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25章 赌局筹码
  • 正文 第1125章 赌局筹码

    作品:《少年医仙

        “放下这张照片。”

        郭嵩扬见秦朗将这张照片从地上捡起來,情绪顿时变得有些激动,似乎他很重视这一张照片似的,不,应该是他很重视这张照片上的人吧。

        “照片上的人我认识。”

        秦朗沒有放下照片的打算,继续用平淡地语气向郭嵩扬道,“照片上这人叫方红月是吧,六扇门的女捕头,想不到你是她的爱慕者,。”

        “住口,她是我嫂子。”郭嵩扬怒道。

        “看來你真是她的爱慕者。”秦朗淡淡一笑,同样都是男人,他当然看得出來这个郭嵩扬对照片上的女子可不仅仅当其是嫂子这么简单,“有把自己嫂子的照片成天贴身带着么。”

        “我他妈喜欢,,,喜欢带着照片不行么。”郭嵩扬冷哼道,“小子,你究竟想要干嘛,我现在已经是你砧板上的鱼肉了,任凭你宰割。”

        “就你这样的小喽啰,宰割起來也沒多少意思,要宰割的话,也要宰割你哥,方红月能看上的男人,应该比你强一点吧。”秦朗这厮也沒安好心,完全是对郭嵩扬这小子伤口撒盐。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郭嵩扬对秦朗可是恨得牙痒痒了。

        “如果你的嘴皮子也能杀人的话,或者我已经死了,不过,遗憾的是你的嘴皮子不能杀人,所以为了节省我们的时间,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吧,其实你也知道,就算是你不开口,我也有办法从你脑子里面掏出我想知道的东西,不过那样做就显得太野蛮了,好歹我也算是方红月的一个朋友,我是真愿意跟你好好谈谈。”秦朗这厮居然也好意思说是方红月的朋友。

        郭嵩扬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叹道:“好吧,反正今天也算是栽在你们手中了,看來我不交代点东西是不行的了,,你们想知道什么。”

        其实,郭嵩扬知道的很多东西秦朗已经知道,只不过许仕平不知道而已,不过,许仕平从郭嵩扬的口中知道了这些事情后,自然就不会怀疑了。

        郭家的“万世计划”会集中在南海省,这对许仕平來说简直就是一个灾难,因为无论郭家的计划是否能够完成,南海省恐怕都会经历一场动荡,而作为南海省大老板的许仕平,肯定会充当替罪羊的。

        郭嵩扬说完之后,就被秦朗丢回了万毒囊。

        事实上,秦朗也沒想到郭嵩扬这厮居然还有后手,幸亏他有万毒囊中毒虫可以使唤,否则还真是不容易追上郭嵩扬这厮。

        “许叔叔,情况你已经清楚了,希望你做好应对策略吧。”秦朗向许仕平道。

        许仕平只能报以苦笑:“小秦,你虽然不是政治系统的人,但是以你的悟性应该能看出我现在的处境吧,如今帝京城的大佬们互相博弈,战场就在这里,我不仅插不上手,而且捞不到任何好处,无论获胜的是哪一方,到时候都会找我算账的。”

        “许叔叔,我看你也不用太悲观了。”秦朗道,“你好歹也是南海省的大老板了,怎么也应该有资格插手这事的。”

        “我被人家架空了。”许仕平轻叹道,“关于这一点我早就有思想准备了,不过來到这里之后,我才发现情况比我想象的还糟糕,这里的官场完全就在其他势力的掌控之下,我的政令根本就出不了政务大楼。”

        许仕平从政一辈子了,如今算是最窝囊的时候,明明是堂堂的一把手、大老板,但是下面的人一个个都是阳奉阴违,完全将他给架空了,当然,许仕平知道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局面,都是因为有最上层的意志在推动,许仕平虽然是封疆大吏,但是在最上层的那些大佬眼中,也仅仅只是一个省部级官员而已,官高一级压死人,何况那些大佬比许仕平可不止高一级这么简单。

        “许叔叔,我知道你现在身处危机当中,不过,危机一词,就是危险和机遇并存的意思,如果你能把握其中的机遇,不仅不会受到这件事情的冲击,指不定还能得到相应的政治利益呢。”秦朗提醒许仕平道。

        “利益从何而來。”听见政治利益,许仕平似乎來了兴趣。

        “无非就是站队而已,你也知道,这一次是帝京城的几位大佬之间的交锋,一方是葆家、吴家和宋家,另外一方是郭家和他们联盟,以您的立场,恐怕只能站在葆家、吴家和宋家这一方了,因为你沒有别的选择,对吧。”

        “沒错,郭家将我弄到南海省,本來就是让我当替罪羊的,他们连站队的机会都不会给我,只是,葆家、吴家和宋家就算是三家联手,在这一场较量中恐怕也未必能占据上风,而且就算是他们获胜了,这一场风波毕竟是发生在南海省,我恐怕难辞其咎啊。”

        “风波是注定要发生在这里的,但如果这一场风波中你能力挽狂澜,为葆家、吴家和宋家提供一些帮助的话,风波结束之后,难道他们不会替你说话。”秦朗点明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许仕平可说是当局者迷,经秦朗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如果他能坚定不移地站在正确阵营的话,未必沒有翻身机会。

        但是,政治体系中,即便是要站队,首先也要有站队的本钱才行,如果许仕平不能为葆家、吴家等提供强有力支持的话,那么就算是站队了,就算是赢得了派系之争,他又凭什么去邀功呢。

        说白了,这就是许仕平的一次重要赌博,但如果是赌博的话,首先就需要有赌本,如果沒有赌本的话,连参加赌局的资格都沒有,想到这一点,许仕平就觉得有些悲哀。

        南海省和平川省的格局截然不同,在平川省的时候,许仕平可以自豪地说那是他的“地盘”,但是在南海省,尽管他是名义上的一把手,但是在这里却指挥不了任何人,想要参与两大阵营的对决,许仕平感觉力有未逮。

        “许叔叔,您其实沒有发挥手中的资源。”秦朗笑着提醒了许仕平一句。

        “噢,怎么说呢。”许仕平被秦朗这一句话给迷惑住了,许仕平实在不知道自己手中还有什么资源,就算是可以拉拢一批人,却也绝对不是短时间之内可以办到的。

        “就凭许叔叔您的这个头衔,就有参与的资格,不过,还需要我稍稍配合一下。”秦朗这么说,那是因为他也需要有参与赌博的筹码。

        听完秦朗的建议,许仕平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立即做出了决定:“我上任以來,还沒有以私人名义邀请南海省的各位同仁吃饭,看样子有些失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