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55章 图番上师
  • 正文 第855章 图番上师

    作品:《少年医仙

        别看巴青是药宗之人,嘴上总挂着“医者父母心”的口号,但是跟俗世那些“口喊救死扶伤口号,眼中只看钞票”的医生差不多,一切都是利益当先。.药宗的人,可不是圣人,一方面跟佛宗、道教等实力雄厚地宗门交好,一方面暗中掌控着华夏的药材行业谋取暴利。从某种程度上说,药宗从世俗中获取的利益,丝毫不亚于佛宗和道教两个超级宗门。

        但是,药宗有一个死敌,那就是毒宗。巴青得知延敕和尚身上的毒是冥毒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这冥毒可能是毒宗的余孽下的。因为药宗的人虽然知道冥毒的解毒之法,却没能掌控冥毒的运用之法,而且他知道即便是毒宗的人,等闲也不知道冥毒的运用之法,所以这个下毒的人,一定是毒宗之中很有身份的人。这样的人,一定要将其斩杀,不过斩杀之前,一定要弄清楚他是如何运用冥毒的。所以,巴青立即想到了借刀杀人。

        其实,就算巴青没有借刀杀人的心思,延敕和尚和管泰隆也不会让秦朗好过。

        有趣的是,管泰隆跟巴青的想法也差不多,就是在斩杀秦朗之前,一定要弄到冥毒的运用之法。这样威力强大的毒药,当然只能掌控在佛宗这样的超级宗门手中,别的都不行。药宗,也不行!

        “巴青大师,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地交给我来处理吧。”管泰隆向巴青道,“这小子居然敢用如此歹毒的毒药对付我们佛宗弟子,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

        “如果管处长觉得方便的话,擒住了这小子之后,可否让我见识见识?”巴青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看样子他是非常想从秦朗身上知道腐朽冥毒的运用方法。

        “放心好了,这小子插翅难飞!”管泰隆冷哼一声,既然知道秦朗这小子的价值了,管泰隆当然不会让秦朗脱离他的掌控。管泰隆的手中,掌握的力量可是十分恐怖。

        与此同时,招待所房间中的秦朗已经知道延敕和尚解毒成功了。

        “看来,佛宗果然是巨无霸,不是这么容易撼动的。”秦朗喃喃自语道。现在,延敕和尚的毒已经解了,他可以预见管泰隆和延敕和尚很快就会找他麻烦了。

        所以,这个时候秦朗给扎那禅师打了一个电话,希望跟扎那禅师探讨一下禅功。其实,这只是秦朗转移视线,借力打力的手段而已。

        扎那禅师对于秦朗,那是十分地佩服,自从得到了秦朗指点禅功之后,扎那不仅重新坚定了修行之心,而且禅功修行一曰千里,所以如今扎那禅师对秦朗那是由衷地佩服。听见秦朗要“探讨”禅功修行,扎那禅师赶忙亲自开车来接秦朗了。

        扎那禅师是徐政国的朋友,自然能够出入建设兵团的军部。到了招待所楼下,扎那在楼下等了一阵,看到秦朗带着王寅甲下楼,扎那禅师赶忙迎了上去。而就在此时,管泰隆、巴青和延敕和尚也正准备去找秦朗的麻烦。

        除了管泰隆、巴青和延敕和尚三人之外,管泰隆还调动了两个帮手,一个元罡境、一个接地境,足以镇压秦朗和他的帮手。

        只是,管泰隆等人正要去兴师问罪,延敕和尚就看到扎那禅师跟秦朗正在亲切地交谈,而且看扎那禅师的样子,好像将秦朗奉为上宾——

        “这不对劲啊!”延敕和尚忽地说道。

        “什么不对劲?”管泰隆先是愕然,随后就看到了秦朗旁边的扎那,“这个喇嘛是谁?”

        “他叫扎那,是密宗的人,也是自治州宗教协会的副会长。”延敕和尚道。原本,延敕和尚并没有将扎那这个人放在眼中,但是延敕和尚可不敢将扎那背后的密宗不放在眼中。何况,这里还算是密宗的地盘。

        “什么!密宗的人?”管泰隆神情也变得凝重。虽然管泰隆是军部一个特殊部门的处长,统帅着佛宗和其他一些宗门的高手,也包括一些密宗的高手。不过,管泰隆本身是佛教显宗的代言人,跟密宗的人依然有些不对眼。而且,现在秦朗这小子居然跟密宗的人走得如此之近,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玄虚?

        随后,管泰隆向延敕道:“你好歹也是宗教协会的会长,正好过去跟他谈谈,看看这小子跟密宗是否有什么关系。”

        延敕和尚点头,然后大步向扎那和秦朗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还未走到两人面前,就看到扎那的车上钻出另外一个喇嘛,延敕和尚不由得心头一惊:“这不是密宗黄教的图番上师么!”

        这个图番上师,是自治州最大寺庙法旷寺的住持,不过这个喇嘛只修禅功、不休武功,却在自治州有很高的声誉,绝对不是他这个宗教协会会长能比拟的。

        “延敕会长……好久不见啊。”扎那看到延敕和尚过来,居然主动给延敕和尚打招呼。

        延敕和尚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应了一声之后,目光落在图番上师身上:“图番上师,很高兴见到您,希望有机会跟您探讨佛法。”

        “你是显宗,我为密宗,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况,你还是显宗的武僧,也敢妄谈佛法?”图番上师居然一点面子不给延敕和尚,随后将目光落在秦朗身上,“老僧听扎那说秦先生精通禅功,居然能让扎那这顽石开窍,老僧倒是想要跟秦先生探讨一下禅功,希望秦先生能够赏脸。”

        “当然,能与图番上师探讨禅法是我的荣幸。”秦朗笑呵呵地答应了图番的邀请,然后将目光投向延敕和尚,“延敕会长,上一次跟我交手你不幸败北,莫非还不肯罢休?不过,我要跟图番上师去探讨禅法去了,可没工夫跟你切磋功夫了。”

        听见延敕和尚竟然去找秦朗麻烦,图番这老喇嘛不禁皱眉:“延敕,显宗让你在这里做了宗教协会的会长,老僧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罢了,只是你要在这里耀武扬威的话,莫怪老僧不给你们面子!”

        图番老喇嘛似乎发怒了,他虽然不会功夫,但是禅功却十分了得,强大的精神力威压居然让延敕和尚的精神世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一时间居然不敢答话。直到图番老喇嘛等人离开之后,延敕和尚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浑身压力骤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