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46 敢不老实
  • 正文 第1146 敢不老实

    作品:《少年医仙

        变身为虫妖之后,秦朗的样貌、声音当然都变化了,身材也用缩骨功变化了一番,所以秦朗认为沒几个人能认出他了,本想跟陶若香再开一会儿玩笑,谁知道三言两语就被陶若香给认了出來。

        “一个人容貌、身高和声音可以变化,但是他的眼神很难变化,况且,即便你的眼神变化了,也还有一样东西不会变化。”

        “是什么东西。”

        “感觉。”陶若香正色道,“你给我的感觉,永远都不会变化。”

        “那是怎样地感觉。”秦朗认真地问陶若香。

        “让人安定的、温暖的感觉。”陶若香下意识地回答,也许是觉得这个回答太暧昧了,所以她赶忙转移了话題,“之前那人为什么要杀我。”

        “为了钱,因为他是职业杀手。”秦朗道。

        “看來当警察可是一个高危职业,,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呢。”

        “我很想说是预感,是因为我在乎你,所以能产生这种预感,可惜,事实的真相是因为你出现在我们集团公司的网站上面,所以我知道有人要杀你。”

        “网站上,什么网站, 你们的集团公司不是药业集团么,怎么会有我的照片呢。”

        “除了药业集团之外,我们还有一个杀手集团,名叫华夏杀手集团。”

        “华夏杀手集团,听起來好像是垄断国企一样。”陶若香笑道。

        “咱要的就是这垄断的感觉,总之,我们这个杀手集团的网络平台刚上线不久,你的照片就出现在上面了,瞧瞧,,这张照片上的你,还真是很靓呢。”

        “少跟我贫嘴。”陶若香哼了一声,“所以,你知道有人杀我,就立即赶來保护我了。”

        “嗯,我接下了杀你的任务,本以为这样你就安全了,谁知道对方将同样的任务发布到了其他杀手平台上,所以还有别的人接下了任务,百合小区门口那人,应该就是一个杀手。”

        “那个杀手,他究竟怎样了。”陶若香眼前似乎浮现了那个杀手被“虫潮”淹沒的恐怖场景。

        “尸骨无存了。”秦朗道,“他的血肉和骨头都被虫子给吞沒了,有些虫子的体液,就是最好的化尸水,那家伙完全消失了,当然,你也消失了,按照外面那些人的估计,你应该被我杀死了。”

        “听你的意思,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跟你一样。”

        “沒错。”秦朗点头说,“我也不想这样,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到你头上了,我不想你因此而冒险,按照我的推测,这些人应该还是冲我來的,你只是诱饵,他们想看看我是否真的死了,现在,你已经被‘虫妖’杀死了,那么那些人也会因此而推断我已经彻底死了。”

        “所以,我就必须消失一段时间。”

        “不是消失,你留在这里就行了。”秦朗道。

        “我留在这里,那怎么行呢。”陶若香惊呼道,“恐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我父母和朋友就会接到我的死讯,尤其是我父母,他们怎么可能接受这样沉重的打击呢。”

        “这个你放心,我会安排专门的心理治疗师给你父母,他们不会感觉到任何悲伤的。”

        “扯蛋。”陶若香似乎不相信。

        “如果他们暂时不记得你了,还会替你伤心么。”秦朗道,“你看我父母现在不是好好地么,这就是因为他们暂时忘记了我的存在,,有些记忆,是可以封存起來的;有些人,则是专门替人封存和消除记忆的。”

        “好像也是啊,我看你父母一样照常上下班呢。”

        “你去看过我父母。”秦朗微微诧异地看着陶若香,“想不到陶姨对我的家人也这么关心,应该不是想要跟未來公婆拉近关系吧,。”

        “滚蛋。”

        陶若香气得从病床上弹了起來,脸上升起了两团红晕,白了秦朗演一眼,“我就是关心你的家人而已。”

        “我知道,但是我想看你生气的样子。”秦朗这厮心念一动,顺势将陶若香按回了床上,直勾勾地盯着陶若香,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

        陶若香也有些心动,虽然这些日子沒有跟秦朗在一起,她一直都在忙着调查各类案件,但是稍微空闲一点的时候,脑子当中会浮现出來的男人,也就是秦朗的这一张坏坏的、沒心沒肺地笑脸,于是,陶若香知道时间并沒有冲淡两人的感情,反而变得更加微妙了。

        不过,现在陶若香还是将秦朗给推开了,因为她还是不习惯“虫妖”的这一张脸,这张脸实在太恐怖了。

        “我说秦朗,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还带着一副面具,沒这个必要吧。”陶若香道。

        “我现在可沒有带面具,这就是我的本來面目了。”秦朗道。

        “什么,你沒带面具。”陶若香似乎不相信,用手捏了捏秦朗的脸蛋,手感似乎很好,很有弹性似的,这说明秦朗的这张脸蛋是真的。

        “但是……你的脸皮肤怎么变成红色了,就跟火烧了一样。”

        “因为我的确被烧了,不过却不是被火烧,而是被一种射线给烧的。”秦朗到现在都沒弄清楚在南海的时候影子部队潜艇发射的炮弹是什么东东,这东西的辐射或者说是射线实在太猛了,不仅将小片海域的生机全部灭绝,而且将秦朗全身的皮肤都给烧坏了,甚至将这些皮肤细胞的生机都给灭绝了,也就是说,这种致命射线造成的损伤几乎是永久性的,如果不是秦朗知道如何从灵脉之中提取生机的话,恐怕他到现在都沒有办法让自己的皮肤重新获得生机,但饶是如此,秦朗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完全将皮肤恢复到以前的状况。

        听了秦朗的遭遇,陶若香不仅心生怜惜,动情地亲了秦朗一下,秦朗这厮的舌头立即不老实,想要对陶若香进行侵犯,奈何陶若香浅尝辄止,立即松开了他,并且用威胁地语气道:“敢不老实。”

        “你魅力这么大,我能老实得起來么。”秦朗苦笑道,“何况,你要在这里跟我‘同居’一段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我怕你首先忍不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