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4126章 坐海观天
  • 正文 第4126章 坐海观天

    作品:《少年医仙

        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秦朗虽然在至尊儒的地盘上尽量显得低调,尽量不招惹谁,但是“无有间”这个名号仍然是非同小可,尤其是在击败了至魔狼和飞天奕之后,这个名号就更加响亮了,而且更多的修士相信无有间真的是挑衅过永恒主宰而不灭,那么无有间这个名号还是颇有些价值了。零点看书 .org

        不管是拉拢,还是挑战无有间,都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毕竟,如果拉拢了无有间,那么就等于是拉拢了一个超级群强者,而挑战无有间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必然也就是扬名立万的最佳方式。

        挑战永恒主宰,当然是最最容易扬名立万的事情,只是挑战永恒主宰可是公认的必死局面,因此退而求其次,挑战无有间来扬名立万,当然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虽然至尊儒尽量让自己的手下让那些垃圾修士原理“无有间道兄”,但是毕竟还是有些强者就算是至尊儒也不敢轻易招惹的,所以也就只能任凭其去见秦朗,之前是飞天奕,这一次却是另外一个强者——

        至南渡!

        秦朗第一眼看到这个至南渡的时候,就知道这家伙的来历了,因为这家伙浑身都释放着浓烈战意,就好像秦朗是它的杀父仇人似的,不过无世界的修士都是无父无母,秦朗又怎么可能是它的杀父仇人呢?

        “不用告诉我你是谁,我也懒得听,我只想告诉你,之前我没有击杀飞天奕,但是并不代表谁来挑战我都能继续存在下去。”秦朗十分不客气地向这个至南渡说道。

        “不管你想不想听,本人至南渡,专程来挑战你的,所以你也只能接受我的挑战。至于能否继续存在下去,我倒是一点不在乎!”至南渡倒是相当豁得开,甚至有些光棍的感觉。

        “那还愣着干什么,直接动手吧。”秦朗不以为然地向至南渡说,他知道这个至南渡的修为或许会被飞天奕高明两分,当然也只是比以前的飞天奕高明两分而已,现在的飞天奕实力就已经超过它了,所以对秦朗而言,这个至南渡的挑战其实毫无意义,甚至都不能激起秦朗的兴趣。

        至南渡听出了秦朗的不屑,但是不以为然,如果它的心志这么容易就被动摇的话,那么它根本就没有资格来这里挑战无有间了,所以至南渡果断全力出手,不管这个无有间的实力有多强,至南渡相信自己已经达到了无世界修士的修为巅峰水平了,就算是不能战胜这个“无有间”,但至少也应该足以自保了。

        只是,很多时候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朝着预料的方向发展,至南渡虽然拥有足够的自信,它或许已经算是无世界中的顶级强者之一,但是它哪里知道秦朗的真正来历,跟秦朗开始交锋的瞬间,至南渡就感觉到它这一次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劲敌,不管它如何全力出手,眼前这个无有间始终都是游刃有余地样子,而且游刃有余之中还带着一种对至南渡修为的克制,似乎至南渡在秦朗这里是真正的‘难渡’了。

        为了威慑至南渡和跟它类似的无聊挑战者,秦朗只求速战速决,所以利用无上玄道窥准了至南渡的攻防空隙之后,立即得势不饶人,各种狠命地攻击连番向着至南渡招呼过去,将至南渡这家伙压制得简直是喘不过气来。

        随后,秦朗连连施展杀招,更是让至南渡根本无法招架,片刻之中已经是身种数招,遭到了重创。

        至南渡感觉大难临头,不过却并不后悔,因为这至少证明了无有间的确是至强者之一,大概也是除了永恒主宰之外最恐怖的存在了,难怪这家伙能够挑战永恒主宰而不灭,这倒是非比寻常了!

        秦朗这个时候的确是能够摧毁至南渡的,但是最后关头秦朗却并未下狠手,而是留下了至南渡的性命,或许说是让至南渡能够继续存在下去,但是秦朗却向至南渡说:“我让你继续存在下去,并非心存仁慈,而是我要你替我做事情!”

        “我至南渡绝对不会当你的走狗!我也有我的尊严!”至南渡向秦朗说道。

        “走狗?不,只是看门狗而已。”秦朗向至南渡说道,“既然我让你继续存在下去,那么你为我做一些事情,难道就这么难不成?或许,你不应该向我付出一定的报酬?”

        “你是说?这是你让我继续存在下去的报酬?一旦我完成了你交给我的任务,那么我们就两清了,我也不用给你当看门狗了?”至南渡问到。

        “不错。如果你不想当看门狗的话,那也无妨,总会有人愿意的。”秦朗继续说道,“何况,你从我这里得了一些好处,总归是应该为我做一些事情的。”

        跟飞天奕一样,秦朗在镇压了至南渡之后,也在它的身上做了一些布置,提升了至南渡的修为,但是秦朗如果真的想要摧毁至南渡,那也会更加容易。

        当然,秦朗知道至南渡会做出真正合适的选择。

        果不其然,至南渡接受了秦朗的提议,干脆地说:“既然无有间大人如此看重,我自当效力,让那些连我这一关的过不了的家伙,根本就没有机会来打扰大人。”

        “这就对了!”秦朗点头说道,“你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自然会得到你应该得到的奖赏,并且当我再次挑战永恒主宰的时候,你也就彻底自由了。”

        “原来大人还要继续挑战永恒主宰!”至南渡本身就是一个狂人,但是它再狂也不敢去挑战永恒主宰,所以对于秦朗竟然还能坚持如此疯狂地想法,坚持这种必败、必死的挑战,至南渡不想佩服都难。

        秦朗故意叹息了一声,才接着说:“我们这些修士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不就是永恒不灭么,既然想要永恒,那么就必须得到永恒之道,只是永恒之道被永恒主宰掌控着,它可不会跟我们分享,所以我就只能出手去夺取了,如果不能成功,那么被其灭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