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697章 密宗老僧
  • 正文 第697章 密宗老僧

    作品:《少年医仙

        昆贡封闭了手臂伤口四周的穴道,然后用恶狠的目光盯着秦朗,双眼之中迸发出强烈的杀气。多少年了,昆贡还是头一回输得这么惨。他知道自己带来的人几乎全军覆没,现在连他自己也受伤了,而对手居然是一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子!

        但是这个毛头小子,手段却如此狠辣!

        “你好像恨不得吃了我啊。”秦朗却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昆贡已经中毒了,“可惜,你现在自身难保。”

        “你的这些毒虫虽然厉害,但是还奈何不了我!”昆贡冷冷地说,身体四周护体真气再度迸发,将他身体四周的毒虫纷纷震死,然后一步一步向秦朗逼进。

        “居然还敢猛烈运气,当真是嫌你死得慢呢。”秦朗冷哼一声。

        “什么!”正向秦朗毕竟的昆贡忽地一愣,随后便感觉到一种腐朽的气息从自己的手臂迅速蔓延到了全身,造成了他的真气和生命力迅速衰退。

        “中毒了——不可能!我明明封闭了手臂上的穴道!而且我的真气怎么会察觉不到中毒了!”昆贡骇然心惊。

        纵然是武玄层次高手,遇到自己无法掌控、无法理解的事情,依然会惊慌失措,尤其是当他姓命受到威胁的时候。

        腐朽冥毒,那是冥毒,自然不可能被对方察觉到中毒。当初武明侯中毒的时候,他自己一开始都没弄清楚原因,何况是昆贡了。

        真气在衰弱、生命力也在衰弱,昆贡身体四周的护体真气自然也减弱了。

        秦朗没有让卫寒和曲布多吉喇嘛这时候攻击昆贡,因为他知道一旦昆贡的护体真气消失,那么他便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凭秦朗宰割了。

        “临!”

        就在秦朗认为已经彻底搞定昆贡的时候,一声密宗真言忽地在山顶响起。

        这一声,如同金刚怒吼、如同雷霆之怒,震得秦朗耳膜生疼。

        而围在昆贡身体四周的那些毒虫,竟然直接被这声音给震飞了!

        这一声的威力,当真好比佛门狮子吼!

        不过,这声音当然不是昆贡发出来的,昆贡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怎么可能发出这样雄浑的吼声,秦朗立即意识到这是有高手出现了!

        而且,对方还是密宗高手!

        果不其然,当秦朗还隐隐耳鸣的时候,昆贡身旁出现了两个衣着光鲜、一尘不染的老喇嘛。

        为首的老喇嘛,穿着黑红相间的僧袍,头戴一顶猩红色尖帽,好像是宗门中很有地位的老喇嘛;另外一个老喇嘛,站在其侧后,穿着同样的僧袍,却带着一顶黄色的鸡冠帽,看样子应该是前面这位喇嘛的弟子或者仆从。

        眼看任务就要完成,没想到竟然跳出来这么两个老喇嘛,秦朗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妙,因为看这两个喇嘛的架势,就知道他们肯定不是来帮他秦朗的。

        而且,为首的那个戴红帽的喇嘛,浑身上下都有一种高深莫测的味道,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秦朗暂时让毒虫大军停止了攻击,正要问这两个喇嘛的来意,却听见黄冲指着戴黄色鸡冠帽的喇嘛说道:“你这个老和尚……就是你打伤了老子!我草你奶奶的!”

        黄冲说过,如果让他再见到当初那个打伤他的老喇嘛,就算是对方化成灰他也认识。

        这下倒好,果然是冤家路窄!

        黄冲也不含糊,认出对方之后,立即一梭子弹打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

        两个老喇嘛纹丝不动,但是黄冲射出去的子弹却好像是射到了一道无形的气墙上面,那些子弹全都弹到了地上。

        戴红帽的老喇嘛忽地抓起昆贡中毒的手臂,喝了一声密宗真言:“者!”

        顿时,让秦朗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昆贡受伤的那一条手臂,忽然间迅速地干枯,不到几秒钟时间就变成了木乃伊似的,然后红帽喇嘛在昆贡肩膀上一拍,顿时昆贡的这一条手臂就如同干柴一样掉了下来,切口处却没有出血。

        “这红帽子喇嘛果然厉害!”

        秦朗在心头惊叹了一声,红帽喇嘛不知道用了什么密法,居然将昆贡中的腐朽冥毒全都集中到了他的右臂上面,然后斩断了昆贡的一条手臂,却保全了昆贡的姓命,这种手法就如同壁虎断尾一样。

        “多谢索朗上师。”昆贡向这红帽子喇嘛恭敬地行礼道,此时昆贡似乎都已经无视了秦朗等人的存在,也许在他看来,这个红帽子喇嘛出手之后,秦朗这些人已经不足为惧了。

        昆贡知道自己无法解除秦朗的冥毒,牺牲一条手臂换回来一条命,昆贡当然会对这老喇嘛心怀感激的。

        “昆贡,你是傻.逼啊,这老喇嘛弄掉了你一只手臂呢。”秦朗同学试图上演离间计,“其实,我的毒只是让你失去抵抗能力而已,你根本不会死,现在无端被这老喇嘛弄断了一条手臂,你居然还感谢人家,真是愚蠢到家。”

        “你——你这该死的小子!休要胡言乱语!”昆贡当然知道秦朗这厮可能是用的离间计,但是昆贡内心深处,当然也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残废。

        “年青人,你们走吧。”这个叫索朗的老喇嘛大手一挥,示意秦朗等人可以滚蛋了。

        “对不起这位大师,昆贡犯了国法,我们要抓捕他。”秦朗本来不想跟这老喇嘛废话,但是这个老喇嘛修为境界高深莫测,秦朗也不想得罪这种人。

        “昆贡犯了什么法本座不知,但他是我宗门中人,只要他没触犯宗门禁律,任何人都不得伤害他。”索朗的语气很平淡,但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甚至有点高高在上。

        “这么说,你什么宗门禁律比国法还要高一等?”秦朗冷笑道。

        “你要这么说,也未尝不可。”索朗老喇嘛竟然懒得跟秦朗解释,“总之,本座要带昆贡走,你若是胆敢阻拦的话,本座也就只好以大欺小了。”

        这是对秦朗赤.裸裸地威胁啊。

        虽然秦朗知道佛宗的人都是牛皮哄哄的,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牛.逼,护短到这种地步。像昆贡这样无恶不作的烂人,这个老喇嘛居然都要保他,而且想单凭一句话就将昆贡安然带走。

        “既然这样——老喇嘛,你可以去死了!”秦朗大喝一声,忽地向索朗老喇嘛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