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黑道的挑衅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黑道的挑衅

    作品:《斩龙

        杭州,西湖区警局。.org

        ……

        当我迈步进入的时候,一个身穿制服的美丽身影已然在等待了,是个明眸皓齿的MM,沈冰,技术科科长,原本与我一起成为POL,如今却已经身居高位,而我……我其实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或许算是一个资深交警,或者辅警,各种打辅助……

        沈冰迎上前,笑道:“帅哥,终于舍得回家来看看啦!”

        我微微一笑:“沈冰姐,越来越漂亮了嘛……”

        沈冰秀眉一扬,轻笑:“哟,出去几年后那么会说话了?对了,你还不知道今天晚上王队叫你回来执行什么任务吧?”

        “嗯,不知道……”

        沈冰走近,带着淡淡的芬芳,在我耳边轻声道:“这个是机密,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无语的看着她,沈冰双手负于身后,犹自像是当初初入警队的美丽少女,笑吟吟道:“行了,别说没有用的,跟我来吧,今天执行任务统一着装,你的制服已经准备好了……”

        “好……”

        ……

        跟着沈冰进入服装部,领取到了一套崭新的警服,拥有者李逍遥,银色的警徽编号:2921607,隶属于杭州特警西湖区行动组,而现在,王信事实上也是杭州警区特别行动组的负责人,一般的刑事案件他已经不再参与,只要负责一些棘手的事件,我也知道,既然叫我回来,肯定不会有什么轻松工作。

        换了衣服,一身笔挺制服,胸前的银色徽记泛着迷人的光泽,我低头看看,沈冰则帮我戴上了帽子,像是一个体贴入微的大姐姐,笑吟吟道:“好吧,李逍遥确实是号称杭州防御区最帅的警员,啧啧,这身衣服就像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一样……”

        我笑笑:“其实大家穿得都一样……”

        沈冰笑着摇头:“不,王队长得跟个土匪似的,这一身定制的新制服在他身上都能穿出城管气质,唉,就别提了……”

        我差点喷血:“你是越来越彪悍了,连王队的玩笑都敢开,小心他下次给你安排值表全部是后半夜,内分泌失调的女人是会影响脸部皮肤的……”

        沈冰抿抿嘴:“呃,没有那么严重吧?你小子口风给我严一点,不然我跟你没完……”

        “哈哈,放心吧,王队在哪儿?”

        “会议室,你跟我一起来吧!”

        “嗯……”

        ……

        “咔嚓……”

        会议室大门打开,我目光一扫,大约20名杭州警员端坐在内,王信则站在演示仪旁边,冲我一点头:“找地方坐下!”

        “嗯!”

        我跟着沈冰找了个角落坐下,静静听着王信的说话。

        王信问:“你们听说过蓝水街没有?”

        一名男警点头:“嗯,杭州最著名的风月街,遍布着KTV、夜总会、酒吧等夜场,也是犯罪率最高的一条商业街,去年一年,在蓝水街上一共发生过374起人为伤害事件,平均每天一件,并且,蓝水街是杭州地下的几个帮会的聚集地,充斥着罪恶与泪水,其中以血镰帮会最臭名昭著,贩毒、卖淫等,无恶不作,可惜一直潜藏着没有被我们揪出来……”

        “揪出来?”王信微微一笑:“你小子知道吗?血镰的老大,跟我们上头的某个身居高位的要人几乎每星期都会聚在一起喝酒吃饭吗?”

        男警无奈一笑坐下:“这些事情,我不知道……”

        王信淡淡道:“就在昨天,城南的一户商人的儿子在酒吧与人意气之争,被杀了,杀人者把这商人儿子的手砍下去递到人家的门口,索要500W赎回尸体。”

        “什么?!”我震惊了:“那么猖獗?!”

        王信点头:“是的!就在一星期前,我们查封了一个涉险卖淫的夜总会——玛雅国际,就是血镰的人开的,当天晚上,4个负责查封的警员死在各自家里,全部都是一枪穿心。”

        一群警员纷纷震骇不已。

        王信平静道:“不要惊讶,血镰和我们较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杀掉商人之子,以其尸体来索要赎金就是一次对杭州特警行动组的挑衅!”

        说着,王信一握拳,低喝道:“这群草菅人命的畜生,根本就没有把别人的生命当做一回事,既然他们要挑衅我们,那今晚我们就接招,城南荆山岭的一座荒废厂房就是他们今天要求交易的地方,我们不会带一分钱去,但是却会带25个荷枪实弹的特警,今天的指令很简单,遇到歹徒可当场射杀!”

