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68章 梦魇
  • 正文 第768章 梦魇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已经被徐小璐给缠上了,他可不想再被徐政国误会他跟徐小璐有什么,于是赶忙解释道:“徐小姐其实也是知书达理的人,可能是你们平时交流时间太少了——徐司令,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没错,看来秦顾问果然是年少有为啊。”徐政国点头说道,“对了,洛组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只要是原则上允许的,我都表示支持!”

        “那就谢谢徐司令了。”洛海川说明了来意。

        听洛海川和秦朗竟然要调查王雄州,徐政国感到有些诧异:“王雄州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个人行事稳重而且比较低调,在部队上不搞揽权、结党这些事情,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怎么,你们怀疑王军长有问题?”

        “目前只是怀疑。”洛海川道,“我们一定公正调查,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不过,要调查王军长这样的官员,如果徐司令能够支持我们的话,工作进展会比较快的。”

        “唔……”徐政国沉吟片刻后脸上出现果决之色,“好!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王军长没有问题的话,他就不应该怕被调查,我支持你们的工作!军队的蛀虫,也该清理一下了。”

        “那就谢谢徐司令了。”洛海川道,“既然徐司令公务繁忙,那我们也就告辞了。”

        “洛组长,你就别跟我打官腔了,我哪里繁忙了?”徐政国道,“我们是建设兵团,又不是高炮兵团、坦克兵团。几十年前,我们就是军队农民,现在虽然有变化了,但还不是搞建设,所以哪来那么多公务。洛组长你倒是繁忙,那你就先离开,我跟秦顾问单独谈谈行不?”

        “没关系,那小秦你跟徐司令多交流交流。”洛海川呵呵一笑,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秦顾问,这里来坐。”徐政国示意秦朗坐到他会客室的沙发上,然后很平易近人地给秦朗倒了一杯茶,“小秦啊,你今年多大了啊?”

        “十八。”秦朗道。

        “十八?”徐政国微微诧异,虽然看秦朗的年龄的确差不多十**岁,但是徐政国估计秦朗应该有二十岁左右,因为秦朗现在已经是少尉军官了,虽然这个军衔在徐政国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以秦朗的年龄来说,的确算是年少有为。而军队是一个很严肃的机构,一个少尉军官也是军官,其军衔肯定是有来历的,所以徐政国以为秦朗应该是某个军校的毕业生才对。如果不是军校生,这么年轻,哪来的军衔?

        “果然是年轻啊!——这么说,你比小璐还小了一岁呢。”徐政国笑了起来,这笑声让秦朗感觉有一种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怎么形容呢,秦朗觉得徐政国的笑容,就像是“丈母娘看女婿”的感觉。不过,这种表情出现在丈母娘身上还能接受,但是出现在徐政国一个大男人身上就很怪异了。

        更何况,秦朗压根儿就没打算当徐政国的女婿。

        谁让秦朗喜欢的是洛海川的女儿呢。

        “徐司令,不知道您要跟我谈什么事呢?”秦朗语气严肃,试图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面,他可不想跟徐政国在这里讨论徐小璐的事情。

        “别这么严肃嘛。”徐政国道,“今天你救了小璐,我是相当感激你的。小璐这个孩子,脾气是有点坏,不过她的本姓却不错,只是前几年母亲去世了,我又当爹又当妈的,这些年对她宠爱有加,却忽略了对她的教育,她也一直没有走出失去母亲的阴影,所以脾气有点坏——不过,今天你也看到了,她对你还是很不错的——”

        “咳咳——徐司令,我也是军人,路见不平那是应该的。在我看来,只是小事一桩,徐司令您说得太严重了。”

        秦朗知道如果让徐政国继续下去的话,他恐怕就真要纠缠不清了,于是秦朗说了徐政国最感兴趣的话题,“徐司令,我看你好像很喜欢修禅?巧的是我对这方面也有些研究。”

        “对,对,我就是喜欢修禅。”徐政国果然来了兴趣,“修禅好啊,可以让人神清气爽、心平气和。我现在修禅之后,已经不喜欢烟酒这些东西了,而且现在晚上睡眠质量也很好,身体状况比以前好多了啊。对了,我看小秦你的禅法修行很不简单呢。”

        “那是当然,我的禅法为佛道正宗,那可不是一般的禅法。”秦朗傲然道,摆出一幅恃才傲物的样子。不过,在某些时候,适当的傲一下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徐政国其实已经领教过秦朗的禅法了,之前秦朗的“当头棒喝”不仅让扎那禅师吃瘪,而且徐政国也感受到了这一记当头棒喝的威力,徐政国那时候就知道秦朗的禅法不简单了,只是不敢肯定而已。徐政国虽然喜欢修禅,但是并不意味他就糊涂了,实际上他比很多人都聪明,也更精于察言观色,从之前扎那禅师的脸色,徐政国就看出扎那禅师的修为显然是不如秦朗的。只凭这一点,就让徐政国对秦朗另眼相看了。

        “那不知道小秦你可以传授我禅法吗?”徐政国问道。

        “你修行禅法,可是为了追求心境平和?”秦朗向徐政国道,“我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长期休息不好、失眠造成的。你之所以修行禅法,是因为医治无效,药物无法改变你的状况,所以修禅成了你唯一的救命稻草,对吧?”

        “咦……你怎么知道?”徐政国越发觉得秦朗高深莫测了。秦朗只是看他几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徐政国如何不惊讶呢?

        不过,接下来秦朗的话让徐政国更加惊讶:“你之所以睡眠不好,不是因为你睡不着,而是因为你的心灵无法平静,即便是在睡梦中,你都被梦魇困扰,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

        “小秦……不,秦先生,你真是太高明了!”徐政国用尊崇的目光看着秦朗,“想不到秦先生如此高明,简直是神医……神人啊!只是,不知道秦先生可有办法帮我?”

        “我当然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