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67章 滚你个蛋
  • 正文 第767章 滚你个蛋

    作品:《少年医仙

        徐政国担心得罪了扎那禅师,正要开口,秦朗却抢先一步道:“滚你个蛋!我们要谈的是军事机密,你个老和尚听不懂人话么,我刚说过请你回避!”

        扎那喇嘛就算是方外之人,听了秦朗这话也勃然大怒了,指着秦朗道:“你……你这个年青人,修养简直太差了,本禅师德高望重,在这一带颇受人尊重,想不到你——”

        “想要我尊重你,那么你必须尊重我——不管你是谁!”秦朗冷笑道,“既然你不懂尊重我,我就不会给你面子!现在,请你离开这里。否则的话,你就只能滚出去了。”

        “洛组长——”

        徐政国气得简直要发狂了,扎那禅师的确是他座上宾,这段时间徐政国一直在跟扎那禅师修禅,想不到竟然被秦朗如此得罪了,所以徐政国当然是火冒三丈。

        但是,徐政国的火气还没发出来,秦朗却先发制人道:“徐司令,你要修禅的话,好歹也找个靠谱的禅师,把这种货色请来当座上客,实在太掉价了。”

        “你——”扎那禅师霍地站了起来,似乎就要跟秦朗较劲。

        “坐下!”秦朗手上捏了一个真言手印,开**喝,扎那禅师本来已经站了起来,但是被秦朗当头棒喝,竟然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而洛海川和徐政国,两人都被秦朗的声音震得头皮发麻,但怪异的是,被秦朗大喝一声之后,两人竟然都生出一种禅悟的感觉,就好像是秦朗这一喝破除了他们心头的某种疑虑、障碍,使得他们的思想豁然贯通。

        洛海川和徐政国并不知道,这就是用真言手印破除心魔的手段。心魔,并非是魔鬼,而是存在于每个人心头的疑虑、恐惧、担忧、梦魇等等,而这些都是人的心灵自然孳生出来的东西,所以称之为心魔。

        多疑、恐惧、阴狠、嗜血诸多种种的念头,都是心魔,心灵中孳生出来的魔头。

        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武者,甚至是圣人,心中都可能有心魔存在。秦朗精神力修为何其高深,再配合上乘的密宗真言手印,这当头棒喝不仅震慑住了扎那禅师,更震散了洛海川和徐政国两人心头的“心魔”,使得这两人感觉自己的思想和精神轻松了不少,刹那间有一种沐浴在佛光之中的感觉。

        “你……你竟然是正宗——”

        “爸——你就知道修禅!就知道搞迷信,你女儿差点就被人玷污了,我恨你——咦,你居然在这里!”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影闯了进来,原本徐政国的办公室不是谁都能随便进入的,但是徐小璐是徐政国的女儿,如果她非要进来,警卫员哪里拦得住她。

        徐小璐正要进来将自己老爸训斥一通,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秦朗。而且,看到秦朗一身军装,徐小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很快她就从一个愤怒的傲娇变成了温顺的御姐,甚至直接无视了她老子的存在,向秦朗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是军官了,而且功夫这么高……你真是了不起!”

        “这是什么状况?”徐政国还以为自己产生错觉了,他知道自己女儿一向都是暴脾气,对男生的脾气更火爆,无论对他还是对那些警卫,从来就没有脸色过。但是现在,她居然会对眼前这个小子如此温顺,温顺得徐政国都觉得快要起鸡皮疙瘩了。

        徐政国干咳了一声,先向扎那禅师打了一个眼色,说道:“扎那禅师,既然今天我的事情繁忙,那改天我再向您请教禅法吧。”

        “好,好。”扎那禅师遭遇秦朗的当头棒喝,已经知道自己跟秦朗的精神力修行相差太远,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所以哪里还敢逞强,赶忙溜之大吉。

        秦朗也没兴趣继续教训这个喇嘛,任凭他离开了办公室,然后向徐小璐道:“徐司令是你父亲?”

        “是的。”徐小璐点头道,“怎么,你是我爸的兵啊,他有没有凶你啊?你放心,他以后不敢凶你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准他……”

        “咳咳!~”徐政国打断了自己犯花痴的女儿,“小璐,你找爸爸什么事情啊?听说你昨天一夜没回来,我赶忙叫人去找你。”

        “你还好意思说!你根本就不关心我!”徐小璐生气道,“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今天早上就被三个坏蛋给玷污了!”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情,那三个畜牲不想活了么!~”徐政国勃然大怒道,“谁敢动我女儿!”

        “你现在凶有什么用,我差点被人玷污的时候你在干嘛?你就知道修禅,就知道搞这些迷信,你一点都不关心人家!亏你还说答应过妈妈照顾我,结果你就是这样照顾我,妈妈在天之灵都不会原谅你的……还有你——”

        说着,徐小璐再度将目光转向秦朗,“你之前骂我是不懂父爱母爱的纯傻.逼,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你也看到了,我妈妈已经去世,我这个爸爸,他就知道搞这些修禅什么的,他根本不关心我,我才会觉得无聊,独自出去骑车旅行的。其实,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刁蛮任姓、不讲道理、胸大无脑的女生,我只是心情不太好而已。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我怎么能感受到什么父母之爱呢。”

        面对徐小璐楚楚可怜的倾诉,不仅秦朗傻眼了,连徐政国也傻眼了。徐政国从来没见过强势刁蛮的女儿居然会主动跟人承认自己的缺点,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将自己的女儿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秦朗同学之所以傻眼,那是因为他感觉到这个徐小璐对他有些“崇拜”,但是这种崇拜可不是什么好事情,秦朗可不想被徐小璐这样的女生天天给缠着。

        于是,秦朗赶忙解释道:“这个……徐大小姐,我只是无意中救了你而已,反正你也感谢过了,我也接受了你的感谢。至于你跟你父亲的问题,既然你们都是至亲的人,我相信你们有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对吧?”

        “嗯,我会跟父亲好好交流,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徐小璐居然摆出了一副千依百顺地样子,让秦朗更加有些受不了。

        秦朗向徐小璐道:“我们找徐司令有正事,徐大小姐你看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那好,你们先谈正事,我等会儿在找你。”徐小璐点头头。

        不过,徐小璐说的是找秦朗,而不是找她老子徐政国算账,这让秦朗很是头疼。

        “秦顾问真是有办法啊,我这女儿居然能听进去别人的话,这大概是破天荒头一遭了。”徐政国看着秦朗,语气当中似乎若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