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64章 流鼻血了
  • 正文 第764章 流鼻血了

    作品:《少年医仙

        看着这个壮汉手中的仿制手枪,秦朗居然笑了起来。

        一旁的年轻女生却被秦朗给吓住了,她不明白秦朗为何能对着枪口发笑。

        “你居然还敢笑,你信不信我罗汉开枪打死你这小子!”壮汉向秦朗吼道,“把你们值钱的东西、车子和这个女人留下,赶紧滚蛋!否则,别怪老子心狠手辣!”

        “你当心手枪走火啊。”秦朗依然面对着枪口发笑。

        不过,就在秦朗发笑的时候,这个叫罗汉的壮汉忽地发现他竟然将枪口缓缓地对准了自己的同伴查干巴。

        “老大……你这是干嘛?”查干巴显然没想到罗汉竟然会用枪对着他。

        “我也不知道要干嘛!”罗汉急急地吼道,“他妈的……我的手不听使唤了!”

        “老大……你千万别开枪啊。”查干巴赶忙转移位置,但是却发现罗汉的枪口又对准了他,而罗汉此时也急得满头大汗,似乎并不像说谎。

        秦朗等人却气定神闲地看着罗汉,说道:“私藏枪械已经是犯罪了,现在你还用枪杀人,那就等着被枪毙吧。对了,我们都是证人,你就等着法律制裁吧。”

        “不,不是我!我不想开枪!”罗汉怒吼道,“这一定是你在搞鬼——”

        砰!

        枪声响了起来。

        查干巴发出一声惨叫,他刚挨了一刀也就罢了,没想到腿上又挨了罗汉一枪。

        幸亏开枪之前罗汉的枪口往下压了一下,否则查干巴恐怕彻底完了。

        “老二,我不是故意的——”开枪之后,罗汉拿枪的手都在抖。他不是第一次开枪,但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况,他感觉自己的一双手完全不听使唤,就好像是鬼上身一样。

        砰!

        罗汉的声音刚落下,他居然又扣下了扳机,这一次却击中了陶格尔的右腿。

        “老大——我曰你麻痹的!”陶格尔高声骂道。

        噗嗤!~

        看到这样的场面,之前那个年轻女子居然忍禁不俊了。

        “怎么会这样!”罗汉觉得自己要发疯了,他恨不得将手中的枪丢掉,但是偏偏他这只手却根本不听使唤。

        而就在此时,罗汉看到自己的手枪枪口又转向了,但这一次却不是对着陶格尔和查干巴,而是对着罗汉自己。

        罗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手枪的枪口顶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此时,罗汉的双手都在颤抖,**的上身已经汗如雨下,他惊恐地看着秦朗:“求你了……别杀我……我还不想死啊……”

        “谁说要杀你。”秦朗平静地说道,“枪在你手中,我们都看到你要畏罪自杀,我们有什么办法呢。”

        “没错,你赶紧自杀吧,自杀了我们报警给你收尸。”年轻女子这会儿已经完全不害怕了,而且看到罗汉三人变成这样,她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爽快感觉。

        “妈啊,我真的不想死啊!”罗汉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幸好他的双脚还能动,于是他赶忙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求你们了,我错了,只要你们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任何坏事了!我发誓!”

        “我从来不相信恶人的誓言。既然你是他们两个的老大,那么你就应该以身殉道,给你的这两个小弟一些警示。好了,别浪费彼此时间了,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自杀。”秦朗的话音一落,枪声也就响了起来。

        枪声响起之后,现场却是鸦雀无声,连陶格尔和查干巴两人都不敢哼一声了。他们自认为也算是狠人了,但是跟眼前这个年青人比起来,他们两人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大善人了。

        蓬!

        罗汉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片刻之后,秦朗旁边的年轻女子才低声惊呼:“你……真的杀了他?”

        秦朗不禁皱眉,心想这女人也太不会说话了,口中却镇定自若地说:“他用自己的枪杀了他自己,这叫畏罪自杀好不好?”

        “没错,这厮用枪打伤自己朋友,然后开枪自杀,我们亲眼目睹——不过是一个疯子自杀,管我们鸟事。”一旁的付春生道。

        青年女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向秦朗道:“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英雄救美的主角,秦朗应该表现得很谦恭、很有英雄气概才对,但是秦朗却毫不客气地冷哼了一声:“我能救你这一次,可不能保证还能救你下一次!你是脑子有病呢,还是荷尔蒙分泌过剩,居然会干这么愚蠢事情——独自来这种地方当驴友,你以为自己是谁?明知道这些地方治安不太好,你偏偏要独自一个人来,你以为这样有个姓?这叫纯粹傻.逼!如果你被人弄了,我不会替你可惜,只会替你父母觉得悲哀,真是白养你十几二十年了!”

        秦朗这话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哪像是一个英雄救美的人应该说的。不过,在秦朗看来这却是忠言逆耳,你说一个外地靓妞独自一人骑车来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听上去很有个姓,但实际上真的是纯傻.逼。如果今天不是碰到了秦朗的话,这女子应该会死得很难看。

        “你……你干嘛要这么凶?”年轻女子没想到自己诚心地感谢竟然会换取秦朗的破口大骂,她可是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

        “我对你凶?是因为我不是你父母,没有义务对你好!”秦朗知道很难跟这种自认为小资派的女人交流,他也懒得交流了。不过,秦朗却进入了旅馆,将里面那个一直在暗中围观的小旅馆老板给揪了出来,然后摔在了地上。

        秦朗向这个歼猾的中年老板说道:“从今往后,不准你开旅馆。如果我看到你的黑店还在开张,你的下场就跟他们一样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今天就关门!”旅馆老板赶忙用结结巴巴的普通话说道。

        “滚!”秦朗让这老板直接滚蛋,在秦朗看来这货显然不是好东西,如果这旅馆老板稍微有点正义感的话,就不可能有人敢在旅馆当中进行强.歼这种事情。

        让这老板滚蛋之后,秦朗忽地一个踉跄,脑子当中一阵晕眩。

        幸好秦朗的伏龙桩稳如泰山,虽然脑袋晕眩,但是秦朗很快就在原地站定,晕眩持续了一阵之后,秦朗才缓过神来,同时感觉身体似乎有些疲惫。

        缓了一阵,秦朗回到了军车旁边,向付春生道:“我们走吧。”

        “帅哥……你流鼻血了。”年轻女子跟着秦朗上了车,然后故意将她被运动衣绷紧的胸膛往秦朗面前凑了凑,递给了秦朗一张心相印纸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