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14章 中邪还是鬼上身
  • 正文 第1114章 中邪还是鬼上身

    作品:《少年医仙

        葆老爷子忽然发病,让柴家玹都给惊了一下,他认为自己刚给葆老爷子扎了针,怎么也应该能平静几个小时,哪知道这么快就犯了,这简直有些打他的脸,柴家玹正要给老爷子扎针,却被秦朗阻止,只听见秦朗平静地说:“让我來。”

        柴家玹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合适了,因为现在是秦朗在诊断,于情于理他都应该让秦朗动手,否则就是坏了医学界的“江湖规矩”,其实,每个行当都有自己的规矩,这些规矩也可以被视为潜规则,如果要在一个行当生存,实力只是其中一方面,弄清楚潜规则才是首要的,比如官场“卡拿要”的潜规则,比如娱乐界“露脱睡”的潜规则,还有红灯区“推吹操”的潜规则……

        柴家玹既然是医学界的御医级人物,自然知道自己不应该打破这个行当的规则,所以在秦朗诊断的时候,他就只能老老实实地看着,除非秦朗或者患者家属主动邀请他协助。

        但秦朗并沒有邀请柴家玹协助的打算,因为他知道柴家玹的诊断出了问題,倒不是这个御医徒有虚名,而是葆老爷子身上的“病”已经超越了柴家玹的理解范畴。

        此刻,葆老爷子完全陷入了“疯魔症”,葆少国和葆靖毅都不知道该如何了,只能求助于秦朗,希望秦朗可以快点让老爷子安静下來,但是秦朗却示意葆少国和葆靖毅稍安勿躁,因为秦朗希望弄清楚问題所在,只有找到问題根源,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題。

        葆少国和葆靖毅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柴家玹也只能干看着,秦朗却跟三人不同,这厮纯粹是在“看戏”,因为在秦朗看來葆老爷子现在的演技简直是堪比影帝,虽然老爷子现在演的是一出“独角戏”,但是他入戏很深刻啊,演绎得淋漓尽致啊,秦朗可以清楚地知道老爷子正在跟一群人进行战斗,而且战斗非常地激烈。

        “老爷子发病的时候,是不是都是这样,跟人在进行战斗。”秦朗向葆少国问道,“我看怕是中邪了。”

        一旁的柴家玹听见秦朗说“中邪”,不禁哼了一声,认为秦朗这是在胡掐。

        “好像是。”葆少国的语气并不确定,“老爷子发病的时候,都忙着治疗想办法了,哪里还记得具体发病的情况是怎样啊。”

        的确也是,老爷子一发病,葆家都乱成一团了,谁还注意发病的时候老爷子究竟在演什么戏呢。

        “老爷子,我來帮你,杀光这些牛鬼蛇神。”

        这时候,秦朗忽地冲着葆老爷子大喝一声,同时手上捏了一个密宗摧伏诸魔印,葆老爷子微微一愣,然后拉着秦朗的手喝道,“好小子,跟我走,我们将革命进行到底。”

        “爸,爷爷他这是要革谁的命啊。”葆少国低声向葆靖毅问道。

        葆靖毅做了一个噤声地动作,他觉得秦朗似乎有些本事,至少秦朗已经融入了葆老爷子的独角戏,并且成功地将独角戏变成了“双人戏”。

        其实,秦朗不仅入戏了,而且已经进入了葆老爷子的精神世界中,刚才秦朗施展摧伏诸魔印,只是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这样才能在不引起葆老爷子精神力排斥的情况下进入其精神世界。

        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都有一个防御圈,即便是普通人也是如此,哪怕是在催眠的情况下,这种自我防御圈也是存在的,比如很多人可能会梦游,可能会被催眠,也可能会精神分裂,但即便是到了那样的情况下,他们依然有很强自我保护意识,不会轻易伤害自己,除非是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识的疯狂,秦朗要解决葆老爷子面临的问題,就必须进入他的精神世界,且得到葆老爷子的认同,否则葆老爷子将其当成敌人的话,秦朗要调查其病源就麻烦了。

        幸好,秦朗是精神修行方面的行家,轻松地进入了葆老爷子的精神世界,一进入老爷子的精神世界,秦朗就忍不住叫了一声“我草,这是拍大片啊。”

        的确是大片啊,葆老爷子的精神世界当中正在上演一出“玄幻大片”,根据片子的内容,可以叫做“革命战士大战牛鬼蛇神”。

        可不是么,葆老爷子的精神世界当中,他正带领着一批解放军战士跟一群牛鬼蛇神大战,这些是真正的牛鬼蛇神,什么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还有各种小鬼、妖魔等等,葆老爷子的军队也相当厉害,飞机、坦克、大炮、导弹全都用上了,就跟这些牛鬼蛇神们干上了,难怪他口口声声要“旌旗十万斩阎罗”,感情葆老爷子认为他是在跟阎罗王开战呢。

        现在,秦朗终于知道葆老爷子为何精神状态如此之差了,因为他天天都在打仗啊,每天都要打几仗残酷的战争,这不能疲倦么,何况还是自己跟自己干仗。

        秦朗这时候幻化成葆少国的样子,进入了葆老爷子的阵营,此时葆老爷子正在临时指挥部中调兵遣将呢,看到“孙子”出现在这里,赶忙道:“太好了,少国你也來了,帮爷爷來打仗了。”

        “是,我來帮爷爷打赢这场仗。”秦朗道。

        “噢,你小子口气倒不是不小,不愧是我孙子,只不过现在战争很残酷,这些牛鬼蛇神很厉害啊,你怎么能打赢他们。”葆老爷子很严肃地说,浑然沒意识到他还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就如同在梦境之中。

        “很简单呢。”秦朗道,“你老觉得怎样才能赢这一场战争,我是说,你需要什么。”

        “我需要更多飞机、大炮,更多士兵,,不行不行,这些牛鬼蛇神们好像杀不干净,越來越多了,我们的飞机大炮再多也不行。”葆老爷子现在似乎开始思考了,老爷子不愧是老将军,即便是在自己的幻景之中还能发现问題,“我看,我们只能兵行险着了,擒贼先擒王,我看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阎罗王。”

        “老爷子觉得是阎罗王在捣乱。”秦朗问道。

        “当然是。”葆老爷子道,“不过我们党员是什么都不怕的,我们的革命战士也是无所畏惧的,哪怕我们的对手是阎罗王,也一定能取胜,马克思主意的光辉,可以将地狱照亮。”

        “好,那我么一起去找阎罗王算账。”秦朗向葆老爷子道。

        “怎么去。”葆老爷子反问秦朗。

        “我带你去。”秦朗用肯定地语气说,“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敌区侦查,我已经找到它们的老巢了,只要我们带着少量的人过去,直捣虎穴,一定能取得胜利。”

        “好,好,不愧是我们葆家的子孙,果然是有气魄,那好,我挑选几个人,我们一起去会会这个阎罗王,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三头六臂,对了,把核弹发射器带上,一旦情况不对劲,我们跟他同归于尽。”葆老爷子一副视死如归地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