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75章 可怜父母心
  • 正文 第775章 可怜父母心

    作品:《少年医仙

        “什么!”徐小璐再度惊呼,“开什么玩笑!”

        徐政国却是一脸喜色:“秦大师,您真的答应了?”

        “没错,我答应了。”秦朗点头道。记名弟子而已,又不是真传弟子,随便收几个都没关系,反正也只是随意指点一下对方修行就行了。秦朗之所以收徐政国这个记名弟子,只是不想被徐小璐给烦躁而已。收了徐政国这个记名弟子,秦朗就算是徐小璐的“师祖”了。

        说完这话,秦朗接过了徐政国手中的拜师茶,然后一饮而尽。

        既然是记名弟子,也就不用繁琐的拜师仪式了。

        而徐政国也拜师也不是为了改行专心修行,而是为了睡好觉,为了寻求心境的平和。

        没有长期失眠和被梦魇困扰的人,是很难理解长期失眠、被噩梦困扰的人的痛苦。之前徐政国将扎那视为座上宾,就是因为扎那禅师的心灵修行法门可以让他徐政国的情况得到环缓解,心境能够稍稍平和。而用秦朗跟扎那对比,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昨天秦朗给徐政国“治病”,实际上却是将徐政国催眠了。

        不过,秦朗给徐政国催眠,就如同帮助扎那入定一样,秦朗几乎让徐政国也达到了胎息的境界。虽然徐政国不懂什么是胎息,不过胎息境界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秦朗离开之后,徐政国居然在办公室中一直睡到了今天早上,而徐政国清醒之后,感觉自己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舒坦感觉。

        在徐政国看来,他这一辈子似乎都没有像昨天那样睡过一觉,不仅没有被噩梦困扰,而且似乎这些年他那些失眠的时间都被这一觉给补了回来。

        当然,这种感觉并非徐政国自己杜撰起来,而是事实如此。在睡眠中处于胎息状态的人,就等于进入了医学上所谓的“深度睡眠”、“黄金睡眠”状态,一个人如果处于深度睡眠状态,只需要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就能比得上别人几个小时的普通睡眠。人睡眠质量提升了,体力和精力自然也就提升上去了。

        只不过,普通人能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很少,只有在极少的时候,在合适的时间和环境,一些人进入过深度睡眠状态,睡醒之后感觉自己异常地神清气爽,好像一辈子都没有睡过如此美妙的一觉似的。

        但因为胎息睡眠的感觉太好,所以徐政国很怕自己会失去这种感觉,害怕从今以后再度被梦魇所困扰,所以徐政国醒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动用了不少人去寻找秦朗,总算是将秦朗找了回来。

        而在秦朗回军部的途中,徐政国就已经绞尽脑汁想办法让秦朗收自己为徒,然后他思考了很多方法来使秦朗答应他的要求,比如许诺帮秦朗尽快提升军衔,将秦朗调入自己部队,给他更多权利等等。谁知道,徐政国还没有开口跟秦朗说这些条件,秦朗居然就答应了。

        徐政国喜出望外,自然是在所难免。

        而徐小璐就显得有些悲催了,更加悲催的是,她竟然听到秦朗向她说:“小璐,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祖,也算是你的长辈了,你遇到什么困难的话,我也可以帮你解决的。对了,徐司令,你以后还是叫我秦先生或者秦朗都行,叫师父有些别扭。”

        “我才不会叫你师祖呢!”徐小璐郁闷地回了一句。想她徐小璐,好歹也算是校花级的美女,追求她的人都不胜数,但是她姓格孤傲、眼高于顶,根本看不上那些追求她的“俗人”,如今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让她怦然心动,而且又是她救命恩人的男生,徐小璐完全放下身段去倒追,哪知道她竟然没办法打动秦朗,这简直要让她崩溃了。

        而现在,秦朗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她的“师祖”,她能不难过么?

        “小璐,对师祖要尊敬。”徐政国向徐小璐道,虽然他也很想秦朗跟自己的宝贝女儿在一起,不过作为过来人,他更加清楚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既然秦朗没有这个心思,那么这事多半是不成了。

        “尊敬……你就知道你自己的事!”徐小璐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秦朗在这里的话,恐怕她的小姐脾气又要发作了。

        “唉……小璐,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父亲。”秦朗叹息了一声,“这些年来,你父亲一直都没睡过一天的好觉,因为他一直都生活在你母亲逝世的愧疚之中——”

        “先生——您是怎么知道的?”徐政国诧异地看着秦朗。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徐小璐也十分惊讶地看着秦朗。

        “我的意识进入过你的精神世界,所以很多东西都知道。”

        秦朗向徐政国和徐小璐道,“徐小璐,几年前的大地震,整个自治州都属于重灾区,你母亲是军医,在一次救援任务中被飞石砸中牺牲了,你一直将这件事情归咎于你父亲,认为是他没有照顾好你母亲,你却不知道他比你更加痛苦,以至于他每天晚上都被梦魇困扰,完全没办法休息好,而并非成天想去勾搭女下属。但是在白天,他却要打起精神,做一个威严的军官和父亲,他承受的压力和痛苦,你根本不了解。你以为他只是关心学禅而不关心你,实际上并不是如此,他学禅法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稍微休息好,这样才有时间和能力照顾你。否则的话,他知道一旦自己身体彻底垮了,又还有谁能照顾他最疼爱的女儿呢……”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话还真是没错。徐政国虽然是一个军团的司令,但是他的父爱却依然悲催、可怜,因为他叛逆的女儿似乎根本不了解他。如果不是秦朗的话,父女之间的这种误会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对于别人的话,徐小璐未必会相信,但是对于秦朗的话,徐小璐却是深信不疑,因为她知道秦朗没有必要骗她。徐小璐不算是一个懂事的女生,但却还算是精明,她从来不对她的那些追求者假以辞色,也不会相信这些人的甜言蜜语,因为她知道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冲着她的家世和美貌来的。而秦朗,对她完全无所图,所以根本没必要骗她,而且秦朗的精神力修行十分厉害,是她亲眼见识过的。

        “爸——”

        徐小璐的声音有些颤抖,她看着自己头发已经花白的父亲,忽然意识到这些年父亲好像老了很多,“爸爸,对不起……”

        徐政国伸开双臂,父女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秦朗的双手停止了继续结真言手印,这一对父女都不知道,这温馨一刻是秦朗用真言手印和精神力影响为他们促成的,否则就算是父女两人冰释前嫌,但也没有这么快就完完全全消除误会,秦朗的真言手印,只是一剂催化剂而已,加速两人的误会消除过程。

        诚仁之美,也算是一种功德,这对秦朗自身精神修行也有好处。

        但是这个温馨的时刻并没持续多久,徐政国的手机却忽地响了起来。徐政国下意识地想要挂了这个电话,但是一看这个电话号码,他却犹豫了一下,然后按下了接听键:“老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