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89章 好算计
  • 正文 第989章 好算计

    作品:《少年医仙

        “毒宗的事情?”秦朗故作茫然,“我是密宗的护法金刚,怎么和毒宗有什么关系?”

        “秦先生,我怎么听人说你是毒宗的传人,也是当今的毒宗宗主呢?”图番上师的语气依旧是那么漫不经心。

        “关于我是毒宗传人的事情,只是传闻而已;而我是密宗护法金刚的事情,却是您亲眼见证过的,您宁愿选择相信传闻,而不相信亲眼见证的事情?”

        这一句话,让图番上师这老喇嘛都不由得为之一愣,暗叹这小子的词锋果然厉害。

        片刻之后,图番上师才道:“秦先生,我这老家伙倒宁愿你是密宗护法。而且,毒宗早就失势了,我也不知道那帮老家伙老惦记着干嘛。不过,我可以当你是朋友,当你是密宗的同门,但是别人我就没办法保证了。”

        “有上师这话就够了。”秦朗笑道,“我向来就不是怕事的人,之前没有跟您说这事,就是担心你以为我会求密宗庇护。好了,既然上师已经明白了我的用意,我就不多说了。对了,我还准备了精彩的节目给上师,您就好好享受吧。”

        说完之后,秦朗离开了图番上师的房间。

        图番上师正纳闷秦朗给他准备了什么精彩节目,片刻之后就看到一个穿着纱裙的蒙面女子走入了房间之中,这应该是一个少女,虽然蒙着面纱,却难掩其美貌,美妙的**在轻纱之下若隐若现。

        进入房间之后,这少女就开始翩翩起舞了,并且随着她的舞蹈,手足上的铃铛自然而然地发出清越的声响,显得极其香艳却又不下流。

        与此同时,酒店的另外一个房间中,秦朗向任美丽问道:“你派过去的那妞儿,能不能搞定图番老喇嘛啊?这老家伙禅功可是厉害。”

        “放心好了,凤娇可是我们魔宗专门训练出来的好苗子,本身姿色很好,修炼过天魔舞,而且还是一个小明星,在电视上出镜率比较高,这老喇嘛肯定过不了她这一关。更何况,你以为密宗的老喇嘛都只是‘吃素’的?”任美丽信心满满地说。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秦朗笑道。

        “你当然应该放心。”任美丽幽怨地看了秦朗一眼,“你就关心那老喇嘛的幸福,没看到旁边有美女吗?”

        秦朗知道任美丽的小姐脾气上来了,于是安慰她道:“我知道你是美女,还是超级小美女,你看我这里不是都有反应了么。不过,今天晚上应该有好戏看,指不定我等会儿还要出手的,等这场戏过了之后,我任你处置好了。”

        “任我处置?稀罕你!”任美丽哼了一声。

        ****

        如同任美丽所料,图番上师可不是吃素的,他知道魔宗的天魔女可比密宗培养的明妃有意思多了,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既然秦朗送上了这样的“大礼”,图番上师当然是不会推辞的。

        图番上师虽然年纪大了,但毕竟是修士,哪怕是没有修炼武功,但是强大的精神力使得他可以充分地驾驭自己的身体,该雄起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疲软,既然有天魔女这样的极品礼物,老喇嘛自然要好好地享用一番,同时心头暗叹秦朗这小子真会办事。

        一个多年修行的老喇嘛,一个是魔宗的天魔女,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都非常忘情地投入到双修的妙法之中去了。

        但就在此时,图番上师忽地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被这寒冷的杀气一激,图番上师顿时身体一抖,一泻千里。只见房间之中忽地出现了一个黑衣人,这人出现之后,立即向着图番上师隔空一拳轰了过来。

        图番上师虽然感受到对方的杀气,并且试图用精神力干扰对方,奈何这个杀手的意志十分坚定,隔空一掌发出的罡气已经让图番上师无法消受。

        但就在此时,另外一个身影闪电般窜了过来,挡住了黑衣人的一拳,同时展开拳脚轻松地将黑衣人的攻势给压制下去了。

        图番上师看到秦朗出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提醒秦朗道:“秦护法,留下他一个活口,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

        不用图番上师交代,秦朗自然也会留下活口,这黑衣人在秦朗的拳脚攻势下,就如同陷入了蜘蛛网的昆虫,根本无法逃脱,只能眼睁睁地被秦朗榨干了潜力,然后落入了秦朗的手中。

        自从修为境界提升之后,秦朗的金蛛银丝手也有了新的体悟,不仅可以将对手困在一个范围之中,而且秦朗还能用金蛛银丝手释放出来的丝状罡气去吸收对手的真气。这个黑衣人,此时就被秦朗吸收了绝大部分的真气,基本上算是被废掉了。

        现在,这个黑衣人的唯一价值就是接受审讯,在秦朗的逼供手段之下,黑衣人很快就交代了来历:影子部队的人,也是术宗的人。至于目的,就是杀掉图番上师。

        以图番上师的精神修为,当然能看出这黑衣人没有撒谎,的确是坦白地交代了来历。

        这时候,秦朗恰到好处地向这黑衣人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对图番上师动手?你们术宗和图番上师有仇?”

        “我倒是明白他们的企图——”图番上师眼中精光一闪,冷哼道,“我是应了你的邀请来做客的,一旦我被杀了,你就难辞其咎,密宗的人必将你视为死敌!”

        “真是该死!”秦朗气得一巴掌拍在了这黑衣人脑袋上,彻底废掉了此人的生机,然后将其丢入洗手间的浴缸中,洒上了一些化尸水。

        随后,秦朗向图番上师道歉:“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上师险遭——”

        图番上师阻止了秦朗道歉,微微笑道:“秦护法,你的礼物我很喜欢。都是这个该死的东西,搅了我的兴致。这个蠢货自然是死有余辜,不过术宗那帮人也是可恨,他们居然想要我做替死鬼,那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秦护法,你以后依旧是我们密宗的护法金刚,我看谁能污蔑你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