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39章 毒宗归一
  • 正文 第1039章 毒宗归一

    作品:《少年医仙

        术宗的人,此时人人自危,全都感觉大难临头了。这帮人的确是大难临头了,因为对于唐门和五毒门的人,秦朗未必会大开杀戒,毕竟都算是毒宗一脉,只要这些人服软,秦朗也会宽恕他们的。但是对于术宗,秦朗恐怕就不会这么客气了。何况,韩来望和柳宗平都在高声叫嚣要术宗的人下跪了。

        啊!

        又是一声惨叫声响起,秦朗放出来的凶兽和毒虫已经包围了这些人,术宗的阵营中有人试图逃走,立即就被凶兽和毒虫分尸了,场面惨不忍睹。

        噗通!

        终于,术宗里面有人跪下了,而且这人为了表示自己的虔诚,竟然直接在地上跪出了铿锵有力的声音,他似乎存心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在下跪。对于这位抢先下跪的人,很多人或者会鄙视其人品,但是在场术宗的人却是暗骂此人比他们快了一步。有一句话叫做“枪打出头鸟”,但是反过来在战场上第一个投降的人,却往往会得到优待。

        这位术宗的人跪得脆响,姿态是谦恭地,态度是诚恳地,所以秦朗自然不能抹杀他,只是在他的身上种下了精神烙印,淡然地说道:“你奉我为主人,可以得到饶恕。其余的人,一半将会成为活死人!”

        术宗的人不知道秦朗口中的“活死人”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只听活死人这个词语,众人就知道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顿时术宗余下的人“啪啪”地跪了下去,似乎生怕比别人晚了半拍。

        当然,这些人的动作有快有慢,跪得快一点的人,就能留下性命和意识,成为毒宗的一员;而慢一点的人,则只能成为僵尸或则毒奴。

        对于术宗的这些人,秦朗是不会有半点怜悯之心的,所以当这些人接受了精神烙印之后,秦朗却又警告这班人:“别以为你们被我植入精神烙印之后就万事大吉了。如果你们胆敢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的话,你们就给我去做‘活死人’。另外,你们之中有任何人胆敢再向术宗传递消息的话,你们所有人都会变成‘活死人’,而且我会将你们变成僵尸!作为术宗的人,你们应该知道僵尸是什么样子!”

        听了秦朗这话,术宗的好几个人不寒而栗,这几个人心头其实就有些侥幸想法,希望过了这一关之后就向术宗传递消息,然后请术宗的高手化解秦朗的精神印记,但是秦朗刚才的说法却完全打消了他们的念头。秦朗话说得很明白了,他没这么多功夫注意术宗这些人的一举一动,所以秦朗就让这些人互相监督彼此的动静,而且秦朗不愁这些人不尽职监督,因为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胆敢做出背叛秦朗的举动,他们全部都会成为没有意识的僵尸。

        这种“株连”的方式很残忍,但是要控制术宗的这些“贼子”,却必须要用这些残忍的手段。而唐门、五毒门不过是乱臣,虽然曾经叛乱了,但是好歹也是毒宗一脉,秦朗就不能太过分了,所以只能都耗费点时间来掌控唐门和五毒门。

        五毒门,白广轲已经被秦朗打得没脾气了,而五毒门的门主燕秀色,更是被秦朗吓破了胆子,所以五毒门方面应该很好解决。甚至,秦朗可以考虑让燕秀色继续做五毒门的掌门,前提是她必须效忠于毒宗。

        至于唐门方面,关键还在于唐圣音,对于这个脾气又臭又硬的女人,秦朗还真是感觉到有些无奈,唐圣音都被秦朗压制到这种地步了,她居然还不肯彻底服输,的确是让秦朗头疼。杀了的话,不仅让秦朗觉得可惜,而且对于收服唐门众人的忠心不利。

        就在秦朗犹豫的时候,却没想到唐圣音居然主动退让了,她仰天长叹道:“罢了,罢了……我唐圣音终究是一介女流,终究是不能逆天……既然你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向毒宗投诚了,我再坚持有何意义!”

        唐圣音已经感觉到唐门中的不少人其实已经失去了斗志,大部分唐门元老也看出胜利天平早已经向秦朗一方倾斜了,所以这些唐门元老认为最明智地选择就是“委曲求全”,说白了就是苟且偷生而已。这些人都是老成精的人物了,虽然他们对唐门也有一定的忠诚,但是绝对不可能向唐圣音这么忠诚,这些元老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命运,第二才是权利,如果连命都没有了,权利再大有何意义?

        既然人心已经不在了,再强行拉拢也没多少意思,唐圣音知道她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失败了,败给了这个比她年青太多的少年宗主。

        “把唐三放了吧……”

        唐圣音再度一声叹息,直接放弃了为秦朗梦准备的“最后杀手锏”。唐圣音等人都知道秦朗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所以他们将唐三扣在了这里,就是为了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威胁秦朗,或者让秦朗投鼠忌器、束手就擒,但是现在唐圣音认为已经毫无必要了。唐三这一枚棋子,只适合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运用,这样可以用来打破平衡,让秦朗被迫退让。但是现在,唐门的所有人几乎都被秦朗击溃了信心和士气,即便是控制了唐三又有什么用处,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用处。

        果不其然,没有一个唐门元老反对唐圣音的决定,这些人很果断地将唐三放了出来。作为人质,唐三自然是没有受到一点伤害,不过这家伙还是挺硬气的,看到秦朗之后立即高声吼道:“麻痹的,你们这帮老东西!居然用老子当人质威胁我兄弟,简直太下作了!秦朗,你甭管我死活,该怎么搞就怎么搞,我对这帮老家伙算是彻底失望了。”

        唐三的确是失望之极,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唐三并没有偏袒秦朗,他认为自己算是站在了中立位置,没有做对不起唐门的事情,而且秦朗也没有逼他做任何对不起唐门的事。哪里知道,唐三的中立却没有换来唐门元老的认同,反而将唐三直接绑了,弄成了人质和筹码。

        秦朗冲着唐三呵呵一笑,上前拍断了唐三身上的绳子:“既然你对这些老家伙彻底失望了,那以后你就做唐门的掌门吧。”

        “你开……什么玩笑?”

        唐三骇然地看着秦朗,脸上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难道你……你赢了?”

        你赢了。

        这三个字看起来似乎很轻松,但是唐三的语气却十分地沉重,因为他知道这三个字当中所蕴藏的巨大份量。秦朗赢了,这就意味着从此唐门将会再度成为毒宗的一脉,这也意味着唐门、五毒门和术宗三方联合失败了,也意味着秦朗的境界修为已经达到了唐三难以想象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