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48章 佛宗的狗
  • 正文 第848章 佛宗的狗

    作品:《少年医仙

        葆少国对秦朗的螳螂拳评价很高,这不是为了拍秦朗的马屁,因为他根本没必要拍秦朗的马屁。他之所以称赞秦朗的螳螂拳,只是因为秦朗的螳螂拳的确是非同寻常,抛开功力和境界不算,秦朗的螳螂拳绝对是葆少国见过的最犀利的螳螂拳。另外,除了招式犀利,葆少国发现秦朗的螳螂拳形意神兼备,这一套拳法的确是已经到登堂入室,不,应该是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葆哥,只是一套螳螂拳而已,哪有你说得这么夸张。”秦朗笑道,“这一套螳螂拳,我称之为螳螂刀拳,因为我对螳螂拳的理解跟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认为螳螂拳应该以灵活见长、游斗为主,但是通过我的观察,灵活和游斗根本就不是螳螂烈士的风格,作为昆虫界的顶级猎手,螳螂猎食都是以迅猛见长的。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血溅当场的局面。而且,螳螂根本就不喜欢游斗,即便是面临比它们强大的猎物,它们也不会有试探姓的攻击,都是直接开干。比如,螳螂可以抓老鼠、抓蛇吃,它们大概是为数不多的敢捕食肉食动物的昆虫之一。所以螳臂当车这四个字,与其说是螳螂不自量力,倒不如说其勇气可嘉,面对比自己庞大许多的东西,敢于亮剑,这才是王道!”

        “咦……想不到秦兄弟对螳螂习姓如此了解,难怪对螳螂拳领悟如此深刻。”葆少国对秦朗越发欣赏起来,“不过,螳螂真的可以捕食老鼠、蛇?”

        “当然,不过都是捕食小型的老鼠和蛇类,我手机上还有几张图片和一个捕蛇的视频,你可以看看。”秦朗打开手机,给葆少国见识了一下他的“收藏”。

        “真是长见识了!”葆少国感慨道,“看来,秦先生对螳螂拳的领悟如此深刻,都是因为本身对螳螂的习姓了如指掌吧。”

        “大概有这方面的原因。”秦朗正色道,“我师父曾经说过,‘以人为师,怎及以天地万物为师’,所以他老人家偷懒,一般不教我具体的招式,全都让我自行领悟,然后指出这些招式的不足之处。”

        “这么看来,秦兄弟的师父也是一个真正的高人了。”葆少国感慨道,“以人为师,不如以天地万物为师——你师父这一句话,当真是世外高人的风范了。秦兄弟,你还会什么拳法,我们再交流交流。”

        “好,我的形意拳学得比较驳杂,没有固定套路……”

        “……”

        因为有葆少国这家伙,秦朗的这一趟旅程倒是一点不枯燥。

        只是,当直升机降落在建设兵团的停机坪时,秦朗整个人立即变得严肃起来,他的精神和其实忽地提升,整个人就如同利剑出鞘一样。

        感受到秦朗的精神和气质变化,葆少国讶道:“秦兄弟,你摆出如临大敌的样子,这是干嘛?难道建设兵团有人跟你是死对头?”

        “建设兵团的人跟我不是对头,不过有人要来这里撒野。”秦朗道,“而且这人不简单,我不得不全力以待。”

        “噢?谁这么嚣张,我倒是要去看看。”葆少国来了兴趣。

        “只要符合部队管理规定,葆哥你要去看当然没问题。”秦朗说道。

        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葆少国一看就是背景很强的人,自然有办法搞定规定,陪着秦朗一起去处理这件事情。

        洛海川一夜未眠,这都是因为延敕和尚的事情。上面来人施压,要洛海川无条件释放延敕和尚,但是洛海川知道延敕和尚是秦朗冒死抓到的,如果不是秦朗击败了延敕和尚,洛海川等人恐怕未必能顺利截住叶家的车队,也轮不到他和徐政国领功。所以洛海川硬是顶住了上面的压力,坚持等秦朗到来。

        在洛海川看来,即便是秦朗回来了,恐怕也无法阻止上面的人弄走延敕和尚,毕竟这是上级的意志,不容更改。但是,洛海川的坚持并非毫无意义,至少这算是给了一个秦朗一个交待,让秦朗知道他洛海川并不是一个只在乎自身利益的人。

        但是洛海川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秦朗跟他不一样,洛海川是职业军人,但是秦朗却只是一个披着军人外衣的家伙,只是为了这次调查,秦朗不得不拥有一个军人身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要被军人的身份所限制。所以,回到建设兵团之前,秦朗专门跟武明侯联系过,告诉武明侯延敕和尚的事情,而武明侯给秦朗的回复是“随你处理。”。

        言下之意,只要秦朗不是搞得天翻地覆,武明侯还是能给他兜着的。亦或者,武明侯也想通过延敕和尚试探一下佛宗的实力。

        秦朗没有仔细揣摩武明侯的意愿,因为他根本没这个必要,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他就丢掉这个军人身份就是了,这也是为何秦朗今天穿着便衣来的原因。

        见到秦朗和葆少国走到一起,洛海川微微诧异了一下,跟葆少国打了个招呼之后,洛海川带着他们去了一个秘密地下审讯室,延敕和尚就是被关押在这里面的。

        不过,延敕和尚并未受到什么审讯,一方面是因为很难从他口中审讯出什么东西来,毕竟这老和尚功夫高强,即便是被制住了穴道,依然不容易让他屈服;另外一方面,大概洛海川和徐政国都知道这老和尚有些背景,所以不敢对他过分折磨。

        看到洛海川和秦朗,延敕和尚的眼中射出冷狠之光:“怎么,你们这是要送我出去?”

        “为什么要送你出去?”秦朗反问。

        “已经有人来接我了。洛海川,我不相信你还能一直关押本座!”延敕和尚冷哼一声,这家伙似乎听到了风声,知道他很快就能逃脱生天了。

        “你不相信又如何?”秦朗冷笑道,“你不相信会输给我,结果却成了这里的阶下囚;你不相信叶家会输,结果叶家垮了。老秃驴,别以为自己能掌控一切,只看你不能给自己解毒,就知道你这条佛宗的狗也不过如此!”

        听见秦朗直斥延敕和尚为“佛宗的狗”,这将葆少国都给惊讶了一番,葆少国有这样的功夫和家庭背景,自然是知道佛宗的存在。真正的佛宗,绝非那些寺庙中的酒肉和尚可比,这是一个延续了数千年的庞然大物,无论是在华夏还是在整个亚洲,都是根深蒂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