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七百八十三章 斗将智将
  • 七百八十三章 斗将智将

    作品:《斩龙

        “韩渊,萧厉听令。.org”

        尚未抵达御林军的阵地我就大喝一声:“你们率领两千骑兵和两千刀盾营跟我來,我们去截杀敬畏者国度的异魔,营救火斧军。”

        韩渊立刻点头,大声道:“骑兵第一营、第二营,随我來。”

        萧厉也立刻点齐2000人的野蛮人刀盾手,飞奔出阵,4000人出营的速度快得惊人,转眼已经在我身后了,夏叶则远远的喊道:“统领,我们做什么。”

        我:“守住营盘。”

        “是。”

        ……

        龙池剑在月光下灿动着慑人的光泽,我抬手又拔出镇岳刀,一马当先的冲杀过去,将一名残血的敬畏者勇士一刀劈掉了头颅,持剑就轰向了一个7级异魔的扫荡者,这货怒吼一声转身,战斧狂轰而至,我也不虚,镇岳刀迎面格挡,“铿”一声,飞镰铁马连退两步,而这扫荡者也不好过,居然被我一刀震得退后近3米,怒吼着再次杀來,却已经被我一次剑刃突进给穿透了,身后,韩渊猛烈一枪刺穿了扫荡者的喉咙,紧接着其余的御林军骑兵纷纷以长刀、利剑劈斩而过,这扫荡者也便一声惨嚎倒了下去。

        正前方,源源不绝的敬畏者军团依旧在追杀那些逃奔的火斧军,经此一役,火斧军至少折损了过半,但再让炎龙军团射杀下去的话,恐怕就所剩无几了。

        看到前方箭落如雨,将火斧军与异魔一起射杀的场面,韩渊几乎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來了,声音中带着一丝悲哀:“怎么会这样。”

        我扬起长剑就大喝一声:“停止射箭,我们來阻挡敬畏者军团。”

        可是,炎龙军团那火红色的盾阵后方依旧在飞起密密麻麻的箭矢,莫非他们不从将令。

        “杀。”

        韩渊已经带人去截杀了,但过去不久,几名御林军铁骑就倒在了炎龙军团的箭矢下,这群残忍的蠢货是要把御林军当成火斧军一样的杀掉吗。

        ……

        我心里一急便管不了许多了,策马就冲向了炎龙军团的盾阵,“嘭”一声飞镰铁马撞击在盾阵之上,一群士卒被撞得人仰马翻,我扬手就是一次七星碎岳斩轰杀在炎龙军团的弓箭手人群中,只伤不死,一群士卒愕然的看过來,我单手擎出令牌,大声喝道:“我是御林军统领李逍遥,奉大帝命令截断敬畏者军团,你们再敢动手,连你们一起砍掉。”

        一群炎龙军团的弓箭手目瞪口呆,他们在天翎城是第一军团,是人人口中的英雄与王牌,大概从來也沒有人敢把长剑指着他们,不过我今天做了,而且手持帝王令箭,不由这些服不服。

        人群中,一名统制级将领低声道:“我刚刚得到停止射箭的命令,还请李逍遥统领不要见怪。”

        我点点头,转身就带着韩渊、萧厉等人继续冲杀。

        虽然我们仅有4000人,但是战斗力却绝对比火斧军要强悍了不少,特别是野蛮人的刀盾营,这些力大无穷的野蛮人手持厚重的盾牌与铁刀,一般人类是无法提起那么重的盾牌的,所以盾牌的防御力可想而知,再加上沉重的铁刃无比锋利,一道道砍出去,就只见到敬畏者军团的异魔士卒一个个的人头乱飞了,并且,我甚至能看到一道道金光泻落在御林军的人群中,这些战士杀敌也一样有经验值可拿,等级也是越來越高的,这也意味着,只要御林军不死,我带着他们出生入死的战斗,他们都能进化成为BOSS一般的强大存在,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

        心底不禁有些欢悦起來,我继续刀剑挥动冲杀在人群中,但身后的御林军依旧在不断的折损着,完全是以命换命的在搏杀着。

        大约20分钟时间,我们掩护2W 名火斧军撤退完毕,御林军也折损了数百人,我马上勒转马头,道:“往回冲杀,把这里交给炎龙军团便是了。”

        韩渊也说道:“就是,我们凭什么为炎龙军团这群冷血的怪物卖命,。”

        带领御林军回营,我们前方也不断有敬畏者军团的异魔级士兵登岸了,刀盾营形成了防御阵,厚重的铁盾与无比强横的野蛮人力量让盾阵不会轻易的松动,而箭术非凡的战士则纷纷换上了长弓,远程射杀那些身上甲胄并不多的敬畏者勇士。

        不久之后,一群人马冲了过來,很眼熟,赫然是李牧、王翦率领斩龙铁刃骑來了,一边砍杀异魔,李牧一边笑道:“逍遥,婉儿副盟主让我们來增援御林军,我们在什么地方构筑防线。”

