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九百零零章 帝君被劫
  • 九百零零章 帝君被劫

    作品:《斩龙

        “呜哇……”

        丁凡的尸体后方,又是一阵动摇,我急忙将他抱开,却发现欧恩满脸都是血的坐在那里,浑身颤抖,啊啊的忽然哭了,但这哭却又不是因为丁凡的死而悲伤,更像是被周围炼狱般的杀戮景象给吓哭了,想来欧恩虽然是夏禹军的统帅,但是真正亲自冲锋陷阵的机会却不多,居然连这种血型的场面都无法承受。.org

        我看着他,屈身道:“陛下,你还好吧?”

        欧恩抬头看看我,似乎听不清我的说话,过了半晌才说:“你……你是御林军的李逍遥,是不是?就是你……”

        我点头:“是我,陛下。”

        “快,快!”

        欧恩一手抓住我的手臂,道:“快点派人护送孤王回凡书城,我要离开这里!”

        看起来欧恩确实已经被吓破胆了,我转身看向叶来、问剑等人,叶来嘿嘿一笑,问剑则是一声冷笑:“呵呵,天翎城的君主就这幅德行……”

        我微微一笑,远远的吼道:“韩渊,派人护送帝君回凡书城!”

        韩渊策马而来,伸手一扬,一个御林军的千夫长马上让出了战马,扶着欧恩上马,然后迅速保护着他离去。

        正在这时,忽然我后方的尸体堆里又传来一声哀嚎:“李将军,如果有空的话,不妨救一下老朽……”

        我愕然,飞掠上前翻开一具尸体,只见洛洵公爵躺在血泊里,脸sè苍白,左臂已经连同小半个肩膀一起被炸掉了,鲜血兀自迸溅流淌着,我看着他,皱了皱眉头:“元帅,你怎么弄得那么惨了……”

        这话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不过洛洵哪儿有空咀嚼我话里的意思,张大嘴巴呼吸,道:“我……我的肺叶受伤了,李将军,请……请快点救救我……”

        我点头,看向不远处:“东城,快过来,请你帮忙!”

        东城月飞了过来:“怎么啦逍遥哥哥?”

        我指了指洛洵公爵左臂上的伤口,说:“用火焰魔法灼烧他的伤口,为他止血,别把人烧焦了就行,注意力度。”

        “好!”

        东城月一扬玉掌,火焰氤氲呼啸而出,顿时洛洵公爵哀嚎一声就被烧得晕了,不过手臂上倒是已经止血了,这么一来一条命还是能保得住了,我回身大声喊道:“军医!军医!”

        人群中,提着药箱的御林军奔赴而来,派人把洛洵公爵扶上了担架,而这时洛浅林也终于提着血迹斑斑的长剑冲了过来,看着洛洵的惨淡模样,忍不住泪水都流了出来:“阿爹!阿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说:“大帝和两位大公受到了雪狼军团的炮击,丁凡公爵战死,洛洵元帅负伤,大帝已经被我送回去了。”

        洛浅林抬头看看我,眼中带着感激的神sè:“李将军,多谢你……多谢你了!”

        “不客气!”

        我看看洛洵公爵,说:“马上送公爵回凡书城,然后把凡公的身体护送回凡书城,其余人随我一起冲杀!”

        “是,将军!”

        我又看看洛浅林,问:“小将军,你跟我们一起冲杀,还是护送公爵回城?”

        洛浅林一咬牙,眼中透着烈焰:“这群天杀的家伙居然把父亲害成了这样,我要杀光他们,李将军不要阻止我!”

        “好,我们一起杀敌!”

        “嗯!”

        ……

        翻身上马,众人再次向前掩杀了过去,泽渊城的玩家也没有拼死抵抗,明知道无法夺取凡书城也等于放弃了最后的希望了,他们实在太低估天翎城玩家的反扑力量了,以为我们经过火象城、火云城、临海城的大战之后就没有了回击之力,结果他们错了,天翎城只要50%的力量就足以能击溃泽渊城的人马!

        追杀进行了近4小时,龙绝禁地里血流成河,甚至我们追着泽渊城的败军一路冲出了龙绝禁地,抵达了一望无际的平原区域,又杀了近2小时,直到现实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许。

        就在这时,忽然王翦拍马上前,脸sè苍白,说:“逍遥哥,后方传来了一个坏消息!”

        “什么坏消息?”

        王翦咬牙切齿道:“我们那不省心的皇帝欧恩不是被你的御林军送回凡书城了吗?但是他觉得凡书城不安全,所以带着5000人的禁军在一小时前打算回天翎城,但是经过军屯田的时候被望月城的滑铁卢之手给偷袭了,5000名禁卫被截杀在武神河以西,我们斩龙也有400+人在那里,原本有机会,不过……异魔军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出现了,就在命运浮桥上把欧恩给劫走了!”

