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45 让我杀死你
  • 正文 第1145 让我杀死你

    作品:《少年医仙

        “马上撤下这条信息。”

        看到陶若香的照片忽地出现在杀手网站上,秦朗第一反应就是撤销这个信息,但是当他下达撤销命令的瞬间,却忽地做出了另外选择:

        接下这个任务。

        以虫妖的身份接下这个任务。

        下一刻时间,秦朗已经出了杀手集团的地下基地,用精神力探寻到了陶若香的位置,确信她平安无事之后,秦朗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思索目前的状况。

        在秦朗看來,陶若香出现在杀手网站上面,可能是一个巧和:陶若香现在毕竟是警察,而且她是一个正直的警察,也许得罪的人不少,所以正巧上了杀手网络平台,成为了猎杀目标。

        但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将陶若香作为目标人物放在网络平台上,判断杀手集团的反应,如果迅速被撤下,则对方可能通过这一点判断秦朗还活着,另外,如果杀手集团派人去营救陶若香的话,那就更加可以肯定秦朗还活着,所以,不排除对方引蛇出洞,如果秦朗的身份暴露,恐怕各种麻烦就会接踵而來。

        “让人查一查,是谁发布的这个杀手任务。”秦朗给唐三打了一个电话。

        “我们不是要保证雇主的资料么。”

        “如果一个雇主决定找死的时候,就沒有必要替他保密了,替死人保密是沒有任何意义的。”对于此人,秦朗已经下定了必杀之心。

        唐三很快安排人进行反追踪了,但是反追踪的结果并不理想,对方发布信息所用的IP地址是虚假的,由此可见这个人应该是蓄意而为了,另外,在反追踪的过程之中,唐门的后勤人员发现关于陶若香的猎杀任务不止在杀手集团的网站出现了,而且还在其它平台也出现了。

        得到唐三的消息反馈,秦朗百分百肯定是有人蓄意为之,对方的目的肯定不止是杀死陶若香这么简单,他们的首要目标应该是秦朗才对,如果只是对付陶若香,根本用不了这么大的阵仗。

        现在问題出现了,虽然秦朗以“虫妖”的身份接下了这个任务,整个杀手集团的杀手肯定不会來抢生意,但是除了杀手集团之外自然还有别的杀手,这些杀手难保不会接下这一桩生意。

        情况显得不太妙,秦朗现在是“虫妖”的身份,是接下任务的杀手,如果现在他以保护者的身份出现在陶若香身边,自然会有人怀疑他的身份,但如果秦朗不亲自保护陶若香的话,换成任何人他都不会放心。

        关心则乱,秦朗现在就有些六神无主的感觉,不过,秦朗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找到对策,否则的话,一旦被的人接受了这个任务,并且开始行动的话,他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这么看來,只有我亲手杀了她,事情才会消停。”过了一阵,秦朗做出了一个决定。

        陶若香在刑侦队的表现十分突出,目前已经是副科级的干部了,不过她对办公室的无聊办公毫无兴趣,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出办案。

        秦朗看得出來,陶若香是非常喜欢她现在的工作,尽管做一个正直的警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陶若香显然是乐在其中。

        这会儿,陶若香正在安蓉市的一个小区中调查一件入室抢劫、杀人的案子,她已经带人做好了现场调查、取证等程序,这会儿她刚从小区门口出來,一个人驾车返回警察局,刚出小区门口,就看到一辆汽车从侧面快速行驶过去,秦朗正要出手,但是通过他的精神力精准判断出这辆车的速度产生的撞击力根本不足以让陶若香身亡甚至连重伤都不会,何况,对方显然也知道这种速度和距离的撞击根本不可能杀死陶若香,所以那位杀手的手中还拿着一支手枪,这才是他真正的武器,现在陶若香已经被撞懵了,跌跌撞撞地打开车门走了出來,她还以为这是一场车祸,不知道对方是蓄意要杀她的杀手。

        另外一辆车上的杀手,已经做好了准备,枪口已经对准了陶若香,而她却是丝毫不知,也许她下意识认为这只是一场车祸。

        不过就在此刻,那位杀手忽地感觉到脚下一阵瘙痒,下意识地低头一看,顿时大惊,,他的脚下不知道何时已经被虫子给“淹沒”了,而其这些虫子形成的“虫潮”迅速蔓延到他的脖子处,准备将他整个人都“淹沒”掉。

        接下來,这个杀手自然是疯狂驱赶身上的虫子,以至于他顾不得枪杀陶若香了,慌慌张张地冲出了他的车,准备将这些该死的虫子弄走再说,但遗憾的是,这些虫子是十分暴躁和血腥的,这个杀手的野蛮动作已经激怒了这些虫子,所以接下來的三十秒之内,这个杀手从一个人变成了一具残缺的骨架,连血肉都被吞噬一空,因为这些虫子是从内而外开始蚕食掉他的身体。

        极度恐怖的场面让陶若香勉强从车祸中惊醒,她慌忙拔出了配枪,但是一团“黑云”向着她席卷而來,顷刻间将她吞沒了,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当陶若香清醒过來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这里好像是一个地下场所的医务保健室,因为身处地下,她感觉到微微地压抑,不过让她更压抑的是病床旁边站在的这个人。

        一个陌生人。

        这个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的皮肤却是红色,如同被大火灼烧过一样,浑身上下都释放着一种残酷、冷血的气息,不过他的眼神却很温和,就好像是一个很熟悉的陌生人。

        “知道我是谁么。”黑衣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你是杀人凶手。”陶若香道,“百合小区门口的那人,是你杀死的吧。”

        “是的。”黑衣人点头说,“因为他想杀你,,所以他必须死。”

        “你……你是秦朗。”陶若香这会儿忽然反应过來,认出眼前这个黑衣人就是秦朗。

        “这可真是沒意思。”秦朗笑了笑,“我的样貌、身高和声音都变化了,你怎么还能认出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