        一群特警动容,一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

        王信继续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已经在厂区附近设伏,所以,我们分为四个观察组与狙击组,李逍遥,你带一组,在最前面探索地形。”

        我点头:“嗯。”

        “好了,其余的路上再说,进武器库领取武器,准备出发!”

        ……

        武器库,一杆长长的狙击步枪横在前方,北极AW**狙击步枪,G22夜视瞄准镜,这也是我在服役期间用得最顺手的远程步枪,检查弹匣,将其背负在身后,再次检查一下M9手枪,两把军刀一左一右的插在腿边。

        晚上7点,准时出发,三辆不起眼的面包车驶入夜幕之中。

        我的队员有5个,除了我之外,两个观察手,两个狙击手,而我则负责远程狙杀与近身防御,一旦被歹徒近身之后,或许只能靠我了。

        坐在车上,心里隐隐觉得不安,血镰如此挑衅警方,这说明他们有备而来。

        “如果是我,我就会在厂区附近埋下**,一旦警队进入就引爆……”一名特警微微笑道。

        另外一个特警则眉头一皱,说:“放心,在我们的探测仪上,那里没有显示任何**成分的物质,这一点可以放心了。”

        “那他们凭什么挑衅特别行动组?论武器配备,他们是一定不会有任何优势的。”

        “我不知道……”

        说着,两个人一起抬头看向我:“头儿,你觉得呢?”

        我看着窗外,淡淡一笑:“我也不知道,但是今晚,谜团一定会解开,你们……都要各自小心一点啊……”

        “嗯,知道了……”

        ……

        晚上8时许,车子早早停在了荆山岭区域,一群特警纷纷下车,悄然没入夜色之中,我们要不动声色的进入厂区附近。

        远远的,一座废弃的厂房里没有一丝光芒,唯独天上的星光抛在大地之中,照得地面有些惨白。

        屏住呼吸,一群人匍匐在野草之中,通讯器内传来王信的声音:“分散开来,第一小组正面突进,第二小组从南边,第二小组从东面,第三小组从北面……”

        我点点头,看着身后的5人,说:“每50米寻找一次遮蔽地点,注意隐蔽!”

        “是!”

        我站起身疾行50米,再度扑在一处草丛里寻找遮蔽,同时看向远处,身后一个特警手持观测仪看了几秒钟,摇头:“红外线暂时扫描不到任何目标……”

        继续,再次行进50米,非常接近了,大约300米的远处,一座座破墙和厂房在寒风中发出哀嚎之声,那也是最佳伏击点了。

        “还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观察手眉头紧皱:“怎么回事,难道我们被放了鸽子了?”

        “不会,你看那里……”

        荒芜的厂区内,一具尸体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穿着绿色衬衫,不出意外正是那城南的商人之子,只不过这只是一具尸体,并且是诱饵。

        “怎么会没有丝毫生命迹象呢?”观察手咬牙:“难道是红外线设备坏了?”

        “不是!”

        我眼睛一闭,意海蔓延开来,捕捉着这天地间的每一股能量,很快的,找到了!一共17股能量,虽然生命能量被压抑得非常低,但是却没有躲过我的捕捉,并且,其中5个人的能量比较强。

        ……

        “王队!”

        通讯器中,我压低声音道:“让大家别急着动手,埋伏在厂区里的不是普通人,相信我……”

        王信道:“怎么办?”

        “我来揪他们出来!准备照明弹!”

        “好!”

        端起北极狙击步枪,我远远的瞄准城区内一堆破烂的塑料制品,并且安装上灭音器,子弹上膛,意海平静的捕捉着那一股能量,扣动扳机——

        “噗!”

        一声轻响,那塑料废物处一阵颤抖,鲜血迸溅出来,只见一个大约30岁上下的男子惨嚎一声滚了出来,怒道:“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

        “刷刷刷……”

        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一个个的窜了出来,天空中照明弹猛然闪烁,大地照得犹如白昼,一共17人,行动速度异常迅捷,甚至像是野兽般的从伏在墙壁上行进,口中带着沉闷的咆哮,四散着冲向了四周特警的埋伏点!

        “好快!”

        我身边的特警紧咬牙关,声音有些颤抖:“这些都是什么怪物?!”

        王信那边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低喝道:“瞄准目标,直接射杀!”

        ……

        “砰砰砰……”

        一声声枪响回荡在田野之中,大地之上,那些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行动迅捷,并且四处闪躲规避着子弹!

        “嘭!”

        一声巨响,其中一人中弹了,正中眉心,但是却连续滚翻了十几米后,翻身而起,脸上带着血迹,在星光下越发显得狰狞,咆哮一声冲向了我们的反方向!

        王信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了:“这是什么怪物,能挡得住子弹的射击?!”

        “铿!”

        我飞速拔出身后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