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66 理想高于一切
  • 正文 第1166 理想高于一切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才放我离开这里。”

        陶若香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在这个“杀手训练营”呆久了之后,她就想回到她的正常生活中去了,不过,她要离开这里,首先就要过秦朗这一关,如果秦朗不想让她离开,她就根本沒有办法离开这里,毕竟,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出入的地方。

        “老实说,我可不想放你离开这里。”秦朗道,“无论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还是为了我个人的私心,我都不想你离开这里。”

        “我都快被你训练成职业杀手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陶若香开玩笑道,“你不会真的想把我变成杀手吧,我可告诉你,当杀手绝对不在我的理想范畴之中。”

        “我倒是巴不得你做杀手,其实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做杀手同样也能干正义的事业,比如我现在,已经开始暗中将那些汉奸、卖国贼的名单加入杀手平台之中,这些人虽然逃避了法律的制裁,不过他们终将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代价的,要不,你可以考虑來执行这些任务。”

        “我知道你做的事情未必是合法的,但是能坚持正义就行,不过,我还是喜欢做刑警,我破案不是为了抓人、杀人,而是为了追求破解案情的过程。”陶若香笑道,“总之,本姑娘是有追求的人,还有大好的前程等着我呢,我可不想做地下职业的一员,不过呢,在你这里我真的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以后我要是成为了刑警头头的话,倒是可以把这些训练方法用上。”

        “嗯,你这么有上进心、又有天赋,肯定能成为刑警头头的。”秦朗道,“不过,如果你想返回工作岗位的话,以后就必须万分小心了,虽然我会派毒奴暗中保护你,不过我不能保证可以为你化解所有的危险。”

        “哪有人能完全掌控一切,你又不是神,不过,我们都是在危急中成长、成熟起來的,每个人有自己选择的路,既然选择了,就要坚定地走下去。”陶若香说着,然后直视着秦朗,“对了,你刚才说你个人对我有私心,是什么私心。”

        “我对你的私心,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秦朗笑着说道,但是很快笑容消失,表情变得有些深情,“香香姐,我对你的想法,在七中的时候就已经是昭然若揭了,只是你为了要做一个遵德守礼的好老师,才一再狠心地拒绝我,这让我很受伤啊。”

        “受个头的伤,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感情生活不知道多嗨皮呢,连以前的班长洛滨,都被你这小子给糟蹋了吧。”陶若香瞪了秦朗一眼。

        “糟蹋,香香姐你这个词语用得不准确吧,我和洛滨之间那也是纯正的、两小无猜的爱情,怎么能说是糟蹋呢。”秦朗辩驳道。

        “因为你是一个花心萝卜,洛滨做了你的女友,那就相当于被你糟蹋了,对了,何况你还有一个未婚妻不是。”陶若香开始翻秦朗的旧账了。

        “什么未婚妻,那都是包办婚姻而已。”

        “既然是包办婚姻,我看你怎么还乐在其中呢,另外你还有一个师姐吧。”

        “……”

        “对了,听说还有一个女特工。”

        “……”

        “呜……”

        陶若香还想一条一条地数落秦朗的“罪状”,奈何嘴巴忽地被秦朗堵住了,她顿时有如触电一样,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推开秦朗的时候,这厮的舌头已经牢牢地吸住了她的舌头,狠狠地纠缠在了一起。

        无力挣扎,便只能沉迷其中。

        此时此刻,陶若香发现自己心头沒有去纠结秦朗花心的事情了,因为无论他花心与否,至少此时她已经确信秦朗对她是真的感情,因为这种感觉是十分真实的,从來沒有其他男人能够让她生出类似的感觉。

        **一吻之后,秦朗倒是想要乘势推倒,不过陶若香却沒有给他这个机会,挣脱了他的束缚,红着脸说道:“别只想着占我的便宜,你陶姨我可不会轻易陷落的,你还是去哄好其他小姑娘吧。”

        秦朗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于是收起了色心,笑道:“也罢,今天就暂且放过你,不对你霸王硬上弓了,不过,你迟早是逃不出我的手心,。”

        “我呸。”陶若香啐骂道,“别以为哪个女人都会把你当成香饽饽,好了,我准备从这里离开了,其余的琐碎事情,你去帮我搞定吧。”

        陶若香现在名义上是“因公殉职”,她父母也因为思念过度而“选择性失忆”了,这些后续的问題自然是需要秦朗找人处理,不过,陶若香父母“选择性失忆”都是秦朗找人做的,自然是可以轻松地恢复过來,只是,当初对陶若香发布了猎杀人物的人沒有现身,这才是目前秦朗担心的事情,但是,陶若香执意要返回她的工作岗位,恢复她以前的生活,秦朗也是无可奈何,何况,每个人终究都有自己的生活和理想,秦朗如果强加干预,只会剥夺了原本属于别人的幸福。

        将陶若香送回去之后,秦朗约了洛滨见面。

        当然,秦朗不会以真面目示人,也不会让人跟踪,两人见面的地方就在华南联大校园中的一个咖啡店中,当洛滨走进咖啡店的时候,秦朗冲她招了招手,等洛滨走过來之后,秦朗问了一句:“小鼻涕虫。”

        这算是接头暗号了,洛滨笑着点头坐下,然后向秦朗问道:“最近你还好吧。”

        “还行,虽然暂时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不过日子过得还不错。”秦朗笑道,“你呢。”

        “我也还不错,这段时间我跟史顿先生学习了很多国际金融方面的实战知识,对于金融方面的操作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准备成立一个独立的金融公司了,正式开始我的金融投资生涯。”听洛滨的语气,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秦朗道,“那我以后就将庞氏药业集团的资金交给你搞金融,至少也不用担心直接贬值了,这年头还是做金融赚钱,踏踏实实搞事业的,沒几个能赚到钱。”

        “搞房产也不错啊。”洛滨道,“根据我的研究,在华夏搞房产也是很赚钱的一个行业。”

        “呃……这个咱们就别去搞了,会被人骂边祖宗十八代的,,对了,现在宏邦生物科技公司的情况如何。”

        “你怎么忽然关心这个了。”洛滨有些诧异地看着秦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