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39章 全身化脓
  • 正文 第939章 全身化脓

    作品:《少年医仙

        悲剧,源于冲动。

        秦朗忘记了是谁说的这一句话,但是从今之后,他一定不会忘记这一句话了。

        因为秦朗今天的悲剧,就源于冲动。

        东拼西凑地自创修炼功法,这已经是冲动了;功法没有经过仔细推敲和实验,居然就直接去灵气最浓郁的地方修炼,这是冲动找死的节奏。

        结果,鱼龙决没有让秦朗金鳞化龙,倒是让他全身化脓了。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来到了黑水潭边上,秦朗准备开练,但是丹灵小和尚却怂恿秦朗到黑水潭下面去修行,因为黑水潭下面是黑水王蛟修炼的地方,下面就是毒宗灵脉的泉眼,在水下修行肯定事半功倍;另外,既然这门功法叫“鱼龙决”,那么就应该呆在水下面修行,然后就可以来一次鲤鱼跃龙门式的突破。

        经不起丹灵小和尚的鼓动,秦朗果然沉入了黑水潭中,反正如今以他的功夫境界,即便是在水中修行也不会憋气的。而且,这黑水潭的水下面天地灵气的浓度的确更高。于是,秦朗冲动地沉入水底,然后果然看到了黑水王蛟遗留在水下的修行之所。黑水王蛟在这黑水潭的底下布置了一个阵法,专门从灵脉中提取和汇聚天地灵气,以加快它修行的速度。现在,因为一时冲动,秦朗也就利用了这个阵法。

        因为很冲动地想要试一试“鱼龙决”的威力,秦朗浑然没想到他和黑水王蛟的差距,黑水王蛟吞吐天地灵气的能力,必然是秦朗的百倍千倍!就是这个原因,让秦朗吃尽苦头,造成了悲剧。

        一开始运行这鱼龙决的时候,秦朗发现这一门功法果然不错,能够飞速地将大量天地灵气吸收到身体当中,这比秦朗以前修行的功法好了很多。于是,秦朗大胆地开始了尝试,随后问题就显现出来了:鱼龙决吸纳天地灵气的效率太高,而恰好这里又是毒宗天地灵气最最浓郁的地方。秦朗在这里修行鱼龙决,就如同在三峡大坝下面开个洞,巨大的水压会导致这个洞根本堵不住!

        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鱼龙决加上黑水潭水底下的聚灵阵法,造成了毒宗灵脉的天地灵气飞速地灌入秦朗的身体丹田、经脉和血肉之中,甚至将他的每一个毛孔都注满了!顷刻间,他就变成了被高压喷头刺入身体的注水猪,被撑得不行了!不同的是,秦朗的身体冲的不是水,而是天地灵气。

        秦朗察觉到问题不对劲之后,立即停止修行,他可不想被天地灵气给冲爆炸。但是,秦朗改变主意也晚了,狂暴的天地灵气就如同决堤的大坝,不断地涌入秦朗的身体之中,他的身体成了这些天地灵气唯一的宣泄口!

        出现了这样的变故,将那丹灵小和尚都吓得惊呼起来:“不好!主人您要被灵气撑爆了!”

        秦朗心头骂道这家伙不是废话么,他也知道自己片刻之后就会被灵气撑爆,所以秦朗做出了一个疯狂的抉择:与其被灵气撑爆,不如直接先爆!

        秦朗以自身真气,艰难地聚气为针,刺破了自身丹田,同时刺破了身上多个穴位,让自己变成了一个漏气的“气球”,这样才避免了被天地灵气撑爆身体!

        虽然避免了身体爆炸的厄运,但是秦朗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惨烈的,丹田被刺破,全身多个关键穴位被破,这简直就是自废功夫、自寻死路!

        不过,即便是当秦朗刺破自己的丹田和穴位之后,那些疯狂的天地灵气也没有立即停止,继续疯狂地涌入他的身体之中,根本不管他的身体受得了还是受不了。结果,丹田和穴位受到的创伤更大了,他的身体不仅开始“漏气”,甚至直接“漏血”了。

        当霜儿师姐把秦朗从黑水塘中捞起来的时候,这家伙全身都在流血,只剩下半口气了。

        霜儿看着如此凄惨的师弟秦朗,顿时泪如雨下,不过却没有停止对秦朗的救护,不断地将真气注入秦朗的身体之中,以留住秦朗这危如累卵的小命。尽管,在她看来秦朗就算是能留下一条小命,也必然沦为功力尽失的废人一个。

        片刻之后,见秦朗依然没有醒转,霜儿更加着急了。这时候,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忽地开始褪去身上的衣服,准备用另外一种方式救回秦朗的命:她修炼的毒宗的**功,这其实是一门高明的双修功法。当她长大的时候,自然明白了老毒物让她修行**功的用意,就是要在关键时刻救回秦朗一命,因为**功的阴阳调和之功效可以很好地治疗练功走火入魔的痹症。秦朗修行的是历代毒宗无人修行的无相毒功,所以老毒物担心秦朗有一天会走火入魔,因此留下了后手。

        知道她有一个未来的宗主师弟之后,霜儿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宿命,不过她没有抗争,因为在她的心头,老毒物是她的救命恩人,毒宗就是她的家,而秦朗也如同她的至亲之人。如今到了这样的情况,她根本来不及多想,只想用尽办法救回秦朗一命。

        但这时候秦朗却醒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得差一点昏过去:

        此时已经到了夜晚,漫天星辰,他赤条条地躺在黑水潭旁边,全身伤痕累累,霜儿师姐跪坐在旁边,外衣已经褪去,只穿着贴身的内衣,星光下那姣好的身材、白玉无瑕的皮肤,构成了一幅诡异而美丽的画面,而此时霜儿的手指已经搭在了内衣的边缘上,似乎马上就要褪下最后的防御了,慌得秦朗赶忙开口:“别……霜儿师姐,我知道你用意,但是……我现在不需要……”

        因为太着急了,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的时候被呛着了,结果从鼻子里面喷了出来。

        “师弟,你不要紧吧?”看到秦朗醒来,霜儿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师弟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好你的!”

        “我知道,我相信……但是请你先穿好衣服吧,否则我会喷血到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