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88章 远交近攻(6更求票)
  • 正文 第988章 远交近攻(6更求票)

    作品:《少年医仙

        2013年,最后一个爆发周,小米直接送上6更,够意思了吧?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砸票,别让小米寒心啊,规矩1000票加一更。舍不得票票的读者,如果你是包月用户,欢迎阅读《兽行天下》、《活金》、《天生神匠》三本老书,请你们将老书vip章节点一遍都行,每增加30个包月用户,小米都将加更一章。

        ============

        上课铃声响了,秦朗也离开了学校。

        没想到刚出校门,秦朗就碰上了任美丽的母亲胡千蝶。见到胡千蝶的时候,这位准岳母虽然在笑,但是笑容却让秦朗有些忌惮,于是秦朗赶忙上前问候。

        “行啊,秦朗,你相当可以啊?”胡千蝶还在笑,但是笑容却有些寒意。

        “任夫人,您这是笑里藏刀啊,我有点怕呢。”秦朗陪笑道。

        “你怕?你要是怕的话,你会干出背后捅刀子的事情?”胡千蝶冷哼一声,“你好歹也算是我们任家的女婿了,不好好给我们任家谋取福利也算了,居然还敢损害我们的利益!”

        “这个……不知道任夫人从哪听来的,我可没干什么坏事得罪您吧?”

        “还装糊涂是不是?你这小子,真是讨打呢!”胡千蝶再哼一声,“十殿阎罗门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当然。”秦朗点头,“这事你不是知道吗?”

        “还装糊涂?我们只是让你去教训一下罗霸道,让他知道该效忠谁。结果你呢,你倒好啊,直接把十殿阎罗门给接管了,变成你们毒宗的地盘了!”胡千蝶的确是有些气愤。十殿阎罗门好歹也是魔宗的一脉,本来指望秦朗去施加一点压力,然后让罗霸道继续效忠于魔宗,哪里知道罗霸道和十殿阎罗门的元老们居然直接投靠秦朗了,这就失去了任无法的本意了。

        “呃……你们不早说呢。”秦朗故意装出郁闷的样子,“你们只说让我狠狠去教训罗霸道,并且还说有你们给我撑腰,让我放心去干。结果,我去干了,罗霸道也听话了,你们又说是我的不是,我真是郁闷啊。”

        胡千蝶微微一愣,不知道秦朗这话是真是假:“那罗霸道为何要效忠你?”

        “我怎么知道。”秦朗道,“可能是因为我干掉了十殿阎罗门的的一个元老,所以他们都怕了我吧。要不然这样,我让罗霸道也对您恭恭敬敬,听您的命令,如何?”

        看见秦朗这么说了,胡千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缓和了语气:“秦朗,我也不是为了责怪你,而是你这么做的话,已经得罪了魔宗的一些元老。十殿阎罗门,是几个元老用来平衡魔宗权利的砝码,现在你将这个砝码变成了你的,你觉得他们会就这么算了?”

        秦朗当然知道魔宗的一些勾当,也知道自己的老丈人任无法在魔宗没有完全掌权,反而没有他这个光棍宗主洒脱。不过,既然胡千蝶已经开口了,秦朗也不能不给面子,于是说道:“任夫人,您看这筹码真的捏在魔宗的元老也不合适,所以我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十殿阎罗门交给我来打理,名义上还是归于你们统管,那些元老也无话可说。另外,我会让十殿阎罗门的实力大增,以后你们用起来也觉得好使,你看如何?”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让十殿阎罗门的实力大增!”胡千蝶算是答应了秦朗的要求。

        于是,秦朗打开车门,走出了胡千蝶乘坐的豪车,步行着返回了学校。

        现在,国庆大假的节日氛围已经相当浓厚了,华南联大的各个社团也开始筹备着节日的晚会和各类节目等等。在校园内,秦朗看到了庞氏药业集团的广告,毫无疑问是公司赞助了大学社团的晚会活动等等。这种宣传投入,相对于各种电视广告便宜多了,而且现在的大学生不仅仅是消费群体,也算是宣传群体,因为大学生拥有微博、微信等通讯圈子,很容易将他们喜爱的产品推销给别的同学,这可是庞大的宣传资源。

        秦朗相信,等到国庆节过了之后,庞氏药业集团的“真汉子”系列产品应该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拥有一定的知名度了,产品也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销售。接下来,就会有更多系列的产品进入市场,等男士产品的知名度上去之后,集团公司就会开发女士产品了。

        虽然公司发展进度有些操之过急的感觉,但是毕竟有专业团队在操作,而且有风险评估师等,所以目前公司的产品和整个公司的运营状况都十分良好,完全不用秦朗操心。

        秦朗不关心公司的产品究竟能赚多少钱,他关心的是什么时候立这个牌坊。不过,这个牌坊自己立不合适,还需要有人站出来唱对台才好,这个就需要时间和时机了。

        两个“影子”还在尽职尽责地监视着秦朗,然后将一些不痛不痒地信息发送给他们的上级,当上级意识到有一个“影子”已经被灭掉之后,他们又派了一个“影子”来协助监视秦朗,但是这个人刚一来,就被无情地出卖了,然后在秦朗的手中变成了另外一个毒奴,依旧尽职尽责地进行着“监视”秦朗的职责。

        不过秦朗知道,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太久,郭家和术宗的人迟早都会发现秦朗的小伎俩,然后必然会采取新的行动。

        当然,秦朗也不会坐以待毙,所以晚上的时候秦朗在希尔顿酒店请了一个重要的客人,这个人就是密宗的图番上师。图番、达瓦和普布三个喇嘛,是藏羌自治州的三位“大神”,在整个密宗当中都有深远的影响力。

        秦朗之所以特意邀请了图番上师来做客,是因为图番上师不会功夫,但是却能够成为三位上师之首,可见这个老喇嘛相当地不简单呢。

        不用说,秦朗宴请这个喇嘛肯定是用了最高的规格,以显示对这个老喇嘛的看重。待到晚宴之后,秦朗将图番上师送回了酒店的总统套房中。见秦朗似乎要走了,图番上师却邀请秦朗坐下喝杯茶,然后问道:“秦先生,你这么隆重地宴请我,难道没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上师这话有些奇怪了。得您照顾,我好歹也是密宗的护法金刚,如今做生意发达了,宴请一下您老,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只是表达我的敬意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秦朗说道。

        “噢?不是为了毒宗的事情?”图番上师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