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19章 吴家老爷子
  • 正文 第1119章 吴家老爷子

    作品:《少年医仙

        吴君菡这话一出,顿时吴铭镰等人在心头暗叫了一声“不好”,因为吴铭镰知道妹妹这话将葆老爷子给得罪了,似葆老爷子这样的人物,一言九鼎,跺一跺脚都能让军政界地震的人物,怎么可能來这里开玩笑。

        果不其然,葆老爷子眉毛一挑,眼睛一瞪:“吴家的小丫头,莫非你是觉得老爷子我老眼昏花了。”

        吴君菡被老爷子一瞪,顿时有如千军万马带來的压迫力,吓得她不禁退了一步,赶忙解释道:“老爷子,我刚才失礼了。”

        “年青人,首先要管住自己的嘴巴,,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你家老爷子沒有告诉过你。”葆老爷子哼了一声,然后将目光落在吴铭镰身上,“长兄若父,家里面有困难的时候,你这个当长兄的就要以身作则。”

        吴铭镰躬身受教。

        吴君菡被葆老爷子的威严所慑,哪里还敢怀疑秦朗的医术,开始请秦朗给吴家的老爷子进行诊断。

        这时候,吴家请來的专家医生都被清理走了,秦朗跟吴家的人进入了吴家老爷子的房间,经过了解,吴家老爷子吴青江的症状跟葆老爷子却又不同,葆老爷子发病的时候是疯闹、搞革命,而吴家老爷子发病之后身体和精神就每况愈下,现在更是虚弱到意识都已经模糊的状态了。

        “你们家给老爷子服用过灵丹吧。”秦朗依然问了这么一句。

        吴家的人点头,作为帝京城的大家族,他们自然是备有灵丹的,虽然很多灵丹的价格都是以亿为单位计算,但是以吴家的权势和财富,这些都不是问題。

        甚至,帝京城的很多大家族、高官都是备有灵药的,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能够保命,如果沒有特殊的保命手段,这些人怎么可能个个都长命百岁。

        吴青江自然是服用过灵丹的,但是效果适得其反,反而加速了病情恶化,吴家的人这才束手无策了。

        “有沒有请过药宗的人。”秦朗又问了一句。

        就单单以医术而论,药宗算是华夏医术界的翘楚,这一点秦朗不得不承认,不过,药宗跟佛宗、道教等江湖宗教关系密切,但似乎跟政界不是很密切,如果关系密切的话,中南海医学系统的御医,就应该有不少人來自药宗才对,而事实上,柴家玹不是药宗的人,还有不少“御医”也不是药宗的人。

        秦朗之所以问了这么一句,只想确定一下药宗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什么角色。

        “请过。”吴铭镰道,“不过他们也是束手无策,他们诊断说是老爷子是……寿终正寝了。”

        说到“寿终正寝”的时候,吴铭镰明显语气有些悲凉,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军方的高官,但是他知道老爷子才是这个家族的支柱,一旦老爷子真的寿终正寝了,那以后他们的日子恐怕是不会好过的。

        “药宗的人竟然会给出这样的结论……有趣啊。”

        这一句话是秦朗在心头的感叹,在秦朗看來药宗给出这样的诊断结果,很显然是有问題的,如果是其他医生给出这样的结论,那都很正常的,因为吴家老爷子从病症上來看就是如此,但是药宗是江湖宗门,药宗的高手自然可以看出吴家老爷子身上的隐疾,但是药宗的人却并未诊断出來,这就让人费解了。

        究竟是药宗的人医术太差,亦或者是故意诊断不出來呢。

        “吴家老爷子是中邪了,待我驱邪就行了。”诊断一番之后,秦朗给出的结论却让吴家的人大惑不解,甚至有些人都要愤怒了,因为此时吴家的人都跟吴君菡一样,觉得秦朗这厮简直就是一个江湖郎中。

        吴君菡欲言又止,碍于葆家老爷子的威严,她只能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兄长,吴铭镰接到妹妹的暗示,事关父亲生死,只能硬着头皮向葆老爷子道:“老爷子,您看这中邪的事情,。”

        “我之前也中邪了。”葆老爷子直接打断了吴铭镰的话,“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我马上带小秦走。”

        葆老爷子发话了,吴铭镰也就无话可说了,何况吴老爷子现在的情况已经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管他是“驱邪”还是治病,只要管用就行了。

        吴家老爷子的病其实也不是真正的病,同样是“中邪”了,只不过表现出來的症状跟葆老爷子是不同的,这是因为灵脉中的死气、怨气入侵之后,会跟病人本身的“心病”结合,然后孳生出相应的症状,葆老爷子是一个革命者,所以他的病症最后变成了闹革命,吴家老爷子习惯了忧国忧民,所以伤神过度躺下了。

        因为有了葆老爷子的前车之鉴,秦朗给吴家老爷子治疗就更加轻车熟路了。

        不过几分钟时间,秦朗就将那一团凶戾的士气从吴家老爷子的脑袋中“抓”出來了,因为都是亲眼所见,所以众人对秦朗的高超神奇医术惊叹不已,何况在驱邪之后吴家老爷子很快就神识清醒了,这个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秦先生,刚才有失礼的地方,还请您谅解。”吴君菡这会儿主动就向秦朗道歉了。

        秦朗只是微微点头,他现在已经是吴家人眼中的“高人”了,高人就应该有点高人的派头,所以有些时候还是要摆点架子的。

        “铭镰,你留在这里,我跟老爷子还有些话说。”葆老爷子向吴铭镰道。

        吴家其余的人离开了屋子,就剩下吴铭镰父子、秦朗和葆老爷子。

        这时候吴家老爷子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执意要下床,然后让吴铭镰扶他坐在了椅子了,这才继续向葆老爷子道:“老战友啊,这一次我差点就下去跟老首长团聚了,,多亏了你们啊,对了,这位小医生医术高明啊,只不过你说我是中邪了,这是怎么回事。”

        “中邪,只是一个说法而已。”秦朗道,“简单一点,中邪就是被神秘力量所伤,我想以两位老爷子的阅历,应该知道神秘力量是什么吧。”

        葆老爷子和吴家老爷子都是影子部队的大佬之一,当然是知道什么是神秘力量的,只不过,两人时刻都处于严密的安保之下,那些心怀叵测之人应该沒机会接近他们才是,如果他们身边的安保如此薄弱的话,恐怕两位老爷子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什么人下的手。”吴老爷子又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