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八百九十九章 老将之死
  • 八百九十九章 老将之死

    作品:《斩龙

        炮击声不绝,当我们进入山谷的时候才发现这张地图叫“龙绝禁地”,远方,炮火覆盖在天翎城玩家的人群中,冲击波席卷人群,瞬间就已经损伤不计其数,龙晶炮冲击波形成的热浪吹拂着丛林,将一棵棵大树连根拔起,弹片则带着碎肉穿梭在人群中。.org

        我心底一寒,整个人如坠冰窟,这次是真的被伏击了,代价惨不忍睹,都怪我们太大意,龙绝禁地的丛林里至少超过300门龙晶炮在狂轰滥炸着,难以想象,俄罗斯服务器把主城的所有龙晶炮都运送到了这里,以龙晶炮的移动速度,至少要三天三夜的行程,这意味着……泽渊城在三天前就已经在计划着东征了,并且也已经予以实施了。

        王翦看着远方炮火肆虐的丛林,忍不住身体一颤,说:“这还能打吗?”

        我喉咙里有些干,舔了舔嘴唇,说:“李牧、王翦,你们率领忠烈营的兄弟沿着火神山脉向前冲,直接进攻泽渊城的炮阵,我带斩龙营正面冲锋,御林军会跟我们一起前进去摧毁炮阵的。”

        “好!”

        我转身,看向韩渊萧厉等将领,说:“去吧,跟着他们迂回进攻炮阵,我会正面掩护你们的,黑暗月灵退出龙绝禁地,去守凡书城吧!”

        绫罗睁大了明眸:“大人……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们临战退缩,我们……黑暗月灵既然加入你们,就已经打算好和大人一起生死了。”

        我一咬牙,低喝道:“我要履行对菲奥娜的承诺,这里到处都是炮火,你们的箭术也帮不上忙,立刻返回凡书城吧!”

        “是……大人。”

        绫罗咬了咬红唇,最后一转身就带着1w黑暗月灵少女离开了战场。

        我则转身看向了远方,抹茶、一秒英雄、林婉儿、宋寒等人都站在这里,抹茶笑问:“老大,正面冲锋的话肯定会损失不少的,我们本来人就少,你看嘛……洛洵公爵的戎狄军冲在最前面,已经阵亡了至少一半以上了,损失真大……”

        我笑笑:“咱们没有别的选择了,上吧!再不上,神话、审判、布拉格、英雄冢这些公会的人就真的要死绝了!”

        “嗯!”

        战马嘶鸣成一片,铁刃骑、火龙骑轰然出来出去,我就在最前方,左手刀、右手剑,带着上古神虎向前迅速突进,也不管对方龙晶炮的弹道到底如何了,一群人略微分散就向前直线冲进!

        “嘭嘭嘭……”

        一声声炮响在周围震撼着,每个龙晶炮都能在大地上留下一个深坑,将大树连根拔起,树叶飘零,树干更是直接被炮弹被炸成了粉碎,漫天的尘埃飞舞在周围,只是一次冲锋我的战铠和战袍就被染成了黑sè了,而林婉儿、宋寒、月倾浅等人则提着匕首开不屈战魂向前冲。

        掠过炮火覆盖区域,损失了数百名玩家,正前方就已经是俄罗斯玩家的阵地,密密麻麻的盾阵已经在等待着我们,大约1w+人的样子,清一sè同一个公会的玩家,极地深渊,是泽渊城公会风云榜首位的公会,一名骑士提着长枪策马站在人群最前方,正是极地深渊的盟主——

        棕sè眸子 lv-157 雪域骑士

        主城:泽渊城

        行会:极地深渊

        职位:盟主

        rbn战网排名:1

        称号:泽渊城等级天榜第二人/英雄之翼2017年度总决赛第7名

        ……

        “抵挡住,持续火力!”

        棕sè眸子一脸的愤怒,道:“让这些中国玩家知道我们铁壁防御的厉害!”

        不远处,正有一群审判公会的人在冲击极地深渊公会的盾阵,但是这些冰霜战羊骑冲得太靠前,失去悬壶者的补给,将利刃铿铿铿的撼动对方的盾牌却无法迅速突破,结果在箭矢与魔法的覆盖下马上就守不住了,极地深渊有几个超强的灵术师和弓箭手,单体技能几乎都能打到3w+的伤害,太可怕了,结果审判的400+人转瞬损失一空,只剩下数十人,其中一名团队长级别的玩家提着战斧,怒吼道:“打不过,火力太猛了,走!”

        “还想走?”

        棕sè眸子一掠马就冲了出去,铁枪一送形成了一道冰锥,对着那审判团队长的后背就是狠狠的一次重击,顿时大大的伤害数字飞起,太惊人了——

        “58946!”

        致命一击了,那团队长哀嚎一声倒地,其余的几十个玩家急忙奔逃,而极地深渊却只有一个盟主在策马左右追杀,仍旧保持着原先的防御阵型,这种素质已经相当难得了。

        “噗嗤!”

        撼空突刺将一名审判公会剑士的胸口刺透,棕sè眸子将这名剑士的尸体直接从战马上挑了起来,冷笑着抬头看看斩龙,笑道:“斩龙,来啊!”

        面对这种挑衅,冉闵、宋寒等人早就忍不住了,我也剑锋一摆,千霜化翼在身后飞速凝聚,低喝道:“别让泽渊城的友人失望,跟我一起冲!”

        “刷!”

