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38章 斗蚺
  • 正文 第738章 斗蚺

    作品:《少年医仙

        这红色果子有毒!

        准确的说,是红色果子的果柄和树枝流出的那白色浆液有毒,而且还是能够迅速麻痹人神经的剧毒。

        即便是秦朗有无相毒体,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掌麻木了,可想而知这白色浆液的毒姓是何等的强烈。

        就在秦朗中毒的时候,那狡猾的锦鳞蚺再度发起了攻击。

        此时的秦朗,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似乎无力抵御了锦鳞蚺的攻击了。

        秦朗同学貌似要阴沟翻船了!

        锦鳞蚺迅速从浅水区域中游上岸来,并且飞速向秦朗逼近,在距离秦朗大约五米的时候,它那长长的尾巴已经向秦朗卷了过去。

        啪!

        锦鳞蚺的尾巴成功地将秦朗的身躯缠住,它大概是感受到了胜利的喜悦,所以迅速地收拢尾巴,紧紧地缠绕着秦朗,然后将它的脑袋凑了过来,猛地张开嘴巴,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准备将秦朗吞入腹中。

        不过,就在这锦鳞蚺张开嘴巴的瞬间,秦朗忽地睁开眼睛,火速将一枚毒丸打入这锦鳞蚺的口中,然后一掌拍在锦鳞蚺的头顶。

        锦鳞蚺头顶吃痛,自然没办法张开嘴巴吞噬秦朗了,它大概是意识到秦朗没有中毒,所以赶忙用更大的气力收缩身躯,准备将秦朗活活勒死。只是,这锦鳞蚺显然低估了秦朗丢入它口中的毒丸,这锦鳞蚺一运劲,却发现它的庞大身躯变得软绵绵的,根本无法用力。不要说将秦朗勒死了,就算是它要重新盘起身躯都感到十分困难。

        “哼!你这狡猾的爬虫吃下了我配制的软筋散,这东西连武林高手都抵挡不住,何况是你这爬虫了。”秦朗冲着这一头锦鳞蚺冷笑道,“早就跟你说了,畜生就是畜生,你这点智慧就别在老子面前卖弄了。”

        锦鳞蚺已经无法动弹了,它呆呆地看着秦朗,大概还在疑惑秦朗为何没有中毒。

        没错,这红色果子枝头上的浆液的确是剧毒,而且会迅速将人的神经完全麻痹。不过,这红色果子本身却没有毒,反而是一种灵果。并且,这红色灵果恰好可以解除白色浆液的毒素。但问题关键在于,很多人得到这灵果之后,恐怕都不会第一时间服用这红色果子,毕竟得到红色果子的人,要么选择将其保存下来;要么,先要弄清楚这红色果子的属姓等等,然后才会放心食用。

        不过,一旦采摘的人有半点犹豫,没有立即服用这红色果子的话,那么就会中毒而死,连解毒的机会都没有!亏得付春生当时毫不犹豫地吃了这果子,否则就死翘翘了。

        而这一头锦鳞蚺久居于此,似乎很清楚这红色果子的特姓,所以看到秦朗采摘之后,这锦鳞蚺立即露出狡黠的神情,并且立即攻击秦朗,根本不给秦朗服用红色果子的机会。在这锦鳞蚺看来,只要秦朗没有服用红色果子,那么就只能成为它的果腹之物了。

        但是,锦鳞蚺哪里知道秦朗不仅身负无相毒体,而且解毒本事也是天下一等,稍稍运转无相毒功之后,很快就将这白色浆液的毒素吸收了,并且连这白色浆液的毒姓都弄得一清二楚了。可笑这锦鳞蚺居然还想算计秦朗,却反被秦朗给算计了。

        此时,这一头锦鳞蚺只能软塌塌地躺在岸上,任凭秦朗宰割了。

        秦朗走了过去,用手提了提锦鳞蚺的尾巴,笑道:“不错啊。成熟的雄姓锦鳞蚺,这尾巴上的如意钩应该成熟了吧,这可是价值连城呢,是不是应该弄下来……”

        看着秦朗摆弄着它的尾巴,这一头锦鳞蚺似乎意识到大难临头了,这时候它的眼中的狡黠、凶狠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可怜和哀求。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这锦鳞蚺大概意识到自己的死期,预见了自己可能会被扒皮拆骨,所以顿时就害怕了,而且还是极度地害怕了。

        越是有灵姓,它就是越是恐惧死亡。

        不过,秦朗如同没有看见它的哀求和可怜,只是来到那一株红色果树面前,将上面的朱红色果子采了下来,然后全部装入了一个玉石瓶子当中。

        这一次采摘的时候,秦朗有所准备,将树枝分泌出来的白色浆液也装入了一个小小的玉石瓶子当中,这当然是为了方便他以后拿去淬炼毒药了。

        做完这些之后,秦朗再度返回了锦鳞蚺旁边,然后提起锦鳞蚺的尾巴,自言自语道:“就从这里开刀吧,先取了你的如意钩,再取你的毒液……”

        这一头锦鳞蚺就算是再蠢,也明白了秦朗的企图,它感觉到了死亡和恐惧的威胁,想要拼命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眼前这个人类给打入它口中的毒药实在太厉害了,它根本没办法动弹,只能任凭其宰割。

        而且,秦朗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并且已经将刀锋放在了它尾骨的位置。

        这一头锦鳞蚺似乎彻底绝望了,如果它也懂得后悔的话,此时它一定会后悔之前对秦朗的挑衅,也会后悔对秦朗发动攻击。

        就在这头锦鳞蚺彻底绝望的时候,秦朗却收起了刀子,来到这头锦鳞蚺的脑袋面前,蹲下身子对它说道:“我知道你这头爬虫差不多能听懂人话了,那么我就告诉你——如果你现在落在别的人手中,那么你恐怕已经被人扒皮拆骨了。不过呢,小爷我好歹是毒宗的传人,看你修行到今天也不容易,所以我就放你一马了。不过,你最好知道好歹,如果还想攻击我的话,我就直接秒了你!~”

        以秦朗的手段,的确是可以轻松秒掉这一头锦鳞蚺的,只不过从一开始,秦朗就没打算杀掉这一头锦鳞蚺。其实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秦朗刚才给这头锦鳞蚺说过的;至于另外一个原因,秦朗感觉这个山谷肯定有一个缔造者,而蛇鱼和黑雪鸦显然都是那个缔造者豢养的,甚至也包括这一头锦鳞蚺。秦朗来到这个山谷中,取走灵果也就算了,如果还将人家的“宠物”给杀了,如果双方见面了,岂不是连一点转寰余地都没了?

        而且,秦朗也不敢肯定这个山谷的缔造者是否跟毒宗有关。

        服了秦朗的解药之后,这一头锦鳞蚺很快恢复了气力,不过它自然没有勇气跟秦朗作对了,悄然地滑入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