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05章 胆大妄为
  • 正文 第805章 胆大妄为

    作品:《少年医仙

        政客的书房,一般不是用来看书的,而是用来谈正事的。

        “小秦,这一次你做得不错啊。”许仕平这一句话看来已经憋了好一阵了。的确,叶家彻底垮台了,许仕平总算是可以扬眉吐气地掌控平川省,大刀阔斧地推行他的政令了。

        作为平川省的一把手,居然长期被叶家压制,这种感觉肯定不太好。幸好,现在已经是乌云散尽,一片晴空了。

        “我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秦朗道,“关键是,叶家自作孽不可活呢。”

        “不错,叶家是自作孽不可活。”许仕平点头,“嘿,那么多黄金、珍宝被截留了,他们还能说得清?况且,叶家这些年倒行逆施,已经是天怒人怨,而且现在官场上很多人已经看清楚了风向,纷纷地向纪检部门坦白了。叶家的罪证,已经是罄竹难书了。”

        墙倒众人推,即便是叶家这样的庞大家族也不例外。

        叶家当道的时候,没人敢收集他们的罪证,没人赶告他们的状,但是现在局面却完全反过来了,纪检部门几乎随时都能接到关于举报叶家最新的电话、信件。

        “叶家,已经是过去式了。以后,平川省就由许叔叔你勾画蓝图了。”秦朗笑道。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许仕平叹道,“我许仕平可不敢自比诸葛武侯,但求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叶家倒下了,平川省肯定有一些波动,不过除了这一个毒瘤,平川省的经济、治安情况应该会更好的。”

        “我当然相信许书记的能力。”秦朗道。

        “也需要你协助啊。”许仕平这话若有所指。

        “我也是平川省,当然会尽全力造福平川省的。”秦朗保证道。

        “那我就放心了。”许仕平微微笑道,虽然有些话没说明,但是两人却已经心知肚明。

        “喵呜——”

        就在这时候,阳台上的老狸猫忽地发出一声尖叫声。

        听见这声音,秦朗不由得皱眉,他的精神力延伸出去,顿时感应到了老狸猫的思维:“主人,外面有人在窥探这里!”

        猫科动物,夜间的视力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尤其是这只快要成精的老狸猫,无论视线还是感知都相当厉害的。

        “有人窥探这里?”秦朗一声冷笑,想不到居然有人将主意打到许仕平头上了,这简直太胆大妄为了!

        不过,如果说有人敢对许仕平不利的话,那就可能是叶家,因为叶家现在大厦将倾,他们行事可能已经肆无忌惮了。

        哗!

        秦朗一下子将许仕平的书房窗帘给拉上了,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到了客厅,将客厅的窗帘也拉上了,随后他一个人从阳台上翻了出去。

        来不及解释什么,秦朗知道许仕平应该会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

        秦朗翻出阳台之后,老狸猫也跃了起来,紧随秦朗其后。

        阳台前面的花园中,许仕平的一个保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到秦朗翻窗出来,还以为秦朗有问题,试图将秦朗拦截下来,不过秦朗一根钢针飞了过去,这人立即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秦朗的目光落在了距离许仕平别墅差不多五十米的环卫车。同时他的精神力已经锁定了车里面的两个收垃圾的“环卫工”,从精神力波动秦朗已经确定这两人不是普通人,而且老狸猫也先一步察觉到这两人的异常。

        五十米的距离,对秦朗来说,不过是呼吸之间的功夫。

        不过,秦朗身法虽然很快,车上的两人也不慢,他们的车一直都没熄火,所以看到秦朗冲过来,开车的人立即转动方向盘,狠踩油门,向着秦朗撞了上去。

        秦朗一个鹞子翻身,落在了车头盖上,随后拳头对着驾驶室的玻璃狠狠一砸。

        里面的乔装成环卫工的两人见秦朗如此狠辣,立即用手枪向秦朗开枪。

        秦朗有护体真气,浑然不惧,直接撞入了驾驶室中。

        砰!砰!砰!砰!

        枪声接连响起,不过秦朗只是觉得护体真气不断震荡,手枪子弹根本无法击破护体真气的防御,所以秦朗根本不管对方的手枪,展开擒拿手跟对方搏斗起来。

        唰!唰!!

        另外一个人,试图过来围攻秦朗,却被侧面扑上来的老狸猫直接抓破了半边脸,甚至那人连眼珠都被抓坏了一只。别看这老狸猫在秦朗面前服服帖帖,但是它的凶姓发作起来,却是狠辣无比,简直比凶狠的虎豹有过之而无不及。

        战斗很快结束了。

        这两个枪手虽然训练有素,但是行踪泄露之后,近身搏斗他们根本不是秦朗的对手,很快就被秦朗擒获。

        况且,不消片刻,大院强大的安保力量也显现出来了,保安和领导们的保镖迅速行动起来,将这一辆卡车层层包围住了。不过,这些人基本上没有出手的机会了,因为秦朗已经下重手废了这两人,让他们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因为秦朗对这种“祸及家人”的做法非常反感,不管是什么人,出于任何原因,居然对许仕平家人下手,那就是无法容忍的事情。

        许仕平很快已经亲自赶来,一方面他证实了秦朗的身份,以免这些保安、保镖怀疑秦朗,另外一方面,许仕平是出于对秦朗的感激。

        任何领域、行业,包括是政治上,都有各自的潜规则和底线,任何人试图破坏潜规则、突破底线的话,就会遭到整个行业的排斥甚至打压。而官场上,是潜规则最多的地方,也是最严厉的地方。

        其中一条最重要的潜规则,就是官场斗争绝不能涉及武力,更不能将家属卷入进去。连江湖人士都还基本遵循着“祸不及妻儿”的原则,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官场了。所以,官场上的斗争,绝对不可能靠雇佣杀手来实现的,要是请几个杀手就能解决掉政敌的话,那华夏官场未免就太简单了。

        如果谁真的突破了底线,那么他一定会遭遇官场规则的镇压,即便是昔曰那些曾经支持他的人,这时候也会跟他划清界限的,因为任何一个官员都不想政治斗争牵扯到自己的妻儿,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是否有倒台的一天。

        “看来,有些人真是丧心病狂了啊!”许仕平轻轻拍着秦朗的肩膀说道。

        “我看这是狗急跳墙吧。”秦朗笑了笑。

        许仕平也大笑了起来,浑然不介意刚才差点成为枪手狙杀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