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95章 祭品
  • 正文 第995章 祭品

    作品:《少年医仙

        天赋决定人才,环境造就人才。

        从江雪晴的身上,秦朗明白了为何现在的习武者、修真者越来越少了,并不是缺少修行的天赋,而是如今这个环境已经不再适合修行了。

        像江雪晴这样的天灵水体,居然差一点就被埋没了,而且连服了两枚天地灵根丹居然都没有完全生效,全都是因为她的身体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后天杂质,经脉已经完全闭塞,如果不是秦朗为她洗精伐髓且淬炼身体杂质的话,她根本就没办法进行修行。

        但是当江雪晴身上的杂质完全被炼化后,她的天生水体就显现出了超越了其他人的优势,尽管她能掌控的水元素力量并不强大,但是她已经对水元素的力量掌控得灵活自如,控制水元素的时候简直让秦朗觉得有一种艺术性,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江雪晴也逐渐沉迷在她的天赋之中了,并且渐渐地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天地间的水元素似乎完美地融为一体,这让她的身体也变得如同流水一样。

        江雪晴一边操控着水元素,一边开始翩然起舞,顿时江雪晴好像变成了一个水之精灵,她的身体变得如同水一样柔软,如同水一样流畅,如同水一样多变……

        江雪晴的水之舞,美得惊艳,美得绝伦,一时间连秦朗都痴了,完全沉迷在江雪晴美妙的舞姿当中,秦朗知道因为天赋的觉醒,江雪晴必然会一举成名的,因为就算是瞎子,都能感受到她舞姿当中所承载的天地之美。

        “秦朗,谢谢你!”一曲舞终,江雪晴也完全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了。

        “你是我的女人,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这的确是秦朗该做的,但接下来他连不该做的事情也一并做了,因为他实在忍不住想要尝一尝天生水体的美妙之处。

        结果,秦朗同学再度沉迷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好像陷入了惊涛骇浪之中,那种感觉实在太爽了。

        直到秦朗在惊涛骇浪之中“翻船”了,这一场战斗才结束。

        虽然彼此不愿以分开,但是两人都还要事情要做,而且江雪晴也要乘飞机返回学校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两人之间的感情结束了,反而两人的感情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在微凉的秋雨之中,秦朗送走了江雪晴,再度返回市区。

        还未进入市区,秦朗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来自图番上师。

        问候了秦朗两句之后,图番上师将话题转移到了正轨上:“秦先生,经过我的斡旋,密宗的上层已经完全确定你密宗护法金刚的身份了,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和毒宗有什么瓜葛,我们只知道你是密宗的护法金刚——不过,上层的人也说过了,既然你是密宗的护法金刚,那么就应该继续为密宗效力。”

        “我明白了。”秦朗道,“是否最近要我充当打手?”

        “呵……秦先生,是为密宗的宗门效力,不算是打手。”图番上师尴尬地笑了笑,“不过,你越是能打,岂非就越是有价值?密宗的上层,必然也会更加认同你的地位。”

        “什么时候?”秦朗知道这一仗是没办法推托的,除非他不想要这个密宗护法金刚的称号和身份了。但是就目前而言,这个身份显然对秦朗有些用处的。

        “就在明天。”图番上师道,“明天上午,地点就在洗云寺。”

        “洗云寺?”秦朗有些诧异,这让他想到了白玛。

        “放心,我答应过你,会好好照顾白玛,不会让人染指的。”图番上师向保证道。不过,秦朗知道这个保证也是有有效期的,如果秦朗跟密宗彻底翻脸,或者失去了利用价值的话,图番和达瓦上师都不会再给秦朗面子。

        “这是我对密宗唯一的要求。”秦朗答道,如果图番上师不用心照顾白玛的话,秦朗不介意亲手干掉这个老喇嘛。

        答应了图番上师的请求之后,秦朗只好立即赶往自治州,毕竟以秦朗在军中的军衔,没有特殊任务的话,根本没资格动用军队的直升机。

        秦朗一路驾车狂飙,总算是在下午赶到了自治州境内,不过秦朗没有前往洗云寺,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入住洗云寺的话,就必然会跟白玛住在一起,他可不想继续耗费精力来掩盖跟白玛之间的“秘密”。

        秦朗在距离洗云寺最近的一个小镇上住下了。不过,住宿的条件却不太好,一整晚上隔壁的一对狗男女都在嚎叫,似乎恨不能将墙板给弄穿。

        幸好秦朗的休息方式不一定是睡觉,他可以通过修行诸天黑暗轮回观想法就可以达到休息的目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秦朗准备前往洗云寺。

        但是到了小旅馆的院子中,却发现有几个当地的流氓围在他的宝马车周围,为首的一个健壮汉子拍着车身道:“我草,这些汉狗真有钱,居然还敢来老子的地盘嚣张!开豪车,开个逼的豪车!”

        小旅馆的老板见状,赶忙走了过去,向这个壮汉说道:“熊哥,这是客人的车,您要是弄坏了,我可是赔不起的。”

        “妈的!不是你的车,你就给老子闭嘴!老子看你给汉人当狗习惯了是不是?”壮汉狠狠瞪了老板一眼。

        “不是,熊哥,不管是哪个年代,要吃饭都得干活吧。我开个小旅馆真的不容易,您就别弄这车了,我真的赔不起。”小旅馆老板连连向这壮汉说好话。

        秦朗知道,眼前这个“熊哥”不仅仅是一个地痞,而且还是一个脑残的民族主义者,这个蠢货自己游手好闲,却总不能接受别的人比他的日子过得好。

        “把你的脏手拿开。”秦朗向熊哥喝道。

        “哟呵,这是你小子的车?妈的,一个黄毛小子居然开豪车,比熊哥我的日子过得都好。不过,这里可不是汉人的地盘,这里是我熊哥说了算,你也别想着警察会来帮你。在这里,警察都得给我熊哥几分面子。”熊哥向秦朗挑衅道。

        “噢?”秦朗冷笑道,“你这么**?比我这个密宗护法金刚还要**?”

        “护法金刚?你是密宗的护法金刚?”熊哥哈哈大笑,“你要是护法金刚的话,老子就是佛祖了!”

        “居然敢亵渎佛祖,你这是找死的节奏啊。”秦朗冷笑道。

        “找死?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你能动得了我?你还是自求多福吧。”熊哥怒吼道。

        但就在这时候,一群喇嘛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老喇嘛向秦朗道:“秦护法,你怎么会住在这种小地方?赶紧走吧,同我一起上山。”

        “昨天到这里就天黑了,顺便就住下了。对了,这个地痞不仅对我进行挑衅,而且还公然亵渎佛祖,对于这种人,你们一般怎么处罚啊?”秦朗向图番上师问道。

        “那去给佛祖当祭品吧。”图番上师淡淡地说,“今天是大日子,总是需要一点祭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