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35章 黑水王蛟跑路
  • 正文 第935章 黑水王蛟跑路

    作品:《少年医仙

        当然,垂死挣扎是免不了的,这头锦鳞蚺虽然知道秦朗厉害,但是不能眼睁睁地受死啊,所以它立即开始用强壮的身体去绞缠秦朗了,可惜秦朗如同磐石一般纹丝不动,然后直接伸出一根指头,向着这头锦鳞蚺的下腹点了过去。

        嗤!

        在秦朗的指尖,一道细如银针的真气激射而出,直接穿过锦鳞蚺的皮肉刺入到它的兽宫穴之中,这一道吸入银针的真气中,还有一点紫光闪过。

        秦朗对自己以气代针手法很满意,因为毒虫、凶兽的“兽宫”就如同人之丹田一样,虽然正确的刺激方法可以带来好处,但是一旦这些重要位置受创,也会带来一些弊端。比如银针,刺入丹田穴的时候,必须要千万小心,因为一旦不小心,就可能造成习武者丹田被毁的惨烈下场。

        正因为有风险,所以秦朗用了以气代针的办法,就凭他控制和凝练真气的手段,要做到这一点实在太容易了,而且秦朗也可以将那一团紫气融入到“气针”之中,一举两得。

        按照“点宫法”,秦朗已经分别给锦鳞蚺、老山龟、花貂和金花蛇施“针”了。接下来,就是观察这些试验品的反应了。

        情况比秦朗预想中的要好,通过“天眼”观察,秦朗可以清楚地看到四个试验品的细微变化,这四个实验品的变化比他估计的要好,它们的气血运行速度明显提升,而且气血之中似乎携带着一股神秘力量,不断地冲击着它们基因深处被封印的远古力量……它们的体质已经开始有了提升,这比卷宗里面记载的结果已经好了很多。不过,这四个试验品似乎无法吸收那种神秘的紫气,哪怕只是针尖的一点点,最后这些紫气还是回到了秦朗身上。

        不过在秦朗看来,这些神秘紫气已经发挥作用了,否则的话,这四个试验品的效果不会如此迅速。

        按照秦朗的估计,坚持用点宫针法给这四个试验品扎针的话,最迟在三十天左右,这四个试验品的血统应该会有明显的变化了。

        至于血统提升的具体情况如何,秦朗却不敢肯定,因为他不知道这四个试验品的基因深处,究竟封印着怎样地力量。

        但是,这一切已经让秦朗十分满意了,所以他继续沉浸在试验和分析之中。

        至于吃饭的事情,秦朗根本不用操心,霜儿到时候会悄然送上来,但是却不会出声影响到秦朗的试验和研究。

        ***

        时间飞快流逝,秦朗也不知道自己在“实验室”中呆了多长时间,直到他的耳畔忽地传来了一声怒吼声,那是黑水王蛟的怒吼声!

        不知道是谁热闹了那头黑水王蛟,但是秦朗知道后果一定不妙,所以他不得不从实验室中钻了出来,飞速赶往黑水潭。

        激怒黑水王蛟的人竟然是霜儿师姐,这是秦朗没有想到的。

        此时,一向温柔的霜儿师姐竟然站在黑水潭的边缘上,而那一头黑水王蛟却是将半个身体都从潭水中冒了出来,看得出来这头黑水王蛟已经异常地愤怒了。如果不是因为霜儿是毒宗的人,而且还算是熟人,恐怕现在她已经被这黑水王蛟给吞了。

        “前辈息怒——”

        秦朗知道这黑水王蛟的厉害,可不敢让霜儿真的将它彻底开罪了。

        霜儿看到秦朗来了,赶忙向秦朗道:“宗主,它……它身为镇山神兽,居然要离开毒宗了!简直……它简直太无情无义了!”

        当霜儿坚持要称呼秦朗为“宗主”的时候,那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情。

        毫无疑问,这黑水王蛟准备闪人,就是毒宗的大事情了。如今的毒宗,除了剩下一个空空的山门之外,就剩下这么一头镇山的黑水王蛟了,现在倒好,黑水王蛟都准备跑路了,这毒宗山门以后如何镇守了?岂不是任何江湖门派的人,想来就来?

        在霜儿看来,老毒物刚刚仙逝,毒宗已经少了一根支柱,现在连这镇山的黑水王蛟居然也要走了,这简直就是落井下石啊!的确是一点不讲义气!

        不过,对于黑水王蛟的选择,秦朗却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知道这家伙有这样的想法了,于是向霜儿说道:“师姐你冷静一下,您放心,就算是黑水王蛟前辈真的走了,我也向你保证,毒宗山门不会变成公共厕所一样的识.别区——任何人想来就来!”

        “但是宗主——毒宗现在的情况,怎么能经受起如此巨大的损失,一旦它离开这里,我担心别的宗门会乘虚而入,那毒宗就真的完了!”霜儿师姐一向镇定、坚强,但是此刻已经急得眼泪乱滚了。

        老毒物的离开,对于霜儿来说自然是伤心之事,但是她不想让秦朗担心,所以表现得十分镇定,而且她知道师弟刚刚接任毒宗的宗主,还需要她的大力支持,这种时候她不想为师弟再增加任何负担。谁知道,竟然有出了这样一档子事情,这个黑水王蛟居然这时候也要舍弃毒宗了。对于霜儿来说,这当真是雪上加霜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毒宗简直就是她的家一样,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毒宗彻底完蛋呢。

        秦朗的安慰让霜儿暂时镇定下来,秦朗向黑水王蛇道:“前辈,上一次你不是说仔细考虑么,现在怎么要急于离开呢?”

        “我已经给了你十天时间,你依然没有拿出可以让我改变决心的东西来。”黑水王蛇道,“你应该明白,对于我来说,舍修行之外再没什么东西可以影响我、束缚我;不过对于你,你的修行不够、道心更不够,所以你心头还有所谓的情义、对宗门的忠诚,这些东西实在可笑,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否能拿出让我改变决定的东西?”

        秦朗摇了摇头,然后解释了一句:“再给我一个月,不,二十天时间,我一定会拿出让你改变决心的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