何种形式、在他身体何处隐藏起來了。

        秦朗以装死骗过了魔气,自以为聪明,但是魔物却更是狡诈,魔气虽然消失,却在秦朗体内留下了毫无痕迹的魔种,一旦秦朗放松戒备,这魔种恐怕就会在不知不觉之中成长起來,掠夺秦朗的身体和灵魂。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丹灵小和尚还是任无法都帮不了秦朗,因为谁都知道“魔”的可怕,但是谁都不知道“魔”究竟为何物。

        秦朗已经见识到了“魔”的可怕,因为他是借助“魔”的力量才重创了天元道士,但是得到这种力量之后,马上就轮到他付出代价了。

        魔种,魔种究竟藏在哪里。

        秦朗的精神力一遍一遍地搜寻着自身,心如明镜的微妙境界更是反映着身体四周的一切变化,奈何却始终无法找到这所谓的魔种。

        但秦朗不是一个喜欢认输的人,虽然他的精神力无法将这魔种找出來,但是秦朗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引蛇出洞。

        秦朗试着将一点点灵气聚集在左手的小拇指的指尖上,让他的左手好像出现了一点点生机,既然魔种的感应十分敏锐,秦朗相信它一定会感应到这一点生机的,当魔宗寂灭、蛰伏的时候,秦朗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但是当魔种开始移动的时候,那情况大概就不一样了。

        秦朗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左手上,左手的一切动静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但遗憾的是,他依然沒有察觉到魔种的出现,不过,他的左手手指出现了变化,指尖上的一点点灵气和生机,顷刻间就变成了魔气,。

        魔种果然出现了。

        而且这魔种吸纳了灵气和生机,便迅速壮大起來,甚至还有进一步向秦朗身体蔓延的趋势。

        不过秦朗引蛇出洞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怎么会再给这魔种任何机会,全部的死气向着左手小拇指逼了过去,同一时间一道罡气从右手发出,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斩向左手小拇指。

        啪。

        秦朗左手小拇指应声落地,但是就在落地的瞬间,强烈的魔气从这小指头上面喷薄而出,似乎魔种已经察觉到了上当,因此疯狂地想要从这一截小拇指上逃走,但秦朗沒有给它任何机会,直接将其卷入了万毒囊之中。

        做完这一切,秦朗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壮士断腕,很好。”任无法的声音再度在秦朗耳边响了起來,他似乎对秦朗的处理方法很满意。

        “多谢任伯伯给我护法,不过,我只是断指,而不是断腕。”秦朗这厮居然还笑得出來。

        “一切小心,我走了。”任无法说了这话就消失了,至始至终,这位魔宗的宗主都沒有亲自现身。

        确信任无法走了,秦朗也就下山了。

        离开的时候,中岳峰已经是满目疮痍了。

        上一次秦朗和老毒物來这里的时候,小岳峰被毁了,后來新闻说是山洪暴发,这一次,秦朗将中岳峰搞得一片狼藉,却不知道新闻又该如何评论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秦朗关心的事情,他真正关心的是他的小拇指什么时候才能接上去。

        今天跟天元道士这一战,天元道士先是损失了一条手臂,随后又被任无法直接给干掉了,而秦朗只是损失了一根小指头,怎么算起來秦朗好像都是赚了,但是,“赚”了的秦朗,却一点都不开心。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秦朗一共才十根手指头,这一下就丢失了一根,能不心痛么,何况,他又不是壁虎,断了一根自己就能长上去,也只有丐帮的洪七公,才喜欢做九指神丐,不过,洪七公是断自己的手指头,但是今天他的徒子徒孙为了要钱,却专门断别人的手指头,当真是禽兽不如。

        “老大,你的那手指头就别惦记了,不过就是一根手指头而已,算不了什么的。”丹灵小和尚一边安慰秦朗,一边提醒秦朗再也不要管万毒囊中的那一根小指头了,因为那东西就是祸害的源头。

        在丹灵小和尚看來,秦朗少一根手指头不会影响他的修为境界的,但是如果因为一根手指头将魔种从新给“激活”的话,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放心,暂时我不会将这根手指头接上的,不过,这手指头上的魔种,终究有一天还是要为我所用的。”秦朗自信慢慢地说。

        “老大,这个想法你还是放弃吧。”丹灵小和尚苦口婆心地说,“入魔有多么恐怖,你已经尝试过了,难道你还想尝试一下么。”

        “说实话,入魔的确是很恐怖的事情,但是也的确可以获取到难以想象的力量。”秦朗实事求是地说。

        “老大,很多人就是因为抱着你这样的想法,最终都变成了魔物的傀儡。”丹灵小和尚道,“追求力量有很多渠道,但是入魔是绝对绝对不能考虑的渠道。”

        “其实我也想入魔,只是,这该死的‘魔’既然坑了我一把,我如果不把它坑得死去活來的话,我心里面这口气就咽不下去。”这才是秦朗的实话,今天差一点就被魔种给阴了,最后还是“壮士断指”才躲过一劫,想想都觉得窝囊。

        丹灵小和尚知道秦朗是一个犟脾气,所以这会儿也就懒得劝了,反而提醒他另外一件重要事情:“老大,我觉得你应该考虑另外一个问題了,天元道士已经死了,虫妖如果还活着的话,好像不对劲啊,这事你怎么考虑的。”

        “虫妖,暂时不能出现了。”秦朗道,“虫妖必须要消失一段时间,当然,沒有人会认为虫妖可以斩杀天元道士,也沒有人会想到天元道士最后死在魔宗的宗主手中,所以,虫妖需要消失一段时间,至于别的事情,就让神道宗的人去瞎猜吧。”

        “那你以什么身份出现呢。”虫妖问道。

        “我自己。”秦朗道,“不能做虫妖了,我就做自己,,秦朗。”

        “但是,你不担心术宗的人、影子部队的人找你麻烦,对了,还有佛宗和道教的人呢。”丹灵小和尚提醒秦朗道。

        “今天晚上的事情让我明白了一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况且现在时机也比较合适了,我是应该做回自己了。”秦朗似乎已经有了新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