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61章 万世计划
  • 正文 第761章 万世计划

    作品:《少年医仙

        “王雄州,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谁?”秦朗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哼!小子,你在……做梦!”王雄州的语气居然还出奇地硬,“你已经死到临头了,知道吗?你竟然敢杀国家的士兵……还敢对我这样的军队高官下毒手,你这是跟整个国家作对你知道吗,你和你的家人,都会被视为叛国、反革——啊!”

        王雄州死到临头竟然还想威胁秦朗。也许,他太高估了自己军长的身份,他以为秦朗会像之前那个青年僧侣一样让他离开。毕竟,王雄州是军团的高级官员,身份摆在那里,但凡是江湖人士,只要不是血海深仇的话,没有人愿意去碰这些高级官员,尤其是军方的高级官员。

        可惜的是,王雄州这一次却看错了秦朗。

        秦朗同学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如果“人要犯我,我必杀人”。秦朗虽然是江湖人士没错,但他却不是江湖上的善男信女,否则也不会成为老毒物的传人。

        王雄州所作所为,在秦朗眼中已经达到了“该死”的标准,所以秦朗也没打算让王雄州继续活下去了。不过,秦朗想要知道王雄州的幕后“老板”而已。

        既然王雄州不配合,秦朗就只能让他受点苦头了。秦朗将一点点鬼斑石鱼的毒素通过钢针刺入王雄州的身上,这厮立即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叫声。

        倒不是因为王雄州没有骨气,而是因为鬼斑石鱼的毒素已经超出了人体能够忍受的痛苦极限。当然,如果鬼斑石鱼的毒素太一般的话,也不可能会被秦朗选中了。

        王雄州的惨叫声让一旁的彭越山不禁心惊胆颤,他现在已经开始祈祷秦朗不要用同样的方法来折磨他了。

        等王雄州痛苦哀嚎了一阵之后,秦朗才取走了钢针,将这钢针在指尖轻轻搓动:“你还想不想再扎一针?”

        “我说!”王雄州赶忙说道,经历过刚才的痛苦,王雄州感觉十八层地狱都不过如此了,他宁愿被乱枪打死,也不想再被秦朗扎一针了。

        “讲。”秦朗冷哼一声。

        “其实,我是替他们做事。”王雄州很小心地说出了一个家族的名字。

        “什么!”听见这个家族的名字,一旁的彭越山都惊骇了,他喃喃道,“难怪……难怪王雄州你离开了门派……原来竟然为他们做事了,可惜……门派耗费了这么多心血培养你。”

        “人往高处走。彭长老,还请见谅。”王雄州道。

        说出了这个家族的名字之后,王雄州的底气反而足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抬出这个家族之后,对方一定会有所顾忌的。尽管手脚被炸废了,但是王雄州依然不想死,现在医学科技如此发达,只要留住老命,依然有翻身的机会。更何况,这一次虽然受伤了,但以他王雄州的本事,指不定还能因祸得福给自己弄一个“头等功”。

        王雄州的后台不是叶家,秦朗有些意外,但又觉得不太意外。因为在秦朗看来,叶家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手笔来支持王雄州搞什么私人武装,而且这里是自治州,叶家虽然在平川省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未必就能完全掌控自治州的建设兵团。

        最关键的是,叶家虽然强势,但跟王雄州所说的那个家族比起来,还是相差太远了。

        曾经有人说过,一些强大的家族影响和控制着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格局。

        也许很多人不相信这话,但实际上即便是超级霸主美国,依然掌控在一些强大的家族手中,所谓的总统、议员,全都是这些家族推出来的代言人而已。

        而在华夏,依然有这样的超级家族存在。有外国媒体曾经说过,这个国家是掌控在五百个超级家族的手中。

        秦朗当然不会相信那些狗.屁外国媒体的话,但是他知道一些超级家族的确是拥有很强大的影响力。就比如叶家,叶家的势力几乎渗透到平川省的每个领域,掌控了整个平川省数十年之久,而叶家却还算不上真正的华夏超级家族。

        而王雄州背后的家族,却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因为秦朗知道一些经常出现在电视、报纸上的政客、垄断企业的老总就是那个家族的代表。他们是家族的代表,只会代表家族的利益,而不是人民的利益。

        “王雄州,既然你为这个家族做事,那么你来这里的动机是什么?”秦朗继续问道。

        “年青人……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为他们做事情,你就应该明白,知道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王雄州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底气真的很足了,竟然隐约有些装.逼了。

        “王雄州,你知道之前那个年轻僧侣是什么来头吗?”秦朗冷笑着问了一句。

        “什么来历?”王雄州虽然不知道那青年僧侣的来历,但是却感觉对方肯定来头不小。

        “我不知道。”秦朗淡淡地说了一句,“他因为在我面前装.逼,不小心就被我杀了,也就忘了问他什么来历。”

        秦朗的意思很明显了,既然他敢杀那个年轻僧侣,同样也就敢杀他王雄州。

        王雄州犹豫了一下,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然后说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在准备一个‘万世计划’。我为他们做的事情,只是这个大计划中的一个小环节。”

        “你具体为他们做什么?”秦朗皱眉道,这个所谓的“万世计划”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些年,我一直呆在建设兵团,除了帮他们培养私人武装力量,另外就是寻找这个‘暗佛遗迹’,因为他们对各类古武功法都很感兴趣。只要我得到遗迹中的功法,就算是立了大功,他们将会给我很多好处。”王雄州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除了你之外,还有很多你一样的人替他们在卖命?”秦朗听出了王雄州的话外之音。

        “具体情况不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这样的。”王雄州道,“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现在,你可以听一听我的合作建议吗?”

        “合作建议?”秦朗冷笑一声,“说来听听。”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情,这对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我看不如这样,你跟我合作,将遗迹中的一些东西拿出来取信于他们,然后我们都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好处。”

        “嗯,不错,这倒是一个好办法。”秦朗笑了笑,王雄州以为自己已经说动了秦朗,正要再劝说两句,忽地秦朗一掌拍在了他的头顶。

        “为什么……”头骨碎裂的声音响起,临死前王雄州只来得及吐出这三个字,这代表了他心头巨大的疑惑,他不知道为何秦朗要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