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66章 洗云寺
  • 正文 第866章 洗云寺

    作品:《少年医仙

        “这个……还是等单独再说吧。”秦朗道。

        达瓦上师知道秦朗在说前面的司机,于是并不介意道:“他发过缄誓,十年之内都不会开口说话,除非得到我的许可——说说原因吧。”

        既然达瓦上师不介意,秦朗也就只说了:“我对你的转世灵童之身有些看法,我以为转世灵童,就是以你的精神意志强行灭杀了一个幼童的灵魂。”

        “噢,你对转世灵童就是这样的看法?”达瓦上师居然一点不生气。

        “是的,请上师指教。”秦朗道。

        “你知道当我这个躯壳的父母知道他们的孩子是转世灵童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态度么?他们喜极而泣,认为这是莫大的荣耀,甚至对我进行虔诚地跪拜。我得以重生,他们得到了荣耀和欢喜,你为何却看到了阴影呢?”

        达瓦上师心平气和地说,“如果可以让你觉得好受一点的话,我会告诉你之前这个躯壳本是一个白痴孩子,不仅她本人还是她的父母,都受到了很多人的嘲笑。但当她成为转世灵童之后,嘲笑她的人,就只能虔诚地在她面前卑躬屈膝了。”

        听了达瓦上师后面这话,秦朗果然是好受多了。

        不过,达瓦上师接着又说了一句:“当然,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好心,只是因为她这个躯壳很适合我,而且白痴是不完整的灵魂,很容易被‘净化’的。既然你对转世灵童如此有兴趣,我便再跟你说说。没错,你对转世灵童的看法其实是正确的,转世就是掠夺别人的躯体,但是掠夺是这个世界的本质,弱肉强食而已。强者掠夺弱者,就如同人掠夺动物:占其地、害其命、食其肉。秦先生,难道你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达瓦上师口绽莲花,将佛宗辩解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秦朗很喜欢研究生物知识,当然知道弱肉强食是这个世界的本源法则,推动着物种的繁衍和进化。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展开了还击:“的确,我不是吃素长大的,我也吃过肉,也害过命。不过,人之所以区别于别的动物,就是因为人能以道德束缚自身的野性,超然于动物之上——”

        “道德?”达瓦上师不屑地说道,“你真是虚伪,到了我们这种境界,如果连道德的本质都看不清楚的话,那真是白活了。所谓道德,不过是上层统治下层的教化统治工具而已。儒教之所以兴盛,不就是因为它迎合了统治者的心理么。作为强者,早就应该超越道德的束缚了。”

        “无论如何,强占他人身体,灭其灵魂,这种事情都是令人发指的,这跟我们佛宗普度众生的理念也相违背啊。”秦朗道。

        达瓦上师见秦朗情绪激动,却也不生气,淡然地说道:“你终究还是年轻,我且问你一句:若是连自己都不能普度,谈何普度众生?我辈修行,如果自己都不能证道,何谈普度众人?”

        “这……”秦朗发现自己的辩解力跟这女僧侣没法比,不愧是佛门中人,这辩论之术果真是独步天下。

        “秦先生,如果你还不能释然的话,我再问你一句,如果有朝一日,你已经触碰到了佛国之门,但生命却已经到了尽头,你是任凭自己的灵魂随同身体一样消散呢?还是不惜一切代价寻求新生呢?不要立即回答我,你仔细想想。”达瓦上师向秦朗抛出了一个难题。

        是啊,武者修行一辈子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追寻传说之中的“道”么,但是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是想尽一切办法求生呢?还是放弃等死?对于这个问题,秦朗没有立即回答,因为连他自己都无法肯定。

        就如同一个年轻人,因为他还有很长的寿命,他可以对数十年后到来的死亡并不在意,但当他年迈的时候,他也许会变得十分恐惧死亡。越是拥有的东西越多,越是不舍,就越是恐惧死亡。所以,不同人在不同的时候、不同的环境下,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秦朗依然不赞同“夺舍”,但是如果他走到达瓦上师所说的那个尽头的时候,他是否就能从容地做出选择呢?

        如果自己不能从容做出选择,那也就没有资格来指责别人了。

        所以,接下来秦朗只能沉默以对了。

        洗云寺坐落在一座雪山上,车子开到山脚之后,就只能步行上山了。

        司机已经离开了,就只有秦朗跟达瓦上师一同上山。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巴掌宽的小路,可见这里并没有多少人走过。这让秦朗稍微有些好奇,他还以为达瓦上师的洗云寺和图番上师的法旷寺一样信徒如织呢。

        可能是因为有转世的经验,这个达瓦上师的直接很敏锐,向秦朗说道:“洗云寺是隐寺,这里只接受密宗有德行的僧侣拜访。”

        “原来如此。”秦朗微微点头,“不过,普通人也很难上来这里。”

        “你也不要小看普通人的意志。”达瓦上师道,“有不少的普通人,也可以攀登上世界最到的山峰。不过,这些人总喜欢对人吹嘘说‘我征服了某某高山’,听起来真是好笑,不要命地爬上一座山之后,就能算是征服了?密宗有些前辈,在雪山苦寒之地隐居修行数十年,也不敢说他征服了某座山。”

        “嘿……的确是好笑。我现在就站在地球上,岂不是征服了整个地球?”秦朗笑了起来,达瓦上师也笑了起来。

        快要到雪山顶上的时候,秦朗终于看到了达瓦上师的洗云寺了。这一座寺庙,算不上雄伟、金碧辉煌,却是极其地“出尘”,因为它建在常年云雾缭绕的位置上,且是纯粹的白色,连瓦片都是白色的,所以给人一种人间仙境的感觉。

        “洗云寺,果然漂亮!”秦朗忍不住赞了一声。同时,他也知道要在这样的位置修一座规模不小的庙宇并不容易。也只有佛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和他们无数的信徒,才能创造一座又一座如同奇迹一样的庙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