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68章 术宗的人
  • 正文 第968章 术宗的人

    作品:《少年医仙

        “老鹤,你这是要杀人么?”秦朗笑着说,“稳着点,我可不想走路回渝城。”

        “不是……姑爷,您真的杀了一个通天境的元老?”这才是老鹤关心的。他也是习武者,他当然知道一个通天境的高手意味着什么,而秦朗居然轻描淡写地干掉了一个通天境高手,这简直是骇人听闻!当然,如果秦朗真的干掉了通天境的高手,那么就是对十殿阎罗门最大的威慑了。

        “当然,这难道很奇怪么?”秦朗反问老鹤道,“你知道,我是毒宗的宗主。如果连区区一个十殿阎罗门都不能威慑的话,岂不是笑话了?江湖通天塔,我们毒宗好歹也是宗字辈的呢。”

        听了这话,老鹤只是苦笑,心说你师父在的话,毒宗还能算是宗字辈的,但是现在毒宗在江湖谱上的排名,恐怕是要被剔出宗字辈了。但是,秦朗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干掉十殿阎罗门的通天境高手呢?难道是用毒?

        具体的细节,秦朗当然不会告诉老鹤的。到了渝城之后,秦朗立即上了返回安蓉市的列车。当秦朗离开之后,老鹤果然第一时间向魔宗宗主汇报了情况:“宗主,姑爷已经上了火车,听说十殿阎罗门的一个通天境高手死于他的手中,不知道真假。”

        “唔……应该是真的。据我所知,这个小子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很好,不愧是我任无法的女婿!”任无法的声音显得很是开心。因为秦朗教训了十殿阎罗门,就算是间接给他争光了。不过,如果任无法得知十殿阎罗门已经被秦朗完全掌控的话,不知道他是否还能这么开心地称赞秦朗了。

        因为不是周末节假日,火车上的乘客并不多,一个车厢也就寥寥几个人。

        秦朗倚窗而坐,寻思着回到安蓉市之后的打算。不过这时候,一个穿着中山装,看似儒雅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坐在了秦朗对面:“小兄弟,不介意聊几句么?”

        “如果我说介意,你会走开么?”秦朗反问一句。

        “哈哈,小兄弟果然快人快速。”中年人呵呵一笑,“鄙人周昌日,是国家易学研究会的成员。”

        “算命的?”秦朗哑然失笑。

        “易学博大精深,算命只是小道而已。”周昌日用高深莫测的口气向秦朗道,“我看小兄弟煞气缠身,莫非是最近刚遭遇了血光之灾?”

        “嘿……你看错了,我给别人带去了血光之灾,而不是自己遭遇了血光之灾。”秦朗笑着说道。

        “是吗?那令师呢?”周昌日语气淡然地问了一句。

        凛冽的杀气从秦朗身上释放而出,他盯着周昌日道:“你是术宗的人?”

        术宗的人,最喜欢搞这些风水、算命之术,并以此来掩藏自己的身份。另外,术宗的人也往往通过风水命理来接近达官贵人,为宗门谋取福利,这也算是他们谋生的手段。

        原本,秦朗对术宗的人并没有多大看法,但是自从千秋真人算计了他和老毒物之后,秦朗跟术宗就算是不共戴天之仇了。

        周昌日点头承认,向秦朗道:“不用紧张,千秋真人虽然也是我们术宗的人,不过他办事不力,死有余辜。小兄弟,你如果肯为我们影子部队效力的话,你和术宗的恩怨我们既往不咎。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背负毒宗传人的身份在江湖上东躲西藏——”

        “不用说了。”秦朗打断了周昌日的话,“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噢,你答应了?”周昌日向秦朗笑道,“不愧是年青人,行事果断!很好,有前途!”

        但是,周昌日的笑声很快就转冷了,因为秦朗的精神力已经向他碾压过去了,并且秦朗用精神力向他说道:“对于术宗的人,我从来只有一个决定——杀!你们术宗不是很会算计么,你没算到我会杀掉你吧?”

        “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知道我是术宗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被你所杀!”周昌日立即反击,同时车厢里面的其他几个人向着秦朗围了过来,很显然这几个人也是影子部队的人。形成合围之势后,周昌日向秦朗继续道,“我们这些天一直在留意你的行踪,然后决定在火车上动手,因为这里你没有帮手,甚至连毒宗的毒奴都没有。不过,我真是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如此冲动,敢向我动手!”

        “你想知道原因,那我不防告诉你。我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向你们动手,那是因为我要干掉你们几个,实在太轻松了!”秦朗忽地运转诸天黑暗轮回观想法,同时身上的诸天黑暗轮回珠浮现起来,顿时整个车厢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此时,列车也刚好进入了黑暗的隧道之中。

        无尽的黑暗,似乎在刹那中结束,又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

        “啊!”

        当列车驶出隧道的刹那,周昌日忽地发出了一声惨叫,鼻子和眼睛当中同时有鲜血渗了出来。虽然他再度看到了光明,但这却是他最后一眼看到的光明:车厢里面的几个帮手,都已经瘫倒在地上了,身上都留下一个一两寸长的口子,伤口没有出血,但这几个人都已经生机全无,而对面的秦朗早已经不知所踪。

        “不——”

        周昌日在心底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这一次行动他已经做了完全的布置,事前对秦朗的实力也做出了客观评估,而且他事先还给自己卜了一卦,卦象显示大吉大利……

        周昌日的思维在这里中断了,因为他的生机也已经中断。

        不过,周昌日的出现,依然对秦朗造成了一些影响——让秦朗回到安蓉市的时间延长了一个多小时。

        江湖消息永远都是传递得很快的,当秦朗回到安蓉市之后,就接到了来自唐门的问候,唐门表示要跟秦朗进一步加强合作之类的,同时地鼠门也表示他们将完全撤出平川省。至于青城怕,也有了反应,秦朗再度收到了来自水镜真人的邀请。

        水镜真人,不仅代表了青城派,从某种意义上也代表了道教,所以秦朗决定去见一见这个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