        闪电般弹shè飞了出去,我几乎将速度提到了极致,整个人像是一枚炮弹一般的螺旋冲了出去,目标直指棕sè眸子,我倒要看看这个rbn战网第一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结果棕sè眸子急忙将盾牌横在胸前,战马退后数步,摆出了一个防御的姿态,转瞬及至,“嘭”一声巨响,我迅速穿透,棕sè眸子却被我撞击得连人带马翻飞了出去,狼狈的落在人群中,我也没有去管,身在人群中发动特技鬼神之舞,然后剑烈风暴一开就秒杀了一整片的人,单手一张,上古神虎咆哮而出,踏火奔袭肆虐在一群弓箭手、灵术师的人群中,但宠物毕竟是宠物,被对方一大群人集火,瞬间小老虎几乎就被秒杀,没有办法,在这种级别的团战里,就连林婉儿的紫麟龙那么厚的血都被秒杀,小老虎就更加不用提了。

        冉闵、宋寒等人也纷纷撼动在对方的盾阵上,双方迅速绞杀成了一团,由于我在极地深渊人群中的肆虐,直接导致他们扑杀我杀不掉,却又要面对林婉儿、东城月、林小舞等人的攻击,一瞬间居然露出了要崩溃的姿态。

        “给我顶住!”

        棕sè眸子提着长枪在人群边缘游走,巧妙的一次侧翼miss掉了一名斩龙剑士的剑刃突进,反手就是一次寒冰之刃+破血审判就将其秒杀了,在棕sè眸子这个盟主的鼓舞下,极地深渊表现出了足够强悍的耐力,居然硬生生的再次组织盾阵将斩龙的玩家阻截住。

        眼看火焰奔流不息,火龙骑的战损速度太快,我也不再保留了,剑锋一摆冲入人群中,单手扬起,雷霆之力在指间氤氲着,天空迅速乌云积聚,一道道雷光隐现,下一刻,一头头雷龙从天而降,带着无数雷电轰炸在人群中,雷动九天再一次发动,瞬间就把一整片的泽渊城玩家尽数秒杀,对方的盾阵中心也就成了真空地带了。

        “冲!”

        冉闵猛然战斧一抡就旋风斩撕透了外围,众人纷纷随着杀入,而远处,纸上画魅挥舞水神戟也杀透了极地深渊公会的另一片阵地,叶来则提着战斧带着一群jing锐玩家直奔我们的方向杀来,与斩龙的玩家合并一处向前冲,几大公会联手,极地深渊不败也败了,棕sè眸子一脸的冷峻:“兄弟们,走!”

        众人顺势向前突杀,斩杀掉数千极地深渊玩家之后,前方一片空旷,200米外就是对方的炮阵了,密集的龙晶炮依旧在炮火不绝的肆虐着,另一侧,李牧、王翦已经带着斩龙的人在摧毁重炮了,而御林军也在韩渊的率领下疾速飞驰在炮阵内。

        另一个方向,战马的嘶鸣声连成一片,那是欧恩大帝、丁凡公爵、洛洵公爵等人的所在地,一群皇家骑士正守在周围,不过我却心底一寒,这些人直接暴露在龙晶炮的shè程内,要糟了!

        果然,远方的一名将领已经扬起了手臂,是泽渊城雪狼军团的统领——图卡,这是一个拥有蓝sè眸子的男人,他冷冷的看着远方,声音异常的冷静,低喝道:“北偏东27度,标尺32,力度系数72%,给我开炮!”

        在他身边十几门重炮纷纷调转了方向,我瞬间心凉成了一片,急忙千霜化翼冲向了前方,大声喊道:“欧恩,快点躲避!”

        王旗下,欧恩等人也发觉了不妙,急忙调转马头走,可下一刻龙晶炮已经发动了!

        “陛下,小心!”

        丁凡公爵迅速从旁边皇家骑士手里抢过一面盾牌,身体也挡在了欧恩的前方,一枚龙晶炮就在他的前方爆发开来!

        “嘭!”

        一片血红sè的冲击波,我看得心头一颤,紧接着又是凌厉的一轮重炮洗礼。

        数百名皇家骑士已经成了一片残肢断体了,叶来皱着眉头追在我身后:“cāo,不会天翎城的国王直接被轰杀掉了吧?”

        我没有说话,飞身冲了过去,尘埃散尽,大地上满是一个个的深坑,到处都是尸体,很多尸体都被炸成了粉碎,当我落下的时候,战靴直接站在了一片血浆里,我猛然跪下,伸手在一堆尸块里寻找,一边喊道:“欧恩,你要是还活着就吱声啊!!”

        “哦……”

        尸体块中传来一个微弱的**声,我急忙冲了过去,却发现可怜的丁凡公爵就那么躺在尸体堆中,双腿已经连同战马被炸碎了,手中的盾牌已经稀烂,连同左臂也被炸飞了,胸前被弹片刺透,鲜血飞速流淌,脸sè苍白,这位镇守凡书城数十年的老将为了救年轻国王,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

        “凡公……”我声音略有些颤抖。

        丁凡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我,忽然淡淡笑了:“是上将军李统领啊……你没事就好了。”

        说着,他一阵剧烈咳嗽,不等我说话就已经闭上眼睛逝去了。

        新建斩龙吐槽群斩龙吐槽营】,群号:333818471,觉得斩龙有哪里写得不好的同学可以加入,叶子也在里面,可以在群内交流,只要不当面指鼻子骂就好,叶子是很开明的,绝不会在这群架机关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