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67章 神圣和罪恶
  • 正文 第867章 神圣和罪恶

    作品:《少年医仙

        感谢读者“老马“光棍节的投票,加更一章。

        ==============

        这个世界上,最伟大和最疯狂的就是信仰的力量。为了信仰,一个虔诚的信徒可以捐献辛苦一生的积蓄,更不要说让他们修建庙宇了。秦朗曾经见过,一个地方修建寺庙,无数的信徒捐钱捐物,甚至还要亲自将物品抬上山,以显得虔诚。

        封建王朝的王道,是强迫人修筑各种伟大的建筑,所以王道毁灭了;而宗教却是让信徒自愿奉献一切,所以宗教的建筑存在下来了,宗教也一样存在下来了。

        毫无疑问,在控制人心方面,王道比宗教差得太远了。或者说,王道控制的是人身,宗教控制的才是人心。

        越靠近洗云寺,云雾就越浓,走在其中,就如同在蒙蒙细雨中穿梭一样,不过高原的细雨很纯净,给人一种身心得到净化的感觉。洗云寺,洗涤的不是云,似乎是人心。

        不得不说,在这种环境中漫步的感觉很爽,的确给人一种如在仙境的美妙,甚至让人暂时忘却了烦恼。

        爬山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的确如同漫步。在云雾之中穿行了一阵之后,秦朗终于来到了洗云寺的庙门前。

        洗云寺,给秦朗的感觉,除了圣洁还是圣洁。

        这里的僧侣,无论是男僧还是女僧,外面都穿着白色的袈裟。不过,即便是夏天,这里的温度也很低,所以袈裟里面应该都穿着保暖的衣物,除了那些修行很深的人。

        修行很深的密宗弟子,不一定有高深的武功,很可能他们修行的是精神,精神修行到一定火候之后,就可以用精神驾驭身体和感官,哪怕是这些人一点功夫都不会,同样不惧寒冷,因为他们的精神意志完全驾驭了感官,哪怕是在冰天雪地,他们也可以让自己觉得身在六月酷暑。

        达瓦上师是洗云寺的住持,在这个寺庙自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毫无疑问,在这里没有人会在乎法律,达瓦上师对这些僧侣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

        啾!~

        伴随着几声老鹰的叫声,秦朗看到两只巨大的金雕落在了寺庙的屋顶上,威风凛凛。

        而就在此时,秦朗成为密宗白教护法金刚的仪式也开始了,先是两个老僧缓缓走了过来,用金碗盛着纯净的雪水再用指头将碗中的水弹到秦朗身上,口中还念着深奥的咒语,这应该是为秦朗洗涤身心。

        当秦朗进入寺庙之后,更加繁琐的受戒仪式来了,这个仪式是达瓦上师亲自主持的,因为护法金刚在密宗之中也有很高的地位,所以主持仪式的人必须身份显赫,整个洗云寺也只有达瓦上师够这个资格。

        仪式很繁琐,但幸好秦朗只要被动地配合就行了。反正,秦朗知道自己来这里就是来“进修镀金”的。在密宗的势力范围之内,一个护法金刚的“职位”含金量可是很高的。不过,秦朗也知道自己这个身份可不是白给的,既然你领了这个神职,就必须替佛宗办事。当然,这一切都应该是在仪式完成之后。

        仪式进行了半个小时,秦朗终于受戒完毕,顶着一个光头穿上了雪白的袈裟,然后得到了一串天珠作为信物。仪式完成之后,秦朗在外面的水池边上照了一下,感觉还不错,换了这一身行头,他看起来的确有些护法金刚的派头了。

        接下来,秦朗就等待达瓦上师给自己开条件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这种事情不需要交流,秦朗也知道。

        果不其然,仪式完成之后,就有一个女僧邀请秦朗去了寺庙后面的“生活区”,然后达瓦上师在一栋靠近悬崖的小楼中接见了秦朗。这栋小楼有点问题啊,一进入这小楼中,秦朗就感觉气氛不对劲,他向四周的墙壁一瞅,顿时心下骇然:

        这四周的墙壁上,挂了不少的画卷,而且这些画卷似乎都出自名家之手,似乎有很高的艺术含量,但是画中的内容秦朗可不敢恭维,因为里面竟然全都是“欢喜禅”的内容。欢喜禅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佛宗的春.宫图。当然,秦朗这么简单理解也许太肤浅了,但是内容就是这些东西。

        不过,抛开内容不说,秦朗真的很佩服这些画作的创造者,这人绝对是一个真正艺术家,否则绝对不能将这些东西画得如此有艺术性,而且还带着高深的禅意。

        “秦护法,这屋子当中都是少有的杰作,你为何不看了?”达瓦上师平静地说道,“世俗之中的人体艺术画,恐怕未必有几幅能够超越这些画作吧?”

        “单凭其艺术价值而论,这些画作的确是艺术含量很高。不过,这些画作的内容,恐怕即便是世俗也无法被大众接受吧?”秦朗苦笑道。

        “为何要被大众接受?”达瓦上师反问道,“无论大众是否接受,这些画作的艺术价值都是毋庸怀疑的,况且这些画作放在这里,比世俗任何一个博物馆更能彰显它们的价值。秦护法,你不妨好好欣赏一下。”

        秦朗果然开始欣赏这些画作了,不过他一边欣赏一边却在心头嘀咕:“这达瓦上师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不会是看上我了,要我跟她修行欢喜禅?这绝对不行!要真是这样的话,我直接从悬崖上跳下去,溜之大吉……”

        幸好,秦朗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片刻之后,阁楼上走下一个赤足的女僧,这还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依然穿着雪白的袈裟,不染凡尘,从她的身上,秦朗第一眼看到的是“圣洁”,随后看到的依然是“圣洁”。

        在秦朗看来,这才是艺术,大自然之手造就的真正人体艺术。

        达瓦上师说得对,世俗的很多人体艺术,根本就不是艺术。人体艺术,不是找几个绿茶婊脱光了用炮筒照相机猛拍照片就行了,拍完之后还能猛干一场。

        而眼前这个女僧,站在这里就能让人感觉到艺术的存在,从她身上的轮廓不仅可以看到大自然的妙手杰作,而且可以看到密宗赋予她的艺术:圣洁!从骨子从透出的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