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38章 陪葬
  • 正文 第838章 陪葬

    作品:《少年医仙

        灵魂出窍,只是一种说法而已,甚至关于人是否有灵魂这一话题,如今都还处于争论阶段。不过,在一切特定的情况下,人的确是可能会产生“灵魂出窍”的感觉,这种例子往往发生在医院中,一些将死之人或者从鬼门关上溜达一圈回来的人,他们曾经提及过“灵魂出窍”的感受,说是亲“眼”目睹医生给自己做手术或者昏迷的时候,“看”到亲人在病床边上哭泣。

        诸多种种的传闻,似乎可以稍微证明灵魂是存在的。不过,秦朗继承了阴无华的传承之后,却对灵魂有了另外的看法,那就是灵魂可以存在,但是很难形成的。普通人所谓的“灵魂”,实际上并非真正的灵魂,而只是精神和意志结合而成的执念、怨念。

        佛、魔、道三家所谓“肉身虽死,灵魂不灭”,被看做是证道超脱的征兆,所以真正的灵魂,不是那么容易消散的,因为真正的灵魂,是一种精神和意志凝聚而成的奇特物质,而并非虚无的念头。

        执念、怨念形成的所谓“鬼魂”、“阴魂”,是极其脆弱的存在,对于那些强横的武者来说,只需要一个真言手印甚至是一句真言或者咒语,就可以将其毁灭。所以这些执念、怨念都算不上真正的灵魂,它们实在太脆弱了,即便是可以对活人产生影响,也只能影响那些体质和精神都很衰弱的人,面对血气方刚的正常人,这些鬼魂根本不能对其造成任何影响,甚至都无法让强壮的人感觉到鬼魂的存在。

        而何为灵魂,阴无华对灵魂的理解就是修行者精神力和意志融和之后诞生的“新物质”或者说是“新生命”,因为真正的灵魂,是可以脱离肉身而存在,并且灵魂也是可以修行的。即便是肉身陨灭,强大的灵魂也可以继续存在下去。

        所以,秦朗现在所谓的“灵魂出窍”实际上只是一种错觉,跟那些垂死之人产生的错觉一样,这种错觉只是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跟自身意念结合所造成的通灵现象,还有一个通俗的说法叫做“天眼”。

        无论是佛宗还是道教,都有“开天眼”的说法。天眼,并非是人的身上多了一只眼睛,而是通过修行,开启了一只“隐形”的眼睛。这一只隐形的眼睛被称之为天眼,因为这只眼睛可以看到比普通眼睛更多、更清晰、更细微的东西。

        而这所谓的天眼,就是精神力和意念融和形成产生的一种全新的感知。

        一个人的精神力强大,并不代表着他就一定能开天眼,只有将自身意念和精神力融和,以意念驾驭精神力之后,让精神力有了灵姓,才会开启所谓的“天眼”。另外,天眼也是有不同层次的,可以内视、微视、透视、遥视,甚至可以看破万里空间的阻隔,看破过去未来的时空阻隔。传闻有佛陀的佛眼,可以洞彻六道轮回、三生三世,跨越亿万星河,这就是天眼修炼到极致境界的神通。

        秦朗如今只是刚刚领会到天眼的运用,也就是能透视一下隔壁,偷窥一下任美丽睡觉而已,距离洞彻过去未来、贯通轮回的神通,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呢。

        不过,今天能开天眼,对秦朗来说也算是巨大收获了,完全可以弥补罗森挂掉后的损失。现在,秦朗一点都不着急从这里离开,他知道想要绝对安全的话,就需要有足够的耐力。

        秦朗的耐力虽然不错,不过任美丽的耐心却是快要崩溃了,如果不是任玉君拦住的话,她恐怕已经奋不顾身地跳入水库中了。

        任美丽古怪精灵是没错,但是她并非不在意秦朗的死活,相反她是很关心秦朗的安危,之前她刺激罗森,只不过是想要加大她自己在秦朗心头的份量而已。至于为何喜欢上秦朗,她也说不清楚理由,反正她从一大堆照片中就选中了秦朗,随后在九鼎山的第一次相遇,虽然她恼秦朗弄走了她的血玉螳螂,但是心头却在想这也许是上天安排,才会让原本是一对的碧玉螳螂和血玉螳螂分别落在她和秦朗的手中。这个想法虽然有些幼稚,但是以任美丽的年纪来说,这就是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尽管显得有些幼稚和盲目。

        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正是那种幼稚、盲目甚至不可理喻的爱情,却让他们一辈子都刻骨铭心。

        所以,今天将秦朗推入了险境之中,任美丽极其地自责,自责得想死。甚至任美丽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了,如果今天秦朗真的死在这里,她一定会竭尽所能让整个十殿阎罗门去给他陪葬,另外她会如同儿媳妇儿一样将秦朗的父母供养到老……

        渝城的女子,就如同她们所钟爱的“麻辣烫”一样,她们喜欢的生活也是如此五味俱全、丰富多彩,爱得浓烈,恨得炙热,大麻大辣,无所畏惧。

        任美丽虽然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事实并未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而十殿阎罗门的人很乐观,但他们却没想到会乐极生悲。

        秦朗没有从水上钻出来,却从水库堤坝的另外一端走了过来,看到任美丽满脸担忧、目不转睛地盯着水库,秦朗没心没肺地笑道:“看到我活着,是不是有点失望啊?”

        任玉君隔空弹指,解开了任美丽的穴道,这丫头重获自由之后,立即跳到了秦朗身上,然后狠狠地在秦朗肩膀上咬了一口,给秦朗留下了两排深深的齿印。

        秦朗刚把任美丽从自己身上抖下来,十殿阎罗门的人就将秦朗围住了,一个个脸色发黑,杀气腾腾地盯着秦朗,向秦朗逼问罗森的下落。

        “喂——你们几个,还有点江湖规矩没有!罗森那个黑煤球和秦朗是一对一公平决斗,现在罗森死活,跟秦朗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他被秦朗干掉了,那也是活该——对吧,十师兄?”任美丽自然是为秦朗说话,哪管十殿阎罗门是不是魔宗一脉。

        “没错。公平决斗,生死无怨!”任玉君摆出一副公平公正的口吻。

        “你们几个放心,我没有杀罗森,以他的修为境界,我也杀不了他。不过,我们在这个水库里面碰到一个怪物,我侥幸逃脱,就不知道罗森兄弟情况如何了——”

        秦朗还未说完,十殿阎罗门的人纷纷扎入水中。

        “这是赶着去陪葬啊!”秦朗向着漆黑的水面发出了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