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第四百零一章 次神的力量
  • 第四百零一章 次神的力量

    作品:《斩龙

        “这……”

        安吉拉抬头看着高空,美丽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恐惧,更多的却是忿怒,紧握着神器毁灭,她轻声道:“火犁终于出手了,这恐怖的家伙到底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该死的,我们该怎么办,到底什么才能拯救八荒城?”

        身后方,帝**团统帅紫星握着一柄紫色的长弓,目光灼然的看着安吉拉,道:“公主殿下,不如让我来协助你,我们一起动手,杀掉林穹这狂妄的小子,如何?”

        安吉拉转身看向他:“紫星大人,您说的是……”

        “没错。.org”紫星扬起长弓,笑道:“我在雪域冥想了整整17个月,终于领悟到了冰雪领域的力量,我的冰封箭能够在短时间内冻结一定领域内的时空,或许依靠这宝贵的机会,我们能够杀掉林穹,我会亲自去诱敌,一旦林穹接近了,请公主殿下务必要把握机会,一举杀掉林穹,否则八荒城就真的危险了,至于那可怕的火犁,就交给我们的落海大人吧!”

        安吉拉点头,紧握毁灭,道:“那……姑且一试吧,请务必小心!”

        “好!”

        ……

        紫星猛然脚踏战靴,身体浮空,遥遥的拉开了长弓,弓弦被拉成了满月,一道紫色利箭汇聚而成,直指林穹的后背,“嗖”一声破风而去,一道紫色轨迹华丽的滑曳过天空,“嘭”一声轰击在林穹的后背上,顿时罡气四散,已经能够对林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了。

        “噗……”

        林穹猛然被偷袭,嘴角鲜血涌出,他擦拭了一下血迹,嘴角泛起杀意:“紫星,你这个只知道背后偷袭的小人,老子马上就来取你人头,等着!”

        “刷!”

        林穹擎剑从空中俯冲了下来,双手握剑,轰然一击直劈下去!

        紫星周围的领域已经被控制,无法脱身,只能狼狈的扬起长弓,以钢铁弓胎来格挡!

        “铿!”

        火星迸溅,紫星口吐鲜血的跌飞了出去,他不过是一个弓箭手,怎么可能经受得起林穹这种超强剑圣级近战高手的猛攻,没有瞬间被秒杀已经算是运气了。

        林穹落地,战靴猛踏大地,“啪”一声如影随形的追杀而去,剑刃直抵在紫星的胸铠之上,哈哈笑道:“你的人生路到头了!”

        “噗!”

        剑刃直透,紫星狼狈不堪的连续跌退在阵地内,一群紫星军团的NPC士卒要救援,却被林穹一挥手,无数烈焰掠过,尽数化为灰烬,林穹目光中满是凶厉,怒吼一声:“受死!”

        身影如电的掠过低空,林穹的长剑之上浮现着雷光,这次是动杀招了。

        “呜啊……”

        紫星吐出了一口鲜血,勉力站起身,猛然拉开长弓,顿时身周冰霜狂舞,空气仿佛都要被凝固了一般,甚至一群斩龙的玩家也无法动弹了,冉闵的战斧被凝固在空中,惊骇道:“我擦,这什么情况,我……我动不了了……”

        月倾浅的匕首扬起在空中:“我也一样……”

        “咻咻……”

        一道道深蓝色冰霜能量在弓弦之上凝聚为箭矢,紫星身体颤抖,几乎耗尽了所有力量去凝聚这一箭,口吐鲜血的怒吼一声:“林穹,你杀我兄弟,这一击就是送给你的!”

        “沙沙……”

        林穹的甲胄都被冰霜给封住了,紫星耗尽斗气冰封了周围的领域,这一击林穹是非吃不可的!

        “刷!”

        冰封箭飞出,贴地形成了一团风暴,直接轰向了林穹的身体。

        空中,火犁猛然一颤身体:“糟了,林穹这小子……”

        ……

        “嘭!”

        冰封箭直接穿透了林穹的胸膛,侧方,安吉拉公主提着毁灭掠至,双手一扬,呈现弧线的愤怒扫击已然来了:“林穹,去死!”

        “铿!”

        毁灭的锋刃切入了战甲,“咔嚓”一声便将林穹的左臂齐刷刷的从身体上砍下来了,鲜血瞬间就被凝聚成冰,与此同时,林穹惨嚎一声,力量涌动,身上的冰霜快速散去,可安吉拉飞身欺近,小蛮靴一扬,“嘭”一脚将林穹踩在了脚下,双手擎剑对着他的嘴巴就刺了下去!

        林穹的瞳孔猛然收缩,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空中一道凛然烈焰降临,那是一道龙爪形态的攻击,直击在安吉拉的胸前!

        “嘭!”

        八荒城公主被轰得跌飞了出去,战甲被烧得漆黑,雪腻的胸脯、长腿上也染上了灰迹,口吐鲜血的摔入人群中,去势轰碎了一架投石车,猛然撞击在一块巨岩上,这才停了下来,头发散开,美丽的眸子里满是不甘,屈辱的泪水流淌下来:“我要杀了你,林穹,你这个畜生……”

        ……

        空中,火犁手臂上引燃烈焰,嘴角一扬,冷笑道:“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杀掉九黎帝国最年轻的剑圣,你们这是在做梦!”

