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75章 欲擒故纵
  • 正文 第875章 欲擒故纵

    作品:《少年医仙

        管泰隆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很显然秦朗的话触及到了他的痛处。

        作为一个男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活生生地变成了太监。管泰隆虽然是佛宗在军方的代言人,但他并不是吃斋念佛的和尚,何况就算是和尚,恐怕也不想当太监。更何况,秦朗已经从巴青那里知道管泰隆正想尽一切办法恢复自己的能力,所以秦朗才有把握能够跟管泰隆达成某些协定。

        果然,管泰隆的脸色虽然铁青,却没有立即发作:“你有办法治疗我的隐疾?”

        “如果没办法的话,我就不会开这个口。”秦朗说道,“不过,我有条件的。”

        “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管泰隆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得知‘超级战士’计划的,不过你应该知道这是军方高级机密,我是不可能泄露给你的。”

        “唔……这么说,没得谈了?”秦朗问道。

        “你的条件,我不能答应!”管泰隆坚决地说。

        “不答应就算了。”秦朗起身说道,留下一个药方和一小瓶药酒,“按照方子服用一下,对你有效果的——洛滨,我们走。”

        “这就说完了?”洛滨诧异地说,敢情她是没听秦朗在说什么啊。

        出去之后,洛滨向秦朗道:“他不是没答应你的条件么,你干嘛给你他药方?”

        “先结一个善缘嘛,免得他找人对付我。”秦朗笑道。这个药方虽然对管泰隆的隐疾有效果,不过却不能让他痊愈,因为管泰隆的问题比之前那个中年男人的情况严重得多,所以没那么容易痊愈的。这个药方和药酒都只能指标,不过,总是要让管泰隆尝点甜头不是。一旦他尝到了甜头,他恐怕就更加渴望治愈自己的身体了。

        果不其然,秦朗离开之后,管泰隆就找人看了看秦朗留下的药方和药酒。确认没有毒药之后,管泰隆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服药了。

        至于效果,当然不必说了。秦朗的药酒可是用上等的如意钩泡制的饿,这如意钩是在阴无华的山谷中经过了灵气洗涤的,已经可以算是灵药了,再加上秦朗的药方配合,自然可以让管泰隆重振雄风了。当然,管泰隆也没有浪费机会,一夜**之后,管泰隆悲催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只能怏怏然回到建设兵团去找秦朗。他可以肯定,秦朗这家伙肯定有办法彻底治疗他的隐疾的。

        但是,让管泰隆郁闷的是,秦朗这家伙居然离开了建设兵团,说是跟洛滨那丫头去旅游去了。管泰隆气得够呛,但是却也没办法。这里还是密宗的地盘,他不可能动用自己的人去对付秦朗;何况,现在管泰隆也不敢太得罪秦朗,否则还跟秦朗如何谈条件?关于“超级战士”的秘密药物肯定不能给秦朗,但管泰隆觉得有其它东西可以打动秦朗的。

        秦朗的确是带着洛滨去旅游了。不管怎么说,自治州的风光都是极好的,而且洛滨又是专门来给秦朗惊喜的,秦朗不能不领这个情。况且,如果不将洛滨带走,让她跟徐小璐在建设兵团碰面,迟早都会出问题的。

        虽然说是旅游,不过秦朗和洛滨都没有刻意准备,跟管泰隆谈过之后,秦朗牵着洛滨的手出了建设兵团,然后才告诉洛滨:“我带你去看雪山草原吧!”

        洛滨想都没想,就跟秦朗走了。

        走了一阵之后,洛滨才意识到他们什么东西都没准备。

        秦朗却笑着对她说:“我有这一身行头,就相当于信用卡,很好使的。”

        洛滨一开始还不相信,结果秦朗还真是凭着密宗“护法金刚”的心头一路骗车坐、骗吃骗喝骗住宿,这身份当真是好使,以至于第二天从小旅馆出来之后,洛滨忍不住向秦朗问道:“我说秦朗,我现在都开始羡慕你这个喇嘛身份了。要不然,也去出家得了?”

        “嘿,我虽然是被逼着出家的。不过,要不是看到当喇嘛有这么多好处,我会答应剃头?当然,也不是所有喇嘛都这么吃香,我可是有头衔的的——护法金刚,听起来很拉风吧?”秦朗笑道。

        “别说,感觉还真是有点拉风。”洛滨笑道,“不过,看你摆出一副高僧的样子,我就觉得好笑。”

        “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不像高僧?”秦朗双手结出密宗手印,运转光明菩萨观想法,当真是一副得道高僧的风范。否则的话,谁愿意让他们免费吃喝、住宿,前往别小看当地少数民族同胞的智慧。

        当然,最重要的秦朗不是装高僧大能,而是他现在确实有了这么一个真正的身份。’

        “挺像的,不过我就是觉得好笑。”洛滨果然笑了起来,“你小时候不就想当小金刚么,现在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那我小时候还想你当我老婆呢,是不是也能如愿以偿啊……”

        听了这话,洛滨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向着绿油油的草坡奔跑过去。

        两人在草丛中滚了几圈之后,并排着躺在点缀着野花的草丛中,牵着手傻傻地仰望着蓝天,过了许久之后,洛滨才坐起身道:“这种无忧无虑的感觉真好,真是羡慕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的人。”

        “你羡慕他们的时候,不知道他们也在羡慕你。”秦朗笑道,“像你这样的都市小清新,当然喜欢蓝天白云、草原雪山,但是对于这些已经看惯了草原雪山的本地人来说,他们更憧憬繁华的都市。况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外面的人来到这里,也就是欣赏欣赏这里的美景罢了,真要长期在这里生活,恐怕根本就无法适应。别的不说,你之所以感觉这里的人都比较纯善,那都是因为我的缘故。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要是没有我这个护法金刚的身份,这里的人未必就会对我们如此友善了。对了,你知道徐小璐的事情吧?”

        “徐小璐?”洛滨哼了一声,“这个女人真是恬不知耻!我跟你说,不准你跟她有染!哪怕是她送到你床上,你都不准动她!”

        秦朗没想到洛滨也会如此吃醋,笑道:“放心好了,我不会动她的,要动也动你好不好?不过,徐小璐也是倒霉,上一次她一个人骑车旅行,结果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