        “什么?!”

        我差点一口血吐出来:“欧恩大帝被异魔给劫走了?那还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吗?”

        王翦一摊手:“这我哪儿知道,我只知道欧恩被劫走这档事了。”

        “是异魔领地的哪支军队?”

        “兰娜瑟尔的人。”

        “又是兰娜瑟尔!”

        我一咬牙,握拳道:“妈的!”

        王翦说:“欧恩死不死都不重要,重要的欧恩这个帝王被劫持了之后,系统默认天翎城所有npc的属xing降低20%,这就比较致命了。”

        我点头:“必须夺回欧恩,咱们马上返回凡书城,休整一下就出发,派人去刺探,看看欧恩具体的位置在哪儿。”

        王翦有些为难:“咱们一共就那么多的战鹰骑探,但是……兰娜瑟尔的本事逍遥哥你不知道吗?就在半小时内,我们已经有11个战鹰骑探被兰娜瑟尔远程shè杀了,这个boss的攻击距离绝对超过400米,太可怕了……”

        我皱皱眉:“之后好好奖励那些挂掉的战鹰骑探,现在必须侦察好欧恩的位置。”

        “嗯!”

        ……

        平原上,火龙骑、铁刃骑在我的一声令下之后纷纷勒住战马,迅速回撤,我顺势将正在追杀敌人的林婉儿拉进了怀里,东城月则悄然落在神烈龙马的后方,伏在我的肩头上,这也算是一骑三人了,天翎城不少公会的玩家都已经得知欧恩被兰娜瑟尔劫持的消息了,纷纷回头,我们的目标已经不再是泽渊城的人,而是兰娜瑟尔和欧恩。

        神烈龙马喷着灼热的鼻息,一路疾行奔进,我保持着和李牧、王翦等人并行,也不冒进,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事态的发展越来越脱离我的估计了,就连天翎城的大di du被劫持了,这算是什么事?兰娜瑟尔的出现绝对是一大变数!

        李牧一边行进,一边皱眉道:“叶来刚才问我,为什么欧恩会被劫持,光凭望月城的人那些人应该不至于瞬间干掉欧恩手底下的那些个皇家骑士啊,里面有好几个都是仙霖阶、鬼秊阶的boss啊……”

        我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猜测错的话,那些boss都是被兰娜瑟尔给shè杀掉的,只是我不能理解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巧,按理说异魔不会那么轻易就得到欧恩回城的情报,继而在中途截杀啊?”

        林婉儿眨了眨眼睛,说:“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有玩家和兰娜瑟尔缔结了盟约。”

        “什么!?”

        东城月微微一颤,继续伏在我的肩头上:“怎么可能啊,玩家会和boss缔结盟约?”

        “这个……”我笑笑:“以天命游戏如今的进阶,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了,这个游戏似乎就是为了推翻那些游戏通用法则而设计的,婉儿说得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没法解释了,而且望月城的玩家蛰伏那么久忽然再次攻打天翎城,只能解释为他们与兰娜瑟尔之间存在某种交易了。”

        林婉儿说:“在大约24小时之前,兰娜瑟尔率领50w异魔军队原本是要打望月城的,但是忽然又全部退兵回到不归海上,再次出现就在天翎城境内了,不用想,望月城的玩家一定适合兰娜瑟尔做任务了,而交易的筹码就是天翎城的帝君欧恩。”

        王翦摸摸鼻子,说:“咱们的情况越来越被动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嗯,是啊,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忧心忡忡的说:“就看我们这最后的一口气到底能拼到什么地步了。”

        “嗯!”

        ……

        不久之后,天翎城剩下的大约200w玩家纷纷抵达凡书城,稍作休息之后就疾奔向武神河去了,其中50w+的骑战系玩家当先,另外留下数万人守住凡书城,其余人全部出城。

        夏禹军的军屯田再次遭受了一次烧杀劫掠,四方一片焦黑,已经惨不忍睹了,这场战争的胜负未定,但来年注定军队的军粮会出现大问题了。

        命运浮桥前方满是密密麻麻的玩家,均是望月城的玩家,大约200w+人的样子,数量不是很多,但是守住命运浮桥就等于扼住我们的咽喉了。

        “怎么办?”问剑远远的问道。

        我不假思索道:“神话、英雄冢、审判、布拉格等公会全部杀过去,强攻,我带斩龙的兄弟乘坐御林军战船迂回到东岸,前后夹击,先把命运浮桥从英法服务器手里夺过来再说!”

        “好!”

        众多公会的盟主纷纷点头,这时流言倒也没有当初的嚣张气焰了,这场战争越打越惨烈,流言似乎也明白了很多东西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至于他对我的中伤,我并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