        说着,火犁扫了一眼废墟之中的紫星,杀意涌动,挥手又是一次攻击,顿时一道龙爪能量从天而降!

        “轰!”

        大地沉陷了下去,紫星的惨嚎声中,身体直接被烧成了灰烬,零星火光飘起。

        安吉拉看得身躯颤抖,泪流不止:“紫星大人,是我没用,是我害了你……”

        ……

        火犁站在空中,目光冷漠的看着大地之上的战将们,猛然扬起双臂,愤怒吼叫道:“大地上沉沦的人类啊,你们无法见识到神的力量,但是我火犁却能让你们见识到次神的力量,来吧,接受后神时代的审判,让我们结束这场战争吧!”

        空中猛然凝聚出一轮烈阳,分明是游戏里的夜晚,却居然出现了昊日,这是什么?

        “糟了……”月倾浅睁大眼眸:“这一定是禁咒级别的……”

        李牧眼神凌厉:“他锁定的目标是安吉拉,帝国公主玩完了……”

        我擎剑遥遥看向安吉拉的方向:“来不及了,我们谁也救不了安吉拉,MLGBD,这场战斗的NPC战力悬殊好大,火犁简直就是神!”

        “来了!”抹茶张大了小嘴。

        空中,一轮圆日落地,直接轰砸在战场内!

        “殿下!”

        NPC人群中,八荒城云荒军团的统帅,一位年轻将领林煌擎剑冲向了安吉拉,猛然在安吉拉前方站定,双手展开,生命力量凝聚为护盾,大声吼道:“火犁,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洪!”

        烈焰太阳落地,一片人间炼狱的场景就出现在我们前方,至少3W的八荒城NPC军团被瞬间毁灭掉,大地之上一片哀嚎遍野,无数军团士卒人间蒸发!

        一块巨岩之下,传来低低的哭泣声,安吉拉一身战袍几乎被焚尽,无力的跪坐在地,毁灭就那么放在一旁,她伸手向空中,那是林煌的方向,林煌转身看着她,一张俊秀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笑容:“我深爱的人啊,真不想让你看到我死时的模样,对不起殿下,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风一吹,林煌的身体瞬间破碎,成为一点点零星的火焰尘埃,火犁的一击,足够毁灭掉他了。

        “啪……”

        一块烧得近乎融化的金片落在了安吉拉的手中,上面清晰的雕刻着云荒军团统帅职位的字眼,八荒城最年轻的天空骑士,就这样逝去了。

        “呜啊……”

        安吉拉浑身颤抖,忽然间哭了出来,跪坐在地,泪流满面的对着天空大喊着:“能不能不要有人死,能不能不要再有战争,我不要这样……”

        她的声音回荡在风中,能回应她的,却只有三军的恸哭。

        ……

        “嘭!”

        空中,一个沉闷的铁拳轰砸声,八荒城最后一道壁垒也失守了。

        第一军团的统帅——落海口吐鲜血的后退,与火犁对轰数次之后,还是落败了,实力层次上差距的悬殊实在是太大了!

        “嘭!”

        落海跌跪在地,在大地之上滑曳出近百米,手中的战剑已经折断,满眼血红的看向空中:“吾王,末将无法再保护你了……”

        火犁看着落海,目光中带着怜悯:“哼,什么第一战将,不过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而已,那么现在,让我来取下罗雷的狗头,如何?”

        罗雷公爵擎剑怒喝:“来吧,你这魔鬼!”

        火犁哈哈大笑,目光却落向了安吉拉的身上:“可是,我想多折磨你一下,不如,就让我先杀掉月灵公主安吉拉吧,这样,罗雷老狗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罗雷双肩颤抖:“畜生,你……你这畜生……”

        ……

        “沙沙……”

        踏着焦黑的草地,我带着李牧、王翦等人来到了安吉拉身边,从包裹里取出了一个紫霖器披风,“哗”一声披在了安吉拉身上,轻声道:“公主殿下……”

        安吉拉抬头看着我:“你……八荒城的勇士……”

        我有些酸楚:“公主殿下,我们败了,恕我们无力回天……”

        安吉拉泪流不止:“这与你们无关,这是宿命……”

        ……

        猛然转身,却看到火犁手掌中氤氲着烈焰,他近乎狰狞的大笑:“来吧,不管多少人保护你,你都必须死,尝尝我龙掌烈焰的滋味吧,公主殿下!”

        “刷!”

        一道火红色龙爪铺天盖地而来,我的身体几乎无法动弹。

        李牧一样无法动作:“操,这场城战的NPC悬殊太大了,真不要脸,我们完犊子了……”

        王翦:“唉,真无力!”

        ……

        “刷!”

        正在我们等死的时候,忽然空中一道靓丽的身影落下,一下战袍迎风飞扬,披风下,一双雪腻的长腿踩着战靴,有些熟悉,她背对着我们,猛然扬起右掌,力量蓄足,大力甩出!

        “嘭!”

        火焰飞泻,火犁志在必得的一击,居然直接被一个美丽少女拍散了!

        ……

        空中,又一个年轻身影出现了,大地的尽头,马蹄声震撼,黑压压的人群从北方杀来,空中的青年提着一柄火光流转的长剑,看向了大地之上的罗雷,轻声道:“父亲,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