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99 并非灵石
  • 正文 第1199 并非灵石

    作品:《少年医仙

        嗖,嗖。

        已经变成两半的圣痕甲虫,竟然从地上蹦了起來,向着秦朗发动了进攻,这家伙居然还要做垂死的挣扎。

        百足之虫,果然是死而不僵。

        只是,这一只圣痕甲虫就算是异变了,也根本不是秦朗的对手,何况它还已经被秦朗斩成了两半。

        秦朗伸出手,如同闪电一样将这只圣痕甲虫的“尸体”抓在手中,红莲业火在秦朗手中熊熊燃烧,这只圣痕甲虫的尸体彻底被火化掉了。

        啪。

        圣痕甲虫的尸体变成了粉末,但意外的是居然有东西从其尸体上落下。

        “居然还有东西沒有烧坏。”秦朗不禁有些诧异,虽然红莲业火只烧了片刻,但是在秦朗看來不应该有任何东西留下才对。

        很诡异啊。

        秦朗圣痕甲虫尸体中掉下來的东西捡了起來,发现竟然是绿豆大小的一小块晶石,纯黑色的晶石,乍一看,就如同是黑色的钻石,但实际上却并未如此,因为这小小地石头上面,竟然释放着浓烈的邪恶和黑暗气息,浑然不像是这个世界应该存在的东西。

        秦朗将这小小地晶石收入了万毒囊中,他知道这东西相当不简单,不过是绿豆大小的一点晶石,居然将他的圣痕甲虫变成了狂暴虫子,完全不听指挥,这就足以说明情况地严重性了。

        这东西,肯定不是什么灵石。

        在弄懂这东西的來历之前,秦朗决定暂时不去开采这下面的矿石,不管它是否是灵石,这东西都感觉有些恐怖。

        秦朗去了训练基地的实验室,在实验室当中,段长野还在研究外面那些礁岩的结构,此时他已经有了一些结果,看到秦朗进入实验室,有些激动地迎上來说道:“阴先生,这礁岩上面有残留的辐射物,这些辐射物的构成跟灵石矿四周的岩石成分非常类似,所以我现在可以肯定下面肯定是有灵石矿的。”

        “段先生,先不要激动太早了,我这里有东西给你看看。”秦朗将之前得到的那一小颗黑色晶石取了出來。

        段长野一见到这黑色晶石,顿时感觉到他的注意力都被这晶石给吸引过去,甚至心头忽地升出了一种很可怕的念头:“他竟然想要将这一小粒黑色晶石占为己有。”

        “阴先生……这东西太邪门了。”段长野好歹是武玄境界,精神力和意志都比普通人强了很多,关键时刻总算是把持住了,他赶忙扭过头,然后向秦朗说了刚才的感觉。

        “什么,你说这晶石居然在诱惑你。”秦朗听了段长野的话感到十分地诧异。

        石头不过是死物而已,居然可以诱惑人,难道这石头可以让人产生幻觉。

        秦朗觉得段长野的这个想法有些可笑,但是很快他就觉得一点都不可笑了,因为秦朗想到了之前的那些圣痕甲虫互相拼斗的场景,看來段长野说得沒错,这黑色晶石的确是邪门,或者真的可能会诱惑人。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秦朗道,“这就是礁岩下面的东西。”

        “什么,礁岩下面不是灵石么。”段长野似乎不相信秦朗的判断。

        “我也希望是灵石,不过可惜下面不是灵石,而是这种鬼东西。”秦朗自嘲地笑了笑,“知道这是什么不。”

        段长野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这东西很邪门,如果下面真的是这种东西的话,我建议阴先生你暂时不要去开采这东西了。”

        对于未知的东西,是应该保持一些敬畏之心的,段长野是这么认为的。

        “放心,在弄清楚这东西的來历之前,我是不会去开采它的。”秦朗向段长野道,如果段长野也认识这东西,那么谁认识呢。

        “主人,我想起來了,你弄到的那东西不是灵石,而是魔石。”这时候,丹灵小和尚的声音再度响了起來。

        这家伙要是不说话,秦朗有时候都会忘记它的存在了。

        不过听这家伙的语气,它好像是认识这东西的。

        “请仔细跟我解释解释。”秦朗向丹灵小和尚道。

        “主人,魔石,简单來说就是魔气形成的结晶;灵石,是灵脉中的灵气形成的结晶。”丹灵小和尚的解释很简单明了。

        作为修行者,都应该知道天地间存在很多种元气,比如天地灵气,比如地煞之气,比如尸煞之气等等,不过天地间的很多元气都是以天地灵气为依托、为主宰的,但是有一种元气,跟天地灵气却是截然不同的东西,这一种元气就是魔气。

        万物分阴阳,有灵气可以让人神清气爽、延年益寿;就有魔气使人狂爆、残忍,嗜血疯狂。

        魔气,也是修行者不能沾染的东西,一旦被魔气入体,轻则走火入魔、功力全废;重则为邪魔寄生,变成完全失去人性的魔物。

        其实,别说是人不能沾染了,就算是其他东西沾染了魔气,也会变成魔物的,比如之前那些圣痕甲虫,在沾染了魔气之后,就变成了那样子。

        “靠,这岂不是说明这东西完全沒用处。”秦朗不禁有些郁闷,之前说好的灵石呢,都跑哪里去了,原本是好处多多的灵石,忽然间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魔石,谁的心情能好呢。

        “也不是完全沒用处。”丹灵小和尚渐渐地说,“主人您可以用这东西害人啊,既然魔气可以让很多修行者疯狂,那么你完全可以将它当成一种毒药,在关键时刻指不定这东西可以将你的对手变成疯子呢。”

        “毒药。”秦朗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忽然间就对这所谓的魔石产生了兴趣,对于很多武者來说,毒药就是闻之色变地东西,但是对于秦朗來说,毒药却如同是补药,并且还是毒宗的根本所在,因此,对于很多人來说毫无用处的东西,或则对秦朗來说却是好东西。

        “我说老大,你又在打这魔石的主意了。”丹灵小和尚道,“不过老大,您千万别打魔石的主意,虽然这东西的确是蕴藏着强大的力量,但这种力量根本不是我们能掌控的,在修真界之中,曾经也有一些天纵奇才,自以为可以掌控魔石带來的力量,但最后往往都是饮恨而终了,魔石就是魔石,这是恶魔才能掌控的力量,根本不是修行者可以窥觊的。”

        “噢,难道魔宗的人也不能运用魔石的力量。”秦朗忽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