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70章 找上门
  • 正文 第770章 找上门

    作品:《少年医仙

        “密宗或者佛宗的人,怎么知道我是阴无华的传人呢?”秦朗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修行密宗手印、精神力功法的人大有人在,对方如何判断秦朗的身份呢?

        “这个问题老子怎么知道?”老毒物的回答让秦朗哭笑不得,“我们毒宗擅长的是毒,又不是精神修行。不过,我不知道佛宗的人怎么分辨你是否是阴无华的传人,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必然有办法分辨的。”

        “我擦!这话你等于没说!”秦朗有些无语道。

        “总之,你小心一点就是,至少不要轻易跟佛宗的人进行精神力斗法。”老毒物道,“你少用精神力斗法,他们就算是再厉害,也看不出你的秘密。”

        “明白了。”虽然从老毒物这里的获取的信息有限,但至少秦朗清楚地知道他从阴无华这里继承到的精神修行之法可能是佛宗最强的精神修行功法。同时,秦朗也清楚地知道不能轻易跟佛宗的人精神斗法了。如果在迫不得已地情况下跟佛宗的人精神斗法,那么就必须将对方彻底斩杀,以绝后患。

        “明白是一回事,但是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我可不相信你小子能够将跟你斗法的佛宗之人全部斩杀,嘿……你小子还是有妇人之仁啊。”老毒物笑道,当真是只徒莫若师。

        “我这不是妇人之仁,我杀人有自己的原则。”秦朗道。

        “懒得理你小子,等你哪天捧得头破血的时候,不知道你还能坚持原则不。”老毒物笑着挂了电话,显然这个老家伙最近的曰子过得很哈皮。

        挂了电话之后,秦朗就开始为自己的状况担心了。

        精神斗法,秦朗跟丹巴星曜等人斗过,不过幸好已经将其斩杀了,至于王雄州和彭越山,他们也死了,而且他们并非是佛宗弟子。仔细思考了一番,秦朗忽地想到了自己留下的一个破绽:

        就是被徐政国视为座上贵宾的宗教协会的扎那禅师。

        这家伙的精神力修为虽然不高,但却必然是佛宗弟子,否则也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在宗教协会里面任职。

        “真是害怕什么就遇到什么。”没想到刚跟老毒物通话,秦朗就发现了麻烦。

        现在,秦朗只能希望这个扎那禅师精神力修为太差,还没发现秦朗的异常。

        不过,秦朗现在必须去找到这个扎那禅师,确定一下自己是否露出了破绽。

        秦朗现在刚在精神力修行方面有所体会,他可不想这个时候就被佛宗的人盯上,然后被扼杀在摇篮中了。

        忽然间,秦朗为何明白老毒物刚才为何在手机中发笑了,因为这老家伙大概知道一旦秦朗露出破绽,被佛宗的人盯上的话,恐怕秦朗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归隐山林!

        “难道当年阴无华也是被佛宗的人逼得归隐了?”秦朗心头疑惑重重,虽然阴无华的精神力修为达到了江湖顶峰,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阴无华面对是整个佛宗,佛宗高手如云这是必然的事情,所以阴无华选择隐居也就很正常了。

        “妈的,老子可不想隐居山里,跟老毒物一样当个老处男!”秦朗心头哼了一声,决定找到扎那禅师,将这个破绽解决了。

        秦朗所谓的“解决”,只是解决问题。这个扎那禅师虽然不讨喜,但秦朗不可能因为他在子面前摆谱就杀了他。那样的话,秦朗同学可真的成了魔头了。

        叫了一个出租车,秦朗直接找到了自治州的宗教协会。

        出租车停在了一个非常气派的办公楼面前,一下车的时候秦朗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不过幸好他看到了这座气派的大楼面前有一道金光闪闪的大理石牌子,上面写着“藏羌自治州宗教协会”几个镀金的大字。

        “这地方,简直比政斧大楼都还气派。”想不到经济落后的自治州,这种宗教组织机构居然比任何大城市都要气派。

        不过仔细一想,秦朗也不觉得意外,似乎越是经济落后的地方,宗教反而越是兴盛。比如藏区,经历实力比较落后,但是宗教却是华夏最盛的地方,布达拉宫更是世界闻名的朝圣之地。

        让秦朗没想到的是,自治州这为数不多见的气派建筑物,竟然是宗教协会的。

        如此看来,在藏羌自治州的佛宗教徒数量还真是不少。

        可能是因为宗教协会在自治州的地位比较高,以至于连守门的保安都特傲气,不过秦朗亮出了军官证之后,这保安立马就给秦朗放行了,可见枪杆子的威力不容忽视。

        进入宗教协会大楼的大堂,秦朗向大厅里面的一个女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

        “什么?你要见扎那禅师?”女工作人员将秦朗从头上下打量了一番,“军官同志,你应该知道扎那禅师是我们宗教协会的副会长吧,他的曰程可都是满满的,你如果要见他的话,恐怕先预约才行。”

        秦朗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个扎那禅师倒是会讲排场。不过,秦朗自然有自己的办法。于是,他向这女工作人员道:“小姐,我好像认识你……”

        “你认识我?”这个女子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秦朗一眼,但就是这一眼的功夫,这个女子的眼神忽地变得迷离起来,她有些茫然地说,“噢,对啊,我认识你,你是扎那禅师的朋友……你要见扎那禅师吗,他在七楼二号的禅房。”

        “多谢。”秦朗微微一笑,转身向电梯口走了过去。

        当秦朗进入电梯之后,这女子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我刚才跟谁说话了?”

        电梯到了七楼,秦朗来到了二号房间门前。

        这里明明是高楼办公室,但是这个房间门口去放着两尊守门的石头佛像,显得有些不太协调。

        砰!砰!

        秦朗敲响了房间门,随后便听见里面响起了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谁?我不是说过了吗,今天本禅师不见客!”

        “不速之客呢?”秦朗在门外问了一句。

        秦朗话音一落,办公室的门迅速就被打开了。

        扎那禅师看到秦朗,居然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愤怒,反而是显现出谦恭的样子将秦朗秦朗迎入他的禅房:“我真没想到,您竟然会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