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39章 黑煤球的高大形象
  • 正文 第839章 黑煤球的高大形象

    作品:《少年医仙

        “不用看了,这帮人回不来了。”秦朗向一脸好奇的任美丽道。

        “难道这个水库下面真有怪物?”任美丽的兴趣似乎更加浓烈了。

        “怪物没有,不过有一个比任何怪物都恐怖的怪人。”秦朗将自己在水下的遭遇大致说了一下,听得任美丽和任玉君都觉得毛骨悚然。

        “罗森一个照面就被那怪人吸成了人干?”听完秦朗的讲述,连任玉君都显得莫名惊骇了,“一个照面击败罗森,我都做不到,恐怕只有大师兄才能做到!这几个人下去,果然是凶多吉少——你是故意让他们去送死?”

        “当然。”秦朗点头,“这几个人如果不死的话,我怎么随意编造故事。”

        “编故事?你要编造一个什么故事?”任美丽和任玉君都饶有兴趣地看着秦朗。

        “本来,我的故事剧本都已经写好了,结果让你这丫头坏了事。”

        秦朗先报怨了一下任美丽,将他自己的打算告知了任美丽,然后接着说道,“现在罗森挂了,我不关心他的死活,只要十殿阎罗门不插手卧龙堂的事情就行了。至于这水库中的怪人,我感觉他暂时不能离开水库,所以就让这个怪人和十殿阎罗门的人火拼吧。这怪人居然想要吃我,不给他一点‘回报’怎么行!”

        “回报?”任美丽不解道,“什么回报?”

        “我的血肉,可不是那么容易吃的,等会儿你就明白了。那家伙吃了罗森的精血,虽然可以用邪功提升修为,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罗森不仅是我留下来拖延时间的活靶子,而且也是一枚‘毒饵’,这个怪人吸了罗森的精血,想必也应该中毒了。”

        “对啊,你是毒宗传人,应该精通下毒才对——不过,那怪人功夫那么高明,会不会有办法解毒或者根本就不会中毒呢?”任美丽疑惑道。

        “我下的毒,是那么容易解的么。至于我下毒的技术如何高明,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变厚了,十师兄不是随身带着镜子的么,你借过来用用啊。”

        听秦朗这么一说,任美丽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果然发现自己的嘴唇肥大了许多,她从任玉君手中拿过镜子一照,气得顿时将镜子摔成了碎片,因为她的嘴唇已经肿成了香肠嘴,显然是中了一种奇怪的毒素,也许就是刚才咬秦朗肩膀的时候中招了。

        “秦朗,我要杀了你——赶紧给我解药!”任美丽气急败坏地威胁秦朗。

        “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下毒的本事何其高明了吧?”秦朗向任美丽道。

        “高明!高明你个头啊,我嘴巴越来越肿了……”任美丽感觉自己的嘴唇迅速充血变大,很快就要变成猪八戒了。

        不过,秦朗的下毒本事的确高明,至少任美丽和任玉君都没有发现秦朗是如何下毒的,而且任美丽根本没察觉到自己中毒了。以她的境界修为,居然没发现自己中毒,这的确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嘴巴肿了?谁让你刚才胡乱咬人。”秦朗笑道,“解药可就没了,除非让我咬一口,就能给你解毒了,这算是给你一个教训。”

        “你……你要咬人家肩膀?你太可恶了!”任美丽怒道。

        “我可没打算咬你,我只是给你吸.毒而已。”秦朗一本正经地说。

        “吸.毒的话,你就冲我嘴巴上咬啊!”任美丽直接把“猪嘴”往秦朗面前凑,摆明了是向秦朗挑衅啊。

        啵!

        秦朗还没回答,就被任美丽的“血盆大口”给堵住了嘴巴,看来任美丽也是准备恶心一下秦朗,不过她这胆子也忒大了。

        当然,也许是秦朗自己也不想躲闪的缘故。

        既然是要吸.毒,那就好好地吸吧,任玉君如同没看到这个场面,扭过头向胖虎说道:“猫兄,刚才入水那几个人,应该凶多极少了吧?”

        “废话!必死无疑!观其风水,这里就不是一片善地,而是煞气集中之地,既然主人说水下有怪物,那肯定不是一般的善类,这几个人入水只是去送死罢了。”胖虎摆出一个很懂行的风水师一样。自从得到了秦朗的认可之后,胖虎就开始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了,不知道这货究竟要干嘛。

        秦朗的“吸.毒疗法”很管用,任美丽的“猪嘴”很快就恢复了樱桃小嘴的模样,秦朗知道如果再吸下去的话,占便宜就显得太过明显了,于是他舔了舔嘴唇,正色道:“我这个只是给你解毒啊。”

        “少装正经,看你装到什么时候!”任美丽冷哼一声,“不过,你下毒、解毒的本事都很古怪,我开始相信水下面那怪物已经中毒了。”

        “废话!他要是不中毒的话,我肯定不会继续呆在这里了。”秦朗心有余悸地说,“这家伙绝对是一个相当恐怖的存在。哪怕是中毒了,十殿阎罗门那几个人也死定了。任大小姐,现在你可以通知十殿阎罗门的人,告诉他们罗森被怪物卷入了水库之中,生死未卜。他的几个手下,已经下水搜寻了。”

        “就这么简单?”任美丽道,“那如果他们追查到你身上呢?”

        “我当然是跟罗森公平决斗,然后我输得心服口服,就连你都对罗森有几分欣赏了。但就在这时候,水库中忽地出现一个怪物,罗森艺高人胆大,所以入水去追怪物,结果生死未卜。几个手下久等没有音讯,这才下水去了,结果也不知所踪。”秦朗迅速编造了一个没有太大破绽的故事。

        “但是……你明明没有输给罗森呢?”任美丽疑惑地看着秦朗。

        “死者为大嘛,既然他已经死了,你让他形象高大一点有什么关系呢?比如新闻中的某些部门,但凡是上班时间死掉,都是因公殉职,甭管是掉厕所里熏死还是在情妇床上患了马上风死的。总之,人都死了,给他留个高大全的好形象没错。所以,罗森赢了我,赢得很轻松,而且赢得我口服心服。”秦朗笑着解释道,努力将罗森这个黑煤球的形象弄得高大一点、光辉一点,这样会让十殿阎罗门的人心里面好受一点。

        任美丽领会了秦朗的用意,迅速联系了十殿阎罗门的人,用惊慌的语气告知了罗森失踪的消息。

        几分钟之后,留在山庄的十殿阎罗门的人已经赶到了这里。不待任美丽仔细给他们解释,这帮人已经一个接一个跃入了水中。

        这是要赶着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