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19章 风云又起(4更求票!)
  • 正文 第819章 风云又起(4更求票!)

    作品:《少年医仙

        阴谋?又是他娘的阴谋!

        听了魏一飞的话,秦朗就知道自己又卷入了一场政治阴谋之中。

        许仕平希望安蓉市和平川省的治安稳定,营造一片和谐繁荣的局面,所以他专门将吴文祥从夏阳市调到了安蓉市来;可是,却有人不喜欢看到平川省的繁荣稳定局面,所以利用地鼠门大做文章。

        尽管目前地鼠门只是盗窃了几个珠宝店,似乎影响并不大。但是如今是信息时代,只要利用媒体炒作一下,影响力就会数十上百倍的增加。而且,地鼠门的盗窃行为肯定是不会停止的,如果他们继续下去的话,必然会将整个安蓉市都搞得人心惶惶、天怒人怨。

        一旦安蓉市的治安形势变坏,许仕平就会遭遇压力了。本来,许仕平在没有造成动荡的情况下收拾了叶家,这算是一件不小的功劳。但是,如果平川省的治安形势变得动荡起来的话,那么功劳就会变成苦劳甚至变成了污点,会成为别的势力插手平川省的借口。

        利益,一切都是为了利益。

        当叶家失去对卧龙堂的控制之后,很多势力都幻想着接管平川省黑.道,从中敛财。这其中包括了十殿阎罗门,如今又多了一个地鼠门。当然,以前卧龙堂的那些元老们,也在蠢蠢欲动,一旦有机会的话,他们一定会向陆青山夺权的。

        黑.道如此,官场也是如此。

        叶家遭殃之后,平川省的军政方面就会出现很多的空缺,许仕平当然会大肆提拔自己的亲信,比如吴文祥就是其中一员。但是,对于别的势力来说,这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很多大人物都想在平川省安插自己的人,尤其是许仕平的政敌,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地鼠门,只是某个大人物布下的棋子而已。

        不过,这一颗棋子却是相当危险,如果秦朗控制不住局面的话,整个安蓉市乃至平川省的治安状况变糟糕,许仕平的政敌就会乘机发难,如果再加上以前跟叶家亲近的政客从中作梗,恐怕许仕平被调离平川省都有可能。

        当然,要调动许仕平这样的封疆大吏,必须要有足够的理由才行。所以,只要秦朗挫败地鼠门的阴谋,牢牢控制着平川省的江湖道,那么大局就能稳定。

        只要许仕平的地位稳固,卧龙堂也就可以继续整顿、发展。

        按照秦朗的想法,他和陆青山等人不仅要掌控平川省的黑.道,关键是要将这些黑.道人士漂白,让他们拥有合法的工作和身份,就如同秦朗在夏阳市所做的一样。这件事情看似简单,但艹作起来却十分不容易,因为夏阳市毕竟太小了,而安蓉市和平川省实在太大了。

        就在秦朗思前想后的时候,陶若香已经通知了蒋俊等人,就她一个人的话,如何清理现场?单单是这么多的老鼠,就足够让她头疼了。

        接到陶若香的汇报,蒋俊简直不敢相信,还以为是陶若香谎报。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蒋俊还是带着人赶到了现场。现场的情况让蒋俊觉得十分诡异,如果不是看到一些黄金、珠宝的话,他都没办法将这个犯罪现场和珠宝盗窃案联系在一起。

        经过陶若香一番解释,蒋俊才勉强弄清楚了状况:“陶警官,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侏儒是利用老鼠进行盗窃的?”

        “你如果不信的话,将笼子里面的老鼠逮几只出来剖开看看。”秦朗道。

        蒋俊点了点头,亲自艹刀,将一只老鼠开膛破肚,果然在老鼠的肚子里掏出了一对珍珠耳环,他顿时明白了为何现场会有这么多老鼠的尸体。

        蒋俊让人将这些老鼠全部弄走,然后又向陶若香问道:“陶警官,这些老鼠居然会盗窃珠宝,实在诡异之极,不知道陶警官如何发现的呢?”

        “因为作案现场有老鼠屎,你们都是查案的老手了,虽然破案经验丰富,但是想象力不够,有一定的局限,而我这个新手,没什么顾忌,当然什么都敢想。敢想,当然也就敢干!破案,就是大胆推测、细心求证嘛。”陶若香这话乍一听有道理,但是仔细一听跟破案没太大关系。不过蒋俊也没有仔细追问,现在抓住了罪犯,而且是人赃并获,这一系列案件总算是有一个交待了,至少可以跟上头交差了。

        “陶警官不愧是华南联大刑侦专业的高材生,我蒋俊服了!”蒋俊也算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之前对陶若香有偏见,是他认为陶若香只是一个有背景的花瓶,但是现在陶若香通过实际行动证实了自己的能力,蒋俊对陶若香的印象大为改观,这便主动向陶若香道歉。

        “蒋队长,没事。之前我的确有些生气,不过我理解你们对我的看法——总之,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希望以后合作愉快。”陶若香也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见蒋俊低头了,她也就不在意了。更何况,今天晚上虽然受了这么多委屈,但总算是有了收获。

        “对了,这位小兄弟是?”蒋俊将目光落在秦朗身上。

        “我叫秦朗,跟陶警官是朋友。”秦朗跟蒋俊握了握手。

        “秦朗是军人,功夫高明,我是让他来帮忙的。”陶若香道,“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可没本事抓住那个会爬墙的侏儒。”

        “那个侏儒很厉害?”蒋俊的语气有些疑惑。

        “总之,蒋队长小心一点。”秦朗道,“这个家伙当真是能飞檐走壁,珠宝店的珠宝是被老鼠给搬走的,但是我肯定开锁这些活儿绝对是这个侏儒干的。好了,反正人已经抓到了,就交给蒋队长审理了,我们得回去洗澡换一身衣服了。”

        听了秦朗这话,陶若香总感觉秦朗是想占自己便宜似的,不过她也没有反驳,因为今天晚上的确是将她折腾够了,这一身臭烘烘的,的确需要马上洗个澡。

        秦朗本以为他能到陶若香的出租房中“蹭”一个澡,可惜的是陶若香早就意识到他的危险姓,所以她不想玩火[***],直接将秦朗丢到了小区门口。

        回到家中,秦朗的澡还没洗完,就听见老妈浴室门外叫他:“秦朗,你的电话!对了,这个‘香香姐’究竟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