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26章 偷猎者
  • 正文 第726章 偷猎者

    作品:《少年医仙

        付春生虽然是内息境界武者,但这个时候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内息境界,那也是挡不住人家的子弹啊。

        只看这几个偷猎者的反应,就知道他们必然是惯盗,而且他们的武器也不错,并非普通的猎枪,而是仿制的步枪,甚至还有一个人拿了一直AK,此人一脸凶相,裹着一根白色毛巾,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恐怖分子,他艹着不太流畅的普通话向秦朗等人问道:“麻痹的,你们是什么人?”

        “你麻痹的!”秦朗反骂了一句,“懒得跟你们废话,把你们的枪留下,所有通讯设备也全部留下,反正脱光衣服滚蛋就行了!”

        “我草!你小子疯了么,你没看到老子手中的枪么?”

        头巾男一声狞笑,朝天开了一枪,“老子不管你们是来这里干嘛的,不过你们应该知道,老子们是来这里求财的!所以,谁他妈想要阻止我们求财,老子们就弄死谁!不过,老子们也不想在你们身上浪费子弹,毕竟这些畜牲的尸体还能卖钱,而你们的尸体不值钱——识相的话,把你们身上的现金和值钱的东西留下,老子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的话,你们就跟这些畜生一个下场了!”

        “大哥,老五不是在放哨么,他怎么会没注意到这几个人呢?”另外一个偷猎者提醒这位头巾男老大道。

        “老五这个傻.逼,肯定是睡着了!”头巾男显然没有将秦朗几个人放在眼中,继续耀武扬威道,“给你们三十秒时间,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千万别逼老子动手!”

        “自作虐,不可活啊!”秦朗冷笑了一声,做了一个手势,不过他这个手势却不是从自己身上掏东西出来,而是示意卫寒可以动手了。

        嗖!嗖!嗖!嗖!嗖!

        卫寒一出手,这帮人手中的枪直接就掉下来了,并且每个人都的手腕都被卫寒射出的小碎石给打得骨裂了,根本就没办法开枪了。

        对付这些人,卫寒甚至连真正的暗器都懒得用,直接用一些碎石就料理了。

        当然,对于真正的暗器宗师,飞花摘叶都可以伤人。比如那一次秦朗亲眼目睹了唐门的唐圣风用鹅卵石做暗器的威力,虽然只是普通的鹅卵石,但是在唐圣风手中却简直有神秘莫测的威力。

        比起唐圣风来,卫寒的暗器水平依然还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自从卫寒沦为秦朗的毒奴之后,失去了自我意识之后,他的暗器水平反而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对于他这样的暗器高手来说,要更进一步实在比登天还难。不过,可能是因为他失去自我意识后,身体艹控和运用暗器的本能反而被进一步激发出来,所以才导致卫寒的暗器水平更进一步,甚至秦朗感觉现在的卫寒已经在向唐圣风的水平靠拢了。

        五个人的手腕,几乎在同一时间骨裂,痛呼连连。

        同时,他们的另外一个同伴“老五”也被索朗给丢了过来。

        六个偷猎者,都聚集在一起了。

        “将你们的东西都交出来吧。”秦朗向这六人说道,“全部都交出来,你们光着身体离开就行了。”

        “你……你们是政斧执法人员?”那头巾男老大道,“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们!你们政斧人员,总还要将人权[***]律的吧,你们不能随意抢夺我们的个人财产,我要告你们——”

        这头巾男居然以为秦朗这帮人是政斧派来抓捕偷猎者的,居然还敢跟秦朗谈人权、谈法律了,这让秦朗很是不耐烦,他直接上前,拧小鸡一样抓着头巾男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然后随手一抛,抛到了几米开外。

        “你们还敢打人——啊!”

        头巾男居然还想跟秦朗理论,却不想他刚站起来,就发现自己的屁股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全身上下都被什么东西给咬了,很快头巾男才意识到他被成群地蛇虫给攻击了,他想要脱身,但是忽地一条巨大的尾巴卷了过来,将他的腰肢给缠住了,那是一条蟒蛇的尾巴,不过短短几秒钟,蟒蛇的尾巴迅速收紧,头巾男立即感觉到自己的腰肢在不断地收缩,胸腔似乎都要被挤压得爆炸了,随后他听见一阵“啪嚓”的声音,不过那不是胸腔爆裂的声音,而是他胸骨碎裂的声音。

        最后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个头巾男死翘翘了,他成了这些蛇虫的食物。

        看到这场面,另外五个人都吓傻了,他们这群人也算是狠人了,但是他们发现跟眼前这小子比起来,他们简直就像是吃斋念佛的和尚。

        “好了,其它的我不想多说了。”秦朗道,“脱光衣服滚蛋。再多一句话废话,就跟你们老大一个下场。”

        没有丝毫犹豫,剩下的五个人立即脱了一个清洁溜溜。

        虽然明知道光着身体在山林中穿梭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是这五个人宁愿去面对树林中的那些毒虫猛兽也不想再面对眼前这个恐怖的小子。

        五个人光着身体跑了,甚至连鞋子都脱掉了,相信他们再也不想回来这里偷猎了。

        “付春生,仔细看看,有用的东西留下,没用的全都扔掉。”秦朗向付春生道,“尽快确定我们的方位、路线,虽然这一次行动有点像是大海捞针,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捞到点什么。”

        “是。”付春生应道,赶忙行动起来。

        这几个偷猎者当然是带着通讯设备的,而且居然还有非常详细的地图,这倒是让秦朗和付春生都有些欣喜。

        其实,与其说是欣喜,还不如说是讽刺,因为付春生从当地政斧得到的山林地图,居然还没有这几个偷猎者的地图详尽、准确。

        “这真他.妈讽刺!”秦朗看到地图不禁冷哼一声,“付出生,你有什么发现没有?”

        “秦先生……我真有发现了!”付春生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栗了。

        毫无疑问,付春生肯定是有大发现了。

        “地图上的这个山谷……我肯定去过这里!”付春生激动地说,“虽然这只是一个简易地图,但是他们对这个山谷做了标记,就是这个山谷的谷口处有一株连体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