        我长刀一指左侧,说:“就在这里,旁边的NPC军团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我们一点点的占据,把整个斩龙都塞进來,与御林军互为唇齿。”

        “好。”

        韩渊惊愕的看着铁刃骑,愕然道:“将军,这些……这些精锐的冒险者军团非常骁勇,莫非都是将军的部下。”

        我微微一笑:“都是我的兄弟和朋友,放心吧,有他们在,御林军绝不会有事。”

        “好。”韩渊的眼中涌现出不少希望光芒來,看來斩龙的到來也给御林军的士气提升了不少。

        ……

        抵在锋线上,我不断杀怪來获得功勋值,大约每杀1-3个异魔就能获得1点功勋值,速度并不快,看來在军队建制里想要靠杀怪來提升军衔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敬畏者军团的攻势连绵不绝,足足的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远方的战船也越來越少了,岸上的敬畏者勇士则已经被杀得七七八八,虽然如此,天翎城的军团损失却更加惨重,炎龙军团、夏禹军团的损失绝对在一万以上,玩家阵营也有不少玩家阵亡掉了,挂掉之后在24小时内就无法再进入这个战场,这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斩龙的折损人数还能接受,损失4000 人,沒办法,我们几乎全行会都压上來了。

        还沒來得急抚慰阵亡的玩家,传令官再次骑乘飞奔的战马在各个阵地前方掠过,大声道:“各军团统领级将军立刻去中军帐报到。”

        沒有办法,我转身就走,骑乘飞镰铁马冲向中军,一路之上马蹄声几乎一直是踩踏在尸体之上的,到处都是异魔和天翎城军团士兵的尸体,整个沙滩都被鲜血所染红,到处残剑断戟,月光下,仿佛这就是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

        中军帐,我提剑而入,洛克大帝依旧冷静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佩儿公主也抿着红唇,而我则静静站到她身边去。

        紧接着,西奥多、欧恩等军团统帅也一一來到了中军帐,但是两个皇子身上的战铠依旧崭新,战袍之上的绣花边在月光下绽放着迷人的光泽,另外几个军团的统帅大部分都是王公贵族,也是一身华服,唯一不同的就是我和火斧军的禁侯了,禁侯断了一条手腕,浑身浴血就不说了,我也是铠甲上到处都是刀剑斧劈的痕迹,战袍上更是斑斑血迹,还带着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洞孔,手中龙池剑更是兀自在流淌着异魔的鲜血,血迹一点点的落在洁白的地毯上,像是一朵朵梅花。

        ……

        禁侯惨淡的坐在座椅之中,本來他这个级别是沒有这样的待遇的,大约是因为受伤的关系,罗特就站在他身边,不同于父亲的是,罗特一身的战铠也沒有染上一丝的血迹,是他第一时间命令火斧军撤退的,也是他第一个带头逃跑的。

        环视了一周,佩儿公主忍不住笑了,语中不无针对之意的说道:“诸位统领、统制,居然身上洁白如新,还真是难得,为何唯有李逍遥一人能与士卒共同进退,直面凶残的异魔。”

        那狂雷军团的统帅雷斯忍不住嘴角一抽搐,拂动了一下手臂上的红丝巾,道:“殿下此言差矣,将领上阵有斗将、智将之分,我们沒有与敌人短兵相接,是因为我们更懂得利用自己在军中的地位而激发士卒士气,而不是逞一时鲁莽之气。”

        佩儿忍不住笑了:“雷斯统领,敢问狂雷军团这一战已经折损了多少人,又杀敌多少人。”

        雷斯脸色一寒,道:“伤两万多人,死一万七千多人……大约杀死了3000多异魔吧。”

        佩儿又问:“李逍遥统领,告诉他御林军的战损与杀敌数。”

        我正色道:“报殿下,御林军此战一共战死2300多人,杀死5000多异魔。”

        “听到沒有,雷斯。”

        佩儿轻轻一拍桌案,道:“平日里一个个以帝**英雄将领自居,对军队疏于管理,以至于士气松散,现在就不要找任何借口了,这一战之后,我想帝**团的建制是要有所改变了,至于军职的升降,我会与父皇好好商量。”

        一群统领纷纷动容,谁都知道这一战很重要,不过谁都不知道佩儿会有那么大的狠心,这么一來恐怕此战之后帝国的贵族地位要发生一个巨大转变了。

        ……

        雷斯骇得一脸惊色,猛然跪倒在地,接近哀求的说话:“陛下……末将有罪,末将督战不力,还请陛下能再给末将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洛克大帝睁开眼淡淡一笑:“雷斯统领不必惊慌,起來吧,敬畏者军团已经折损在我们手里至少超过了七万人,我倒要看看罗林这小子手里还有什么底牌。”

        还沒说完,忽然远方的海边传來了一阵阵惊慌失措的叫声,隐约能听到有人在声嘶力竭耳朵大喊着,。

        “该死,那些鱼人都疯了,。”