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709章 狠辣处决
  • 正文 第709章 狠辣处决

    作品:《少年医仙

        任光德没想到秦朗会指着他,但是他可不敢有半点犹豫,向付春有说道:“师侄,赶紧给秦先生跪下吧。大丈夫,就应该能屈能伸——别逼师叔动手。”

        任光德虽然不想得罪付春有,但是他更不想死啊,所以如果付春有不下跪的话,他决定出手将付春有踹到秦朗面前跪下。

        噗!

        付春有大概也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下子跪在了秦朗面前。另外,他觉得师叔说得也没错,大丈夫能屈能伸,想当年韩信也有胯下之辱的时候。

        反正,只要今天不死在这里,他付春有总还有报仇雪恨的机会。

        “我给你跪下了。你还有什么要求,才能放过我们呢?”付春有向秦朗问道。

        “放心,你们身上的毒不会让你们马上就死的。”秦朗看了其他人一眼,才向付春有道,“先坦白一下夏阳市的溃坝事故吧——千万别说这事不是你的干,我知道是你干的。”

        付春有本来想否认,但是被秦朗的目光狠狠一瞪,想起刚才被飞爪丢入江中的那人 ,他赶忙将谎话吞了回去,开始交代道:“是……夏阳市的溃坝事故,不是天灾,而是[***],是我们整出来的。叶炳成答应我,事成之后,给我少校军衔,并且调动到南木军分区任教官。”

        “你一个人干不了这事吧,还有谁呢?”秦朗又问道。

        “爆破的炸药是叶家的人提供的,为了稳妥起见,他们通过军火商购买了境外的特质炸药;爆破具体策划的人叫范泽雄,是八四三军的一个工程师,他提供了爆破的点位;具体行动的是两个工兵,其中一个跑了,另外一个被我们‘处理’了……”

        付春有很详细地交代了夏阳市的水坝事故,然后放低姿态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现在,说说你的条件吧,我们付家一定会满足你的!你不会想把我送上军事法庭吧?”

        “条件?你真以为我还会让你活下去吗?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上军事法庭?”秦朗冷笑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投向任光德等人,“你们中间有个人可以活下去,条件就是他必须杀了付春有,希望你们把握机会。”

        秦朗的话刚说完,任光德忽地向付春有出手,因为他距离付春有最近,而且他的心肠更狠辣、行事更加果决。

        任光德从后面箍住了付春有的脖子,狠狠地勒了下去。他虽然已经中毒,无法运聚内劲,但是力气却比普通人大,而且又是突袭,付春有一下子就中招了。付春有的脸色很快就变成了猪肝色,不过他好歹也是搏击教官,关键时刻一个肘击顶向任光德,痛得任光德直叫唤。但是任光德却没有撒手,作为一个控制地下拳场的人,任光德当然不是善茬,而且他见惯了地下拳赛的凶残血腥,所以很清楚地知道生死关头决不能半点含糊、更不能退缩,因此尽管被付春有的肘击重创,任光德却没有松手,反而拼劲全力死死地锁住付春有的脖子。

        付春有很快就处于缺氧状态,接下来对任光德的反击自然也就没多少力气了。

        挣扎了一阵之后,付春有很快就死翘翘了。

        剩下四个人面面相觑、不禁骇然,他们没想到任光德如此果断。付春有死了,也就意味着他们没有机会了。现在,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后果。

        “解药给你!”

        秦朗这一次没有食言,将解药丢给了任光德。

        任光德服下解药之后,果然丹田穴就不再疼痛了,而且真气也开始逐渐恢复了。

        但是任光德根本不敢对秦朗动手,甚至都不敢有逃走的念头,因为他知道藏在暗处的那个暗器高手实在太恐怖了。

        见任光德恢复了内劲,秦朗向任光德道:“这四个人可是看到你杀付春有的过程了,不用我提醒你怎么做了吧。”

        剩下四个人可不是傻瓜,听秦朗这么一说,立即拔腿就跑。

        其实不用秦朗提醒,任光德也准备找机会将这四个人杀了,虽然这四个人名义上都算是他的徒弟、师侄,但是任光德可不想杀付春有的事情暴露出去,所以必然杀掉这四个人。

        四个人虽然拼命逃窜,但是跟已经解毒的任光德比起来简直是小菜一碟了。

        四声惨叫相继传来,任光德很快解决了这四个人,并且将他们的尸体丢入了江中。

        随后,任光德恭敬地向秦朗问道:“秦先生,请您吩咐。”

        秦朗拿出一个小型摄像机,将一卷磁带交给了任光德,这一卷磁带上面只记录了付春有交代罪行的过程。

        “将这个磁带送到南木军分区,想办法交给调查组的洛海川。”秦朗向任光德吩咐道。

        有了这磁带,洛海川就等于拥有了叶家的又一个罪证,同时在适当的时候也可以给付家一个警告。至于应该怎么利用这个磁带,秦朗相信洛海川会妥善处理的。

        经历了上一次的监禁,洛海川的行事作风必然更加谨慎仔细了。

        “是。”任光德赶忙应了下来,虽然他知道这事不容易办好,但是他不敢拒绝秦朗的要求。另外,任光德已经打定主意,一旦将这磁带交出去之后,他就立即开始逃命,因为付家的人肯定会追查付春有的死因,也会追查是谁送的这个磁带。

        而且,付家的人很容易就可以查出付春有死亡之前找过他任光德。

        “去吧。”秦朗示意任光德可以离开了。

        任光德如蒙大赦,赶忙狂奔离开了这里。

        秦朗却没有立即离开,他用化尸水将付春有的尸体完全毁掉了,他这样做是为了故布疑阵,让付家的人无法确定付春有的死活。

        另外,秦朗留下任光德一条命,就是要让任光德去吸引付家的“火力”,让付家全力去追踪任光德。至于付家能否追捕到任光德,以及任光德的死活,那都不是秦朗要考虑的事情了。

        最重要的是,夏阳市溃坝事件的亡魂,总算是可以安息了。

        当然,至于那个叫范泽雄的工程师,既然他还在八四三军里面,相信洛海川一定会将他送上军事法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