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89 杀人和救人
  • 正文 第1189 杀人和救人

    作品:《少年医仙

        杀与不杀,只在一念之间。

        按照秦朗最初的计划,他是准备斩杀段长野的,但是现在他却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且准备救治段长野的女儿段雪宁。

        有时候秦朗不得不自嘲一下,也许正如唐三所说,,他不是一个真正的杀手,因为杀手是不能有仁慈之心的。

        有得就有失,这个世界本來就很少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段长野想要让女儿健康,那么段家就必须做出一些牺牲,如果段长野不愿意牺牲最后一点家族利益的话,那么他对女儿的爱也就谈不上真诚了。

        答应秦朗的条件,那么段家可能会陷入危险之中。

        犹豫了一阵,权衡了一阵之后,段长野答应了秦朗的要求:“虽然理智告诉我,答应你的条件可能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但是我的直觉认为,你应该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因为我相信你不会伤害雪宁的。”

        段长野答应了条件,随后秦朗和他一同返回段家。

        之前在段家的那位身穿长衫的“仙长”已经离开了,从段长野口中,秦朗推测出这个长衫人应该是來自修真界的,每隔十年时间,这个长衫人就会出现,然后从段家这里拿走灵石,而段家可以得到一些普通的灵药,以及一些黄金。

        到了段家,按照秦朗的指点,段长野开始清除在段家大宅院四周的风水灵石,取走了这些风水灵石之后,被段家截断的灵脉就会得到疏通、疏散。

        段长野找人开挖大宅院的地基,自然是引起了段家宅院其余人的关注,尤其是段家嫡系的人,更是反对段长野的行动,认为段长野是“听信谗言”,正在干糊涂的事情。

        “二哥,你疯了么,为什么开挖地基。”反应最强烈的就是段长野的三弟段长兴,段长兴认为段家现在虽然是有些气运衰落,但毕竟这里还是一方风水宝地,应该很快就可以重新振兴起來的,但如果动了老宅的风水,那恐怕段家就彻底完蛋了。

        “三弟,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段家的风水已经坏了,如果不及时扭转的话,我们整个家族都沒了,你仔细想想看,我们兄弟四个,谁生了一个儿子,谁有一个活着的儿子,哪一个后代是健健康康的。”段长野悲痛地说。

        “二哥,我就说你疯了。”段长兴接着说,“你是想儿子想疯了吧,但是你想过沒有,只要我们有钱,只要我们还安全,儿子的事情很好解决的,现在不是有试管婴儿么,有代孕么,实在不行花钱雇佣十几个女人,难道还给你生不出一个儿子來么。”

        “这根本就不关儿子的事情。”段长野怒吼道,“段家要完蛋了,懂吗,别以为还能坐吃山空,别以为还能不劳而获,让开,别挡着我干正事。”

        “这事不能这么干。”段长兴挡在了段长野前面,然后向另外的段家嫡系说道,“你们看到沒有,我二哥已经疯了,作为段家的一家之主,他已经不合格了,现在,你们需要做一个决定,不能让他继续当家主了,。”

        砰。

        段长兴话还沒说完,就被段长野一脚给踹飞了,段长野向趴在地上的段长兴道:“就算是我段长野不够资格做家主,也轮不到你。”

        “三弟是不配,那个这个大哥呢。”

        这时候,另外一个不和谐地声音响了起來,这声音的主人就是段长野的大哥段长天。

        “大哥,这时候你也要來蹚浑水。”段长野的印象当中,大哥段长天一直都是一个老成稳重的人,并且对家族的权利沒什么兴趣,沒想到这个时候段长天居然也会跳出來发难。

        “我蹚浑水。”段长天长笑一声,“二弟,这些年你是做家主做得习惯了,所以你都忘记了这个位置本來应该是我的,但是当年就因为父亲偏心于你,所以原本属于我的位置就给你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对家主位置沒兴趣么,因为我不敢有兴趣,当年老爷子手段狠毒,为了让你坐稳家主的位置,那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來的,不过幸好,老爷子现在已经沒了,否则一定会被你现在干的事情给活活气死的,自毁根基,不知道你怎么会想出这么愚蠢的事情。”

        “自毁根基。”段长野高声冷笑,“我这是破而后立,作为段家的后代,难道你们自己沒有感到我们段家已经一代不如一代了么,如果继续困守在这里,最后等待我们的就是灭亡,今天,我按照高人的吩咐重新更改了风水,一切都还可以重新再來。”

        “高人,什么高人,这里哪有什么高人。”

        段长天用目光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秦朗身上,“你说的高人,就是这个毛头小子,为了一个毛头小子的话,你就要毁了段家的根基,你果然是疯了,,段家的人听着,你们好好听听,这就是你们的家主说出來的疯话,段长野,看來你真的疯了,你的确不合适再做段家的家主了,你走吧,你可以离开这里,但是我们要跟段家共存亡。”

        毫无疑问,段长天的提议得到了段家嫡系的认同,这些人都已经养尊处优习惯了,他们害怕任何变化,不想轻易抛弃现在养尊处优的日子。

        苦日子,可以磨砺一个人的意志;而好日子,却能消磨一个人的意志。

        段长野知道沒办法了,段家的其余人是不会认同他这个家主的地位了,他现在已经被成功地夺权了,如果是别的家主,这个时候一定会奋力反抗和镇压的,但是段长野已经沒有了任何雄心壮志,他只能选择放弃,选择离开段家,至于其他人的死活,家族的兴盛,忽然间他都沒有任何兴趣了。

        最大的心死莫过于背叛,段长野本以为凭借以前对家族的贡献,怎么也能得到这些兄弟、叔伯们的认同,想不到这些人对他沒有半点感激之意,反而对他心怀愤恨,对于这样的家族,对于这样的家人,段长野认为已经沒有必要考虑他们的生死存亡了。

        段长野果断地选择放弃,这倒是让段长兴、段长天等人有些诧异,本來他们还准备了后手的,现在看起來似乎都用不上了。

        就在当天,段长野带着妻子和女儿离开了段家的宅院,住到了安蓉市的宾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