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06章 高深莫测
  • 正文 第806章 高深莫测

    作品:《少年医仙

        许仕平虽然镇定自若,但是郑颖纹却真是当场发飙了,而闻讯赶来的安蓉市警察局长成了她发飙的对象:“我说陈局长,什么时候安蓉市的治安变成了这样的状况,歹徒居然能进入省委大院来杀人……”

        “好了,颖纹,我们先回去休息吧,相信下面的同志们能将事情处理好的。”许仕平安慰郑颖纹道,“看来,我们自己也是大意了一点,我太高估了某些人的格调。既然他想破罐子破摔的话,我也不会让他体面下台了!”

        许仕平的话若有所指,秦朗当然明白许仕平的话直指叶家。许仕平本以为叶世卿认识到自己失败后,应该会平静地接受最终结果,然后选择“光荣退休”的体面下场。却没想到叶家的人居然如此丧心病狂,不顾一切的报复。

        要知道,即便是叶家的人将许仕平杀死了,对大局根本于事无补,反而只会加速叶家的灭亡,因为这种做法踏破了官场底线。

        但是,许仕平本以为叶世卿不会这么做,却没想到叶家的人还是这么做了,所以这让许仕平心头很是愤怒,他也决定不给叶世卿留任何面子了,他准备对叶家打击到底!

        一行人返回屋中后,郑颖纹再度感谢秦朗:“小秦啊,今天幸亏你了。”

        “郑阿姨,这些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秦朗道,“看来叶家的人已经丧心病狂了,你和许书.记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是当然,我会动用关系,加强安保力量的。”许仕平点头,以他的职权和地位,自然可以动用国家的一些高手。

        “许叔叔,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给你找两个保镖,你也不用去动用关系了。”秦朗向许仕平道。秦朗决定将见象和卫寒安排到许仕平身边,这种武玄级别的保镖,恐怕就算是六扇门也不会太多。如果许仕平向六扇门求助,恐怕顶多也就是派遣一名武玄高手下来。

        另外,现在平川省局面还不稳定,秦朗并不想六扇门的人插手进来。毕竟,如果六扇门的人插手的话,方柏秋恐怕就不能在这里做主了。

        许仕平大概也不想节外生枝,而且他信得过秦朗,所以接受了秦朗的建议。

        “好好一顿晚饭,气氛都被破坏了!”许忆北郁闷道,“想不到高官的家属也有风险。”

        “你这丫头,现在干什么没一点风险啊。”许仕平微微一笑,“好在小秦把风险扼杀在摇篮了,那也没什么担心的了。”

        “不是扼杀在摇篮,是扼杀在垃圾车里面了。”许忆北道,“就这情况,看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要被禁足了?”

        “你果然有觉悟。”许仕平道,既然叶家已经丧心病狂了,那么在彻底解决问题之前,许忆北的确是不能乱走了。秦朗的保镖到位之后,许忆北的确是要被“禁足”在家。

        “我也是没办法——秦朗,我现在被禁足了,把你的宠物给我留下,陪我玩几天吧。”许忆北向秦朗道,“你这宠物真是厉害,我看刚才它好像在示警一样。”

        “动物对危险的感应可能比人类强一点而已,这个很正常。”秦朗道,“不过,这两只宠物可能给你留下,我还要训练它们呢。况且,胖虎还得到洛滨家里面去抓老鼠去。”

        “你真是重色轻友!”许忆北哼了一声,“不对,是重色轻‘姐’。”

        “许姐,你要觉得无聊的话,这几天我来陪你吧。”洛滨道,“反正我一个人在家里面也就是看看书。”

        “好啊——不过,不会耽搁你们恋爱的甜蜜时光?”

        “秦朗一天到晚都难得看到他人,哪来什么甜蜜时光。”洛滨略带报怨道。

        “小秦是男生,现在自然是应该忙事业嘛。”郑颖纹替秦朗说了一句话,她对秦朗的印象一直很好,而且觉得秦朗跟她家挺有缘分的。

        “忙事业?对了,秦朗你究竟在忙什么事业啊?”许忆北好奇地问了一句。

        咳咳!

        秦朗干咳了两声,他总不能告诉许忆北,他在进行整合黑.道的“事业”吧。

        “秦朗现在替部队做事。”幸好洛滨给秦朗解围了,“另外,他这段时间在我爸爸手下工作呢——”

        “不会吧?my god!”许忆北惊呼道,“秦朗,那我真是同情你,一切行动都在家长的监控之下,你们的爱情很快就会被磨灭了。”

        “你这丫头,乱说什么!”郑颖纹瞪了许忆北一眼,“这又不是封建时代,家长难道就是洪水猛兽?”

        “虽然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但是家长们的本质是一样的。”许忆北振振有词,“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两个人在一起,爱情才是最重要的。而对于你们这些家长来说,看到一对年轻人在一起,想到的就是婚姻。观念不同,当然会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

        “你这丫头,还真是牙尖嘴利呢!”郑颖纹哼了一声,她知道自己辩不过女儿,只好向秦朗道,“但是据我所知,秦朗跟你洛叔叔相处还挺融洽呢,据说还帮你洛叔叔立了大功——是吧,老许?”

        “军政事务,本来不应该在家里面谈——不过呢,秦朗在这方面的确做得不错,洛海川同志对他评价很高啊。小秦,你很有前途嘛。”许仕平开玩笑道。

        屋子当中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的袭击事件。

        当然,这一次袭击事件许家的人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损伤,所以现在这里的气氛才能如此轻松。否则的话,一旦有人流血,恐怕就成了愁云惨淡的局面了。

        但就在气氛刚刚缓和的时候,电话却响了起来。

        许仕平接起了电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汇报情况?我不想听什么汇报,我要看到结果!连我和我的家人安全都不得不到保障,整个平川省的治安情况的糟糕程度可想而知!如果你要汇报情况,找你们的直接上级汇报去——”

        政客翻脸果然是比翻书都快,许仕平刚才还跟秦朗有说有笑的,但是一转眼却对下属大发雷霆了。

        直接挂了电话之后,许仕平又恢复了刚才的和颜悦色,似有深意地向秦朗说了一句:“现在安蓉市的治安情况真是堪忧啊——吴文祥抓治安很有一套啊,我听说夏阳市的治安情况好了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