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93章 东西合璧
  • 正文 第1093章 东西合璧

    作品:《少年医仙

        安德福实际上已经“卖身”给冥神了,不过就算是冥神真的存在,他也不屑于亲自出手来惩罚安德福,因为一旦安德福死亡了,他的灵魂自然会落入冥界,永远为冥神服务,这就是交易的内容。

        通过这种交易,安德福得到了强大的亡灵力量,他可以通过亡灵巫术召唤死者亡灵,让这些亡灵进入死尸继续战斗。另外,黑巫军团的许多人,之所以可以“死而复生”,那是因为安德福提前在他们身上施展了亡灵巫术,所以这些人就算是死了,也会继续战斗。

        安德福将亡灵巫术奥秘全都告知了秦朗,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东西对秦朗是否有用,但至少可以获取秦朗的信任,让秦朗知道他已经完全投靠了他。

        秦朗让安德福吟唱了一段亡灵巫术的咒语,他发现这些咒语的确有用,而不是无用的装神弄鬼之言,亡灵巫术咒语似乎可以引起精神力的波动,并且让精神力变得狂躁、灼热,就如同精神力要燃烧起来一样。

        而精神力和神识就是构成灵魂的主要物质,可见亡灵巫术的咒语的确是直接作用于灵魂,甚至可以控制灵魂,而灵魂又可以影响肉身,依附在肉身上,从而达到控制和影响肉身的目的,这个就是亡灵巫术的本质。

        可以这么说,秦朗的毒奴是通过傀儡虫寄生大脑,通过大脑控制毒奴的思维和行动的,这算是一种更为直接的“物理控制”;而安德福的亡灵巫术,则是通过控制灵魂进而达到控制肉身的目的,这算是一种“精神控制。至于两者的优劣也各有不同,毒奴因为是活死人,所以行动更加敏捷,更像是没有自身意识的“活人”;亡灵战士却是真正的死人,灵活度大打折扣,但是却更加难以杀死。

        而如果将这两者结合的话,那么秦朗的毒奴战斗力将变得更加强大,这也是秦朗保留了安德福个人意识的原因之一。

        如果将这两者完全结合的话,那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中西合璧了。

        秦朗将安德福留在了地下基地中,让这厮立即开始研究在毒奴身上施展亡灵巫术的效果,这是秦朗准备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这些毒奴的实力。

        龙巢基地的事故,武明侯的离开,这让秦朗心头生出了一种不安的情绪,他的第六感一向很敏锐,所以他决定抓紧时间,未雨绸缪,为将来的变故做出一些努力。

        在南海的时候,秦朗没有向武彩云和戴鼎提到他心头的另外一个担忧:他认为武明侯之所在这个时候离开,并不仅仅是因为修行、提升武道所需,更大的可能是武明侯感应到了另外一层危机的来临,所以他必须进入那个世界打探一下情况,他就如同一个探子一样。作为部队首长,原本是没有必要亲自去当探子,只是那个世界除了他之外,龙蛇部队再没别的人可以进去。

        如果危机真是来自那个层面的话,那么秦朗就必须万倍小心了。那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情况,秦朗并不清楚,但是武明侯、黑水王蛟这样的角色都已经进去了,那就说明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

        秦朗暂时不能进入那个世界,但至少他要完成武明侯的心愿:稳定龙蛇部队的局面,震慑国内外敌人。

        龙蛇部队的敌人不仅仅是来自海岸之外,还有在萧墙之内的。何况,作为毒宗的宗主,秦朗还要面对许多的宿敌,比如佛宗、药宗、术宗之流。这些宗门,他们是不会顾及所谓民族、国家利益的,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朝廷的更迭,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所以寄希望于他们抵御外敌,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危急到了他们自身利益。

        比如在元朝的时候,天下大乱,涂炭生灵,但是佛宗却是异常地兴盛。

        宗教,在任何时候都是自私而冷酷的,真正指望他们“普度众生”,那是休想的。

        秦朗之所以急于从南海返回安蓉市,就是因为平川省是他的“基地”,目前他已经稳定了阵脚,下一步就是迅速强大毒宗和龙蛇部队的实力,这样龙蛇部队才不会因为武明侯的离开而衰落下来。

        秦朗的计划是没错的,但有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返回安蓉市第二天下午,秦朗接到了郑颖纹的电话,她让秦朗到家里面吃一顿便饭。

        官宦人家所谓的“便饭”,实际上比在高档餐厅、酒店的饭局还要正式,因为能够被高官在家中宴请的人必然都是身份非同小可、亦或者是关系非常亲近的人,秦朗无疑是后者。

        晚上的时候,秦朗和洛滨一同前往许家大院,到了许家,开门的是许忆北,她见到秦朗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说秦朗,今天晚上都算是告别宴了,你还是空手来啊?”

        告别宴?

        秦朗微微一愣,随后用笑容化解尴尬:“我这不是担心别人说我向你爸行贿嘛。更何况,我今天也不是空手而来啊,你看我不是把洛滨也带着吗。”

        “合着我是来吃白食的?”洛滨狠狠瞪了秦朗一眼。

        “开玩笑呢——快进来吧。”许忆北向秦朗和洛滨笑道。

        许忆北的语气虽然是开玩笑,不过告别宴却是真的,因为这一次选举,许仕平的位置将会动一动,调任南海省的一把手。

        南海省这些年发展飞速,而且又是国家发展重点,应该是大有可为,所以在晚宴的时候秦朗和洛滨都恭喜许仕平再度等到上层重视和提拔,不过秦朗在许仕平的神情之中却察觉到一些忧虑。

        很显然,许仕平的这一次调任并非是出自他本意。

        饭后许仕平和秦朗的一次谈话,无疑是证明了秦朗的猜测。

        许仕平将秦朗请到了他的书房之中,一向很少抽烟的他在书房中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然后踱着步子来到窗户前,轻叹一声道:“秦朗,你知道武首长